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咱们住在这冷宫里,最怕的就是没有好的身子骨,若你这般不知爱惜自己,又何必为我求情呢?没有你,要我一个人如何撑的下去?”

    听着夏叶儿的话,小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抬眸望着轩辕狂啸,希望能得到帝王的赦免。

    “我先扶你进去,估计这会,水也快烧开了,一会用热毛巾给你敷上一敷,希望能尽快降温才好。”有意的忽视小蝶祈求的目光,夏叶儿将轩辕狂啸的存在视若无物,扶着小蝶朝卧房走去,将紧攥双拳,恨不能将她大卸八块的轩辕狂啸一人留在凉亭之中。

    双拳攥的青筋暴起,轩辕狂啸凝视着搀扶着离去的一对瘦弱的人儿,或许在别人看来,他是余怒未消,仅是因为小蝶刚才求情的那番话而驻足,并未要了夏叶儿的性命。

    但只有轩辕狂啸自己知道,他的怒气是因为看到夏叶儿竟然受了如此多的苦,对他如此的淡泊以对。

    已经快要入冬了,怎么冷宫里连取暖的碳和过冬的棉服都没有吗?

    想起夏叶儿自己抱着柴火起火,且穿着夏装,唯有一件稍后一点的长袍可以挡住风寒之外,便再无长物,轩辕狂啸的心便似被这冷风吹透了一般,凉的彻底!

    直到夏叶儿扶着小蝶进了卧房,轩辕狂笑仍未收回视线,若不是墙上有监视却不曾带有杀机的人在,他当真会冲进去,对夏叶儿说明这一切,不愿再看到夏叶儿那双带恨的眸子!

    就算再难也好,都要将夏叶儿待在身边,好好的呵护她,保护着她,以及他们的孩子!

    可是……

    “夏叶儿!”狂啸一声,将心中的思念以及对某些人的恨意,用声音来传递,轩辕狂啸大吼一声,攥成的拳头如同富有千金重力一般的击了出去,重重的打在身边的木柱上,留下深深的拳头印痕。

    直到身上的戾气散去,轩辕狂啸克制着要再看夏叶儿一眼的冲动,生怕走了进去便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情感,只得步履生风的离去。

    待轩辕狂啸离去,墙上的人这才纵身来到院中,拂过挡着俊颜的长发,嘿嘿的笑了一声,望着轩辕狂啸离去的方向,笑得意味深长。

    “轩辕狂啸,想不到你倒也是个痴情的种子。只可惜,她将会是本太子的,而非是你千圣国的冷宫皇后!”来者一撩衣摆,朝夏叶儿刚才所进的房间走去。

    而此人,不是段承风,还能有谁!

    “你们两个女人,当真是不能让人省心。”带着痞痞的笑意,段承风进门便是这么一句责备的话语,但看他那放荡不羁的笑脸,更让人觉得他是在挖苦。

    转过身看了一眼来人,夏叶儿连话都懒得说的,便扶着小蝶躺下,为她盖上这冷宫之中仅有的两双被子,想要为小蝶驱寒。

    “早知道本太子来到这,竟会是受到这种冷脸的待遇,本太子也就不必那么好心的来送药了。”段承风故意大声的叹息着,手中提着个包袱,用余光望着守在床边的夏叶儿。

    “可有退烧的药?!”听到段承风的话,夏叶儿立即有所动容,忙奔到段承风身边,一把夺过包袱,放在桌面上打开来,可当夏叶儿看到里面繁多的药瓶之后,不禁没耐性的对段承风说道:“到底哪一瓶才是退烧药?”

    “红色的喽!”段承风轻抬了一下眼帘,说道。

    “你确定?”将红色的药瓶拿在手中,夏叶儿开口问道,生怕段承风记错了,给小蝶服下不该用的药物,搞不好会出了大事的。

    “不过就是多带了几个药瓶而已,本太子的记性还不至于那么差劲。”段承风看着夏叶儿不确信的眼神,顿感受伤的胯下脸来,走到桌前说道:“你这应该是没有笔墨纸砚的,回头送来一些给你,顺便把这些药瓶上做个记号,省的你到时候不知道该用哪一个,反而浪费了本太子的一番心意。”

    段承风说着,便坐在木凳上,随手拿起一个药瓶,却像是发现什么宝贝似的瞠大了眼睛,对夏叶儿说道:“呀,你看看瓶身,上面有写着是什么药呢!快点看看你那瓶上是否也有。”

    听了段承风的话,夏叶儿忙拿起药瓶看了一眼,只见上面有几行小字,不仅仅是写着药名,更是将该如何使用,以及治什么病都标明的一清二楚,倒是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药品说明书。

    抬起眼眸,睨了正在对着自己微笑的段承风,夏叶儿轻声说道:“谢谢。”

    明明知道这是段承风考虑周全,刻意为自己制作的,夏叶儿却只能轻飘飘的说这么一句,以表达自己的谢意。

    倒了一颗药丸在手中,夏叶儿倒了杯温开水来到小蝶床前,扶着小蝶将药丸吞下,轻声的对小蝶说道:“西周太子来送药给我们,你且安心的睡上一觉,很快就会没事的。”

    “嗯。”小蝶迷迷糊糊的说着,显然是身子有些支撑不住了,若不是夏叶儿刚才差点出事,估计小蝶连走出门口都是困难的,是以才会连滚带爬的奔了出去。

    “来,把药吃了。”夏叶儿托着小蝶的后脑,将药丸放入小蝶的口中,又喂她喝下温水,这才放心的转过身去,折回到段承风身边。

    “抱歉,冷宫里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太子殿下的,小蝶又染上了风寒,我不能留下她一个人,所以……”夏叶儿有些歉然的说道。

    “我明白。”打断了夏叶儿不好意思开口的话,段承风浅笑着说道:“本太子来,一则是为了送药,二则是想看看你们过得怎样,谁知来得恰是时机。”

    “西周太子来冷宫送药,当真只是因为时机刚刚好吗?”夏叶儿抬起清澈的眸子,望向段承风永远带着笑意,却深邃的让人看不透彻的眼眸。

    “呵呵,夏叶儿总是如此聪慧。”段承风也不掩饰,仅是笑了笑,便又玩笑的说道:“夏叶儿不知道,有些事情就是要心照不宣,才更有意思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