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是哪儿?”一脸困惑,女人一阵惊愕的望着宽大的房屋,这难道是,故宫?!

    回想昨晚,夏雪叶吓了一大跳的翻了翻身上的被子,没被动过。再摸摸下边重要部位,嗯,完好无损。

    重重吐了口气,却又忍不住恼火的骂道:“妈的,哪个混蛋……呃,貌似,这里是皇宫,他是皇上?!”

    皱眉的甩了甩头,夏雪叶有些吃痛的捂着脑袋,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纷纷涌入。

    半会儿功夫,夏雪叶瞪大了眼的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神啊,谁能告诉她到底怎么回事?她明明是淮安****大佬夏雪叶,人称“黑妞”,怎么会突然变成被拐卖到宫里的假皇妃?

    根据记忆的自动梳理,夏雪叶分明记得,她确实是被卖进宫里来的,昨晚那个被踹了一脚的男人,正是当今皇上。

    要说这夏雪叶,还真是可怜。本来被选进宫的并不是她,而是一个叫“杨希”的女子。偏偏那个杨希是一个员外的女儿,不想进宫。

    可由于杨希的画像提前送入了宫中,不得已的情况下,收了好处的选妃之人竟是找来一个与杨希几分相似的女子,夏雪叶!

    更让夏雪叶受不了的是,这个前身也太那啥了,不就是被皇上恩宠吗,竟然兴奋得晕死了过去!

    到现在夏雪叶都还没看清皇上到底啥模样,高矮胖瘦,大概年纪,一概不知。

    额滴娘啊,人家都趴在你身上了,你连人家的一点信息都没有。

    回想昨晚被某人侵犯,夏雪叶又是一阵咬牙切齿,牙缝里喷出一连串的脏话。“丫的,看样子肯定是个老头,老牛吃嫩草。老娘可是名草,你吃得起吗?”

    由于脑袋有些胀痛,夏雪叶再次躺在床上梳理了一下脑海里的记忆。小说看得不少,对穿越这种事,既期待又害怕,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好。

    当然,为了安全起见,夏雪叶还是先把睡衣给穿上,然后再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省得那个所谓的老牛再来乱吃草。

    要说夏雪叶怎么穿的,其实她也不清楚。她就记得自己正在睡觉,正梦到与暗恋已久的男人在床上激烈碰撞,没想到睁开眼竟然真有个男人在自己身上。

    高傲的黑妞怎么能让男人骑在身上?所以,那一脚绝对是条件反射,就如同帮派斗争时她踹了敌人裤裆一脚……那人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后半生的幸福生活!

    “娘娘,您醒啦?”

    等夏雪叶再次睁开眼,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宫女,瓜子脸,配上一身洁白的宫女服,倒也算是个不错的美女。

    “哦,是霜儿啊,现在几点了?”夏雪叶倒也没在意,躺了几个小时也让她慢慢接受了穿越这个事实。而且可能是由于记忆的融合,她竟然有些适应现在的身份了,难道自己真成古代人了?

    “几点?”霜儿却是一阵错愕,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她。

    要说霜儿,怎么也是跟着夏雪叶一起进攻的,俗称护送侍女。一路来她对夏雪叶的性格也是有些了解,温文尔雅,却又多愁善感,沉默寡言,一天都没说几句话。

    当然,霜儿并不知道夏雪叶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她是被选进宫当嫔妃的。

    “就是,什么时辰了?”夏雪叶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一笑。也没多说,赶紧抓过霜儿手中的衣裳穿了起来。

    这下霜儿更是发愣了,一脸痴呆的看着她,夏妃娘娘居然笑了?!

    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使劲的揉了揉脸颊,再次看向正自顾自穿衣服的夏雪叶,霜儿都觉得这是另外一个人。以前的夏雪叶,啥时候笑过?整天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看着都郁闷。

    “喂,丫头,发什么呆啊,赶紧的,我要吃饭。”夏雪叶可不管那么多,再不找点东西吃,肚子就要起义了。

    “哦哦!”回过神来,霜儿还是一阵茫然的跑了出去,实在不明白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难道,夏妃娘娘疯了?

    打了个冷颤,霜儿更是确定心中的想法。肯定是疯了,没得到皇上的恩宠,肯定是觉得未来无望,装疯卖傻了。

    我可怜的夏妃娘娘!

    夏雪叶要是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气得吐血三升。在现代的时候她就一直嘻嘻哈哈,跟小弟们勾肩搭背,那都不是事儿。

    晌午十分,吃了午饭的夏雪叶正准备上床睡个美美的午觉。昨晚折腾了大半夜,搞得她真有些累。

    一上午的时间她都是在跟霜儿确定记忆,搞得霜儿更加相信,这个夏妃娘娘一定是疯了。

    “娘娘,隔壁的梅妃娘娘来看您了。”

    还没来得及脱衣服,霜儿便小心翼翼的说道,还不忘抬头紧张的看着她的眼睛,就怕这个疯娘娘突然发飙。

    “梅馨?她怎么来了?”记忆里,夏雪叶依稀记得自己前天进宫碰上的第一个皇妃就是这个梅馨,长得一脸欠抽的样子,还经常娇气的讽刺,真是笑里藏刀。

    “哎哟,希妹妹,您没事吧?”没等夏雪叶细想,门外已经传来了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不必说,这边是梅馨的特性。

    皱眉的走出卧室,果然见到一个衣着艳丽的女子媚笑的站在门口等着,脸上的胭脂别提多恶心。更让人无语的是,她似乎还把这种恶心引以为傲。

    “哎呀呀,希妹妹,听说昨晚皇上没在你这过夜,怎么回事?”一脸欠揍的样子,梅馨笑吟吟的掩着嘴问道。

    “他阳痿,在我这里住干嘛?”夏雪叶没好气的瞪了眼,也懒得跟她闲扯,自顾自的坐下喝茶。这可是名茶,不喝白不喝。一上午,她都喝了两壶了。

    梅馨一愣,显然是不明白“阳痿”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这话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一脸惊愕的看着夏雪叶,有些打颤而又严肃的颤声道:“你,你敢骂皇上?!”

    “我骂他了?”夏雪叶还是不在意的样子,头也没抬的继续喝茶,“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就他那货色,说他阳痿已经是客气了。要我看啊,肯定是千年不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