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奴婢记下了。”碧儿颔首领命,倒退至门口,这才敢正着走出去。

    听着碧儿转述着李太妃的话语,李妃娘娘无声的浅笑了一下。“是吗?”

    “太妃娘娘却是如此吩咐奴婢,奴婢不敢有半字错漏。”以为李妃娘娘是不相信自己所转述的话,碧儿忙躬身回话。

    “本宫知道你只是在转述姑奶奶的话。”李妃娘娘轻笑了声,憔悴的容颜上看不出有半点异状,倒是平静的有些怪异。“去给本宫准备些清淡的早点吧,这会子倒是觉得有些饿了。”

    “是,奴婢这就去。”听到李妃娘娘说饿了,碧儿忙转身要走。

    “傻丫头,把金疮药留下,你带着那个东西去做什么。”李妃娘娘呵笑着说话,对碧儿急着离开的姿态感到可笑。“本宫是饿了,但可不会饥不择食,你若是想研制新的糕点,也别浪费这么矜贵的东西。”

    “是,奴婢疏忽了。”碧儿忙走上前一步,将金疮药放置在李妃娘娘床边,便急着转身离去,不敢怠慢了。若是饿着了妃嫔,那可是作为奴婢的大劫啊!

    “你们也都下去吧,待会让碧儿丫头伺候着便好。”让碧儿留下金疮药之后,李妃娘娘便挥退了一屋子的宫女,只自己一个人趴在床上,却无心睡眠。

    “姑奶奶,其实您早就知道侄孙女受伤的事,却故作不知吧。”待宫女皆退出去之后,李妃娘娘把玩着手中精致的药瓶,涩然笑道:“您在后宫中争斗了多年,虽没有皇嗣,却立于不败之地。又怎会看不穿上官书雪的把戏,不明白侄孙女为何要碧儿去送糕点,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呢!”

    说着,李妃娘娘随手将药瓶扔到了一旁,双手为枕的小憩了起来。

    也罢,既然李太妃想等自己真正的下定了决心再来帮扶,那么便暂且等待吧。

    至少在伤势完全好转之前,可以偷闲半刻,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微微移动了下身子,屁股上立即传来了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李妃娘娘悠地睁开了冰冷的眸子,狠狠的盯着挡在面前的屏风,心中的恨意已经绽放!

    “上官书雪,今日我为鱼肉,他日必当让你上了刀俎!”李妃娘娘冷冷的说着,视线里透出能射杀人的光芒来。

    初冬已经来临,光秃秃的树杆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坐在大厅内,围着火炉取暖,却打开着窗子看着外面的雪景,早已经可以自由活动的李妃娘娘平静的眸子正外向窗外,看着树枝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个上官书雪倒是有几分的本事,看来上官怒强那个老匹夫,到也不是一般的莽夫,竟然还把女儿教成了一个会玩弄权术的女人,就算没有他的庇护,也可以在后宫中立足,独当一面了。”李太妃坐在松软的兽皮上,伸出保养的如同三十岁少妇般细嫩的手来,烤着暖炉,让自己的身子更暖和些。

    “姑奶奶,侄孙女想明白了,想请姑奶奶赐教。”视线仍停留在窗外,李妃娘娘淡淡的开口说道。

    “哀家这些时日不曾去看你,想必宫中的嫔妃们没少给你苦果子尝吧。”李太妃端起茶盏,轻轻的吹着,并不急着传输李妃娘娘如何在宫中立足的招数。

    “劳姑奶奶挂念了。”李妃娘娘淡淡的一笑,并不说出自己养伤的日子所受的苦楚有多少。

    越是难堪,越是痛楚,越让李妃娘娘坚定了要在宫中争得一席之位的决心。

    看着李妃娘娘那淡漠的姿态,李太妃满意的点点头,轻笑了下,随即又摆出一副爱怜的表情,叹息着说道:“哀家并非不想护着你,但哀家就是要你知道,在后宫想要生存是何其的不易。今日毕竟有哀家在,所以你虽生活的不如意,却有命在,有妃位在。哀家想让你知道,若是哀家追随先皇而去,剩你一个人在这世上的时候,不定是怎样凄凉的情景。毕竟,哀家已经几十岁的人了,不能护你一生。”

    “侄孙女明白,多谢姑奶奶赐教。”李妃娘娘笑着颔首,言语之中,虽对李滕飞恭敬有加,且温柔如水,却不难听出疏离之意。

    然而,李太妃却是对李妃娘娘的态度,更加的满意了,连嘴角的笑痕也懒得收起。

    “丫头,哀家要你明白。身为后妃,虽然有君恩才能独步六宫。但是,仅仅是靠着君恩还不够的,要让其他的人都畏你、俱你,更要听你。如此,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然而,无论是多么亲近的人,切记不要用真心去相待,不要全然信任,除了你自己,没人会为你的生命和你的九族去负责!”李太妃幽幽的说着。

    “包括姑奶奶吗?”李妃娘娘侧首望着李太妃,轻轻的吻着,笑意仍未减去。

    “包括哀家!”李太妃肯定的说着,又附加了一句。“除非是关系到九族的利益,这是哀家与丫头你必须共同去维护的,其他任何事,都不要全然的信任哀家。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是,侄孙女记下了。”李妃娘娘颔首,并未因李太妃的话而有半点的感伤,或许是李妃娘娘真的不在乎,又或许是进宫的人情冷暖,早已让她默然了这一切。

    见李妃娘娘如此,李太妃再度满意的点点头,就是李妃娘娘这个性子,才让李太妃决定除她之外,李家没有任何女子更适合进宫。

    啜了一口热茶,李太妃的目光调至屋外,看着飘洒而落的雪花,轻声的说道:“哀家听闻,皇上曾经去秀华宫看过你,可有此事?”

    “是。”李妃娘娘据实以答,却也不说出原由来。

    既然李太妃已经表明对李妃娘娘的一切了若指掌,那么李妃娘娘也懒得过多的赘言。

    或许之前来福安宫拜会李太妃,是因为亲情。但李妃娘娘此刻前来,却只是为了求经,早已与血缘无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