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蝶只是个宫婢,禁不起碧儿姑娘如此大礼。”小蝶欠身行礼,又转首对李妃娘娘说道:“李妃娘娘,我家xiao姐最近感染了风寒,身体有所不适,所以奴婢才这么晚出来,让李妃娘娘久等,是奴婢的过错。”

    说着,小蝶又欠身朝李妃娘娘行礼。

    “皇后娘娘凤体抱恙吗?可有大碍?”李妃娘娘立即呈关心状的问道,也不见适才的那份柔弱。

    轻轻的摇首,小蝶低声说道:“我家xiao姐并无大碍,李妃娘娘不必担心。”说着,小蝶侧开身子,恭敬的说道:“李妃娘娘请吧,我家xiao姐正在卧房等候。”

    “有劳小蝶姑娘带路了。”李妃娘娘点了点头,温柔似水的说着话,便由青儿扶着,抬步迈进了冷宫的大门,而碧儿则是再度吃力的抱着那一箩筐的木炭。

    跟随着小蝶来到夏叶儿的卧房,刚进屋便听见夏叶儿低声的咳嗽,李妃娘娘顺眼望过去,只见夏叶儿脸色苍白的、用被子将身子紧紧包裹着坐在床上,却神情淡然的望着自己,见自己皱眉而哂笑出声,李妃娘娘立觉自己失礼,忙福身行礼叩拜。

    “臣妾李妃参见皇后娘娘。”李妃娘娘福身请安。

    “与李妃娘娘说过多次了,冷宫之内不必行礼。如李妃娘娘不能记下的话,以后也不要再来冷宫了。”说着,夏叶儿轻咳着,脸色因咳嗽而略显红润些,却叫看见的人更加的心疼。

    “皇后娘娘凤体违和,臣妾不知,却前来打扰,是臣妾冒失了。”李妃娘娘躬身表示歉意。

    “本宫如今身处冷宫,虽然还有皇后的头衔,但形同被废黜之人,能有李妃娘娘来看本宫,倒也是一番难得的心意,本宫高兴尚且来不及,李妃娘娘何来冒失一说。”夏叶儿轻笑着,对小蝶说道:“给李妃娘娘引座,去为李妃娘娘准备一壶热水,暖暖身子吧。”

    “是。”小蝶垂首离去,并未多言。

    见小蝶离去,李妃娘娘恭敬的说道:“臣妾谢过皇后娘娘关爱之情。”李妃娘娘谢恩之后,又转身对碧儿说道:“将木炭放在一旁吧。”话落,李妃娘娘入座。

    “有劳李妃有这份心思了。”见碧儿放下木炭,夏叶儿轻声说道,面上并不见任何的特别表情。

    “这是臣妾应尽的本分。”李妃娘娘颔首回话,复又皱起眉头,担忧的问道:“皇后娘娘凤体违和,可有请御医前来诊治?”

    “冷宫之中,不过是些没有明日的卑贱之人。饶是本宫身份曾经如何的尊贵,如今也只是戴罪之身,又怎能去传御医呢!”夏叶儿轻声的开口说着,嘴角微微扬起苦笑,低声说道:“何况,这后宫中的规则,李妃进宫多时,也该知道的。就算是皇上不会阻拦本宫传御医,只怕也不会有御医敢前来。”

    “皇后娘娘是指……”

    “李妃知道便好,莫要说出口来,以免隔墙有耳。”夏叶儿轻轻摇首,示意李妃娘娘不要说出来,以免祸从口出。

    “可皇后娘娘毕竟贵为国母,怎么可以生病而没有御医医治呢!”李妃娘娘的声调微微提高,望着夏叶儿的眼神满是不认同,旋即站起身来,朝夏叶儿告辞的说道:“臣妾知道皇后娘娘如今的日子不好过,但臣妾一定会想办法医治皇后娘娘的风寒之症。臣妾先行告退,明儿再来探望皇后娘娘。”

    “李妃慢走。”夏叶儿浅笑一声,即不问李妃娘娘要如何帮她,也不阻止。

    “冬季已经到来,皇后娘娘凤体为重,莫要为了炭火一事而发愁,臣妾自是会想办法的。”李妃娘娘在出门之前,对夏叶儿说道。

    与李妃娘娘擦肩而过,端着茶壶走进来的小蝶听到了李妃娘娘的话,待李妃娘娘一行人远去之后,为夏叶儿到了杯热水,柔声问道:“xiao姐,小蝶不明白,主子为何要装病,还要接受李妃娘娘的好意呢?”

    “你不是一直怀疑李妃屡次来冷宫的用意吗?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方能知道她是为何而来。”夏叶儿轻笑着接过小蝶递过来的热水,捧在手心里暖和着。

    “可是,李妃娘娘也是戴罪之身,就算她再如何的有本事,也不可能让御医们冒着得罪上官书雪的风险,而来给xiao姐瞧病啊!退一万步讲,这御医万一来了,xiao姐没有生病的事,岂不是要被揭穿?而宫中嫔妃所用的木炭皆是有数的,李妃娘娘就算真的有心要帮xiao姐,又如何能做到呢?”小蝶一股脑的问出心中的疑问。

    淡笑一声,拉着小蝶的手,让她坐在床上,两人躲在一个被窝里取暖着,夏叶儿低声说道:“若不是李妃来送木炭,我倒也不觉得她时常来冷宫,有什么不对之处。但是,连你都能看明白的事,李妃又怎会看不清楚呢!”

    听着夏叶儿永远不会说穿了的话语,小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旋即哦了一声,嘟着嘴说道:“原来,xiao姐是在变着法的在说小蝶笨,小蝶生气了!”

    见小蝶故意板起脸来,夏叶儿哂笑着摇首,只是握着小蝶的手,两人一起捧着水杯取暖,淡淡的说道:“不管怎样,既然李妃前来送炭可以为我们解燃眉之急,我们都没必要过早的揭穿她,只是凡事都要留心一些便是。这些木炭,若是我们能省着点用,应该够撑过年关了,再加上我们储备的木柴,或许可以熬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听夏叶儿如此说,小蝶侧首看了一眼放在门口的炭火,涩然的笑道:“是啊,漫长的冬天。”

    风雪不停,这一段的事迹,就在落雪声中渐渐远去。

    夏叶儿也明白这一段故事的对自己就好似这炭火和屋外的风雪,炭火烈热正如心中的希望,不管是在怎样的寒风凛冽中,只要都一点火星,就会燎原燃烧蔓延。

    寒冬之中,最能够让人感到温暖的,是人心,夏叶儿注视着火焰,陷入了神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