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若是太子殿下承认自己便是这样的例子,夏叶儿也不好推托太子殿下的愈加之词!”夏叶儿嗤笑一声,对段承风的无赖感到无奈,不明白西周皇帝为何要将太子之位交与这样的人。

    难道,西周是打算亡国了吗?那她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是否该去西周了。

    “本太子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西周历史以来最英俊潇洒,得全民爱戴的太子。夏叶儿你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若是传到西周去,指不定会惹来何等的祸事!”段承风说着,用认真的眼神望向夏叶儿,友情提示着。

    “太子殿下是受全国的女性子民爱戴吧。”夏叶儿吃笑一声,也学起了段承风的自大,很是不客气的说道:“不过,就算夏叶儿将太子殿下捧到天上有、地下无的,仅凭着夏叶儿这容貌,怕是西周的女性子民也无法爱戴我了。不过,夏叶儿倒是有信心让西周的男人都惊艳,奉若我为神明。”

    “那么,咱们回了西周之后,不妨较量一番。”段承风出言邀请着,将回西周说的甚是顺口,仿若他们此刻只是来千圣国串门子的小夫妻,随时要回到自己的国度去。

    “好,一言为定。”夏叶儿爽快的答应着,并非她没听清楚段承风所说的话,而是西周或许将会是她一生的依附所在,用回西周来形容,并不算过分。

    入冷宫以来,夏叶儿首次真心的笑了起来,不带着任何的压力与烦忧,只是畅快的与人斗嘴。

    仿若,回到了她穿越前的时代,只要陪孤儿院里的小朋友聊天玩耍便好,不需要为生存而担忧,不必想着明天又会有怎样的灾难降临,不必担心自己是否能够活到明天!

    相对于寿安宫内每日有嫔妃前去请安的热络,吃斋念佛的李太妃的福安宫便显得冷清多了。并非是妃嫔们见李太妃没有皇子女傍身,而不来献媚,毕竟皇帝大人对李太妃可是孝顺有加,但凡太后的寿安宫有的,福安宫内从不会缺少一样。

    但是,李太妃以潜心向佛为原由,早就请得了轩辕狂笑的圣旨,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她。

    而李妃娘娘则是唯一的例外,每月的十五皆可以以内侄孙女的身份前来拜访,一叙亲伦之乐。

    奉了李妃娘娘的谕旨,碧儿大清早便起床准备了李妃娘娘每次去福安宫都会带的几样点心,虽然只有神似,但她已然尽力了。

    何况,李妃娘娘要碧儿去福安宫送点心,并非是为了给李太妃享用,不过是借着糕点传达些许的意思罢了。

    跪在福安宫的大殿之上,碧儿放下食盒参拜着。“太妃娘娘金安,奴婢奉了李妃娘娘的旨意,来给太妃娘娘送点心。”

    “可是你家主子有事?怎地今儿没有前来呢?”李太妃坐在软椅上,慈眉善目的笑着,让福安宫的宫女搀扶起碧儿,闲话家常般的问道。

    “回太妃娘娘,我家主子昨日去冷宫看望皇后娘娘时,被淑贵妃责罚了二十大板,不能下床走动。但又念着太妃娘娘您,故而教了奴婢怎样制作这些太妃娘娘爱吃的糕点,让奴婢给太妃娘娘送来。”碧儿起身站至一旁,柔声的说道。

    “你家主子受伤了?”李太妃听到碧儿的话,立即担忧了起来,问道:“伤势如何?可有请了御医诊治?”

    “回太妃娘娘,已经请过御医了。御医说,我家主子只是身子太弱,不会有性命危险,但需要卧床半月,调养生息。”碧儿如实的答着话,低垂着头不敢李太妃的眼睛,只能盯着自己的鞋尖。

    “这丫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让人来通报哀家一声,可还把哀家这个姑奶奶放在眼里!”李太妃微怒,却不是对上官书雪,而是对有心隐瞒她,却又派个宫女前来知会的李妃娘娘。

    “太妃娘娘恕罪,我家主子只是不想太妃娘娘担忧,以免打扰了太妃娘娘向佛的心。是奴婢多嘴,请太妃娘娘恕罪!”碧儿见李太妃动怒,忙跪了下去,认错的说道。

    “罢了,既然是你家主子的孝心,哀家又怎会不知,你且先起来吧。”李太妃说着,低叹了一声,似是无限的惆怅,又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去把哀家珍藏的金疮药拿来,让这丫头给李妃娘娘带去。”

    “奴婢代我家主子谢太妃娘娘恩典。”碧儿忙叩首谢恩,心里想的却是。‘怎么,李太妃听说自己的主子受伤,却不去看望吗?那她要如何交差啊!?’

    垂眸睨了一眼正在叩首的碧儿,李太妃无声的轻笑了一声,心中却暗道:丫头,饶是你如何的不想卷入这后宫的争斗,却早已深陷其中。你以为秀华宫有任何动静,哀家会不知道吗?你的这点小心思,真是太稚嫩了,但也算是个好的开始吧。不过,哀家倒是要抻你一抻,待你真的下定了决心要争斗的时候,哀家自是会站在你身边,助你一臂之力的。

    不知道李太妃意欲何为,已经送上食盒,又不敢妄自揣测主子的心思,接过金疮药的碧儿不敢再逗留,只得跪安起身。

    “丫头,回去转告你家主子。等她的伤势好了,也不必理会什么十五的,尽管来哀家这里请安便是。这几日哀家身子骨不舒服,便不去看望她了,让她安心的养伤便是。”在碧儿要转身之际,李太妃吩咐着说道。

    “是,奴婢记下了。”碧儿颔首领命,倒退至门口,这才敢正着走出去。

    听着碧儿转述着李太妃的话语,李妃娘娘无声的浅笑了一下。“是吗?”

    “太妃娘娘却是如此吩咐奴婢,奴婢不敢有半字错漏。”以为李妃娘娘是不相信自己所转述的话,碧儿忙躬身回话。

    “本宫知道你只是在转述姑奶奶的话。”李妃娘娘轻笑了声,憔悴的容颜上看不出有半点异状,倒是平静的有些怪异。“去给本宫准备些清淡的早点吧,这会子倒是觉得有些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