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切,得了吧,看你们那副鸟样就知道想要干嘛。”夏雪叶可不领情,讥讽的扬了扬嘴角,“我说,想看我笑话?觉得我这个三十嫔妃注定不得恩宠?得,看完了,赶紧闪人。”

    梅馨两人还想争辩,夏雪叶已经往自己的轿子钻了去。人嘛,都有优越感,见到比自己差的,当然要过来瞧瞧。

    看着杨洗的轿子离开,梅馨咬牙切齿的眯着眼,冷声道:“一个被废的女人还敢这么硬,哼,等见了皇后,我看你怎么办。”

    董静却不以为意,又是笑吟吟的耸了耸肩,颇为感叹的回应:“哎呀,你去管她做什么,总之日后我们可有个人欺负了。咯咯,日后皇后欺负我们,我们也有个出气筒。哎呀,还真得好好感谢皇上,咯咯……”

    刚要转身,却又见夏雪叶的轿子走回来,两人一愣,很是不解的对望了眼。难道,她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希妹妹,怎么不去了?”对于夏雪叶去见皇后,两人也猜到了,她们来的时候不也这样吗?

    “去什么去,回去睡觉!”夏雪叶没好气的瞪了眼两人,也懒得多说,瞧见她们那种嘲讽的笑容都觉得恶心。

    靠,长得像头奶牛还出来晃悠,你这是在找小牛吗?到处勾引,就不怕有个太监反常?

    又是一阵错愕的对望,梅馨两人都搞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就算再大胆,也不能不去拜访皇后吧?

    别说皇后,上边还有四个贵妃,哪个不得去送点礼物?

    本来夏雪叶还想去拜访一下的,可出了门碰上这两个女人,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更是窝火。

    虽然她不在意,可被两个可恶的女人当成国宝参观,是个人都会憋闷。再说想到一会还会碰上更猛的,她就不干了。

    凭什么我要被看笑话?凭什么我要当最后一个?凭什么我得给她们送礼?

    丫的,本来赐给我的东西就不多,现在还要拿出去分,这还给不给活啊!

    “不行!”正走着,夏雪叶突然停了下来,冷不丁的抬起头,吓得旁边的霜儿又是往后一跳,一脸惊恐的看着她。

    糟了,夏妃娘娘又发疯了!

    一脸阴险的摸着下巴,夏雪叶眯着眼自言自语道:“老娘要去找皇上,让他把我给休了!哼哼,老娘才不要当皇妃,做个平凡人多爽!”

    越想越是觉得这主意不错,既给了皇上面子,又让自己名正言顺离开,指不定到时候皇上心软还给自己一点钱花,嘎嘎……

    “娘…娘娘!”看着夏雪叶那一脸的坏笑与猥琐,霜儿更是浑身发抖,心底直哀嚎。

    神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竟然要伺候一个发了疯的嫔妃!

    “娘娘,您这是?”看着忙碌的夏雪叶,霜儿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要干啥?

    也难怪她好奇,夏雪叶刚刚脱了一个太监的衣服,这就已经足够让她吃惊了。现在更是穿上太监服,这不是要逆天吗?

    “没事,我出去走走,嘿嘿。”夏雪叶毫不在意的带上帽子,对着铜镜转了一圈,还别说,装得真像,就是胸口有点大。

    听得这话,霜儿吓了一大跳,扑通一声跪下,哀求道:“娘娘,您就饶了奴婢吧。要是皇上知道您逃走,奴婢肯定会被杀头的。”

    “谁说我要逃走?”夏雪叶一愣,很是不解,“我只是说要出去走走。哎呀,你想啊,我对这里多不熟悉啊,总得去看看周围的环境。”

    “可是娘娘,您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啊。”霜儿死的心都有了,夏妃娘娘发起疯了果然不一般,出去走走也要换上太监服。

    “嘿嘿,你懂什么,这叫,体察民情,嘿嘿。”夏雪叶可没打算光明正大出去,她的目的是啥,去见皇上!

    真要光明正大去见皇上,那所谓的皇后岂不是要气死?再说了,皇上见不见自己那还是一回事,指不定他对那晚的那一脚怀恨在心呢。

    所以啊,只要混到他身边,他不想见也得见。嘿嘿,正好再给他一点坏印象,正好让他把我给休了!

    虽然霜儿百般阻挠,可在夏雪叶威逼利诱下,她还是不得不妥协,答应不告诉皇上。就这样,夏雪叶便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涧夕宫。

    刚出大门,夏雪叶就茫然了。横七竖八的道路,该往哪里走?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对皇宫的地形半点不知,皇上的御书房在哪都不清楚。

    迷茫的到处乱转,也不知道东南西北,仿佛进了个超大的迷宫。时不时,对面走来几个巡逻侍卫,夏雪叶更是感觉一直都碰见这几个人。

    转悠半个小时,夏雪叶更是头皮发麻,因为她连回去的路都不记得了。这下麻烦了,后宫这么大,往哪里才是我的地盘?

    “那谁,你,就说你,过来帮忙。”

    正走着,前边突然传来一声娘里娘气的叫喊,夏雪叶大喜过望,抬头望去,果然是一个太监。

    只是这个太监有点特别,简单的说就是,矮冬瓜,不,应该是小香蕉。长得也就一米五,还瘦得像根竹竿,偏偏头上的帽子又那么大,比他的身子都还大。再加上宽大的太监服,更是让人感觉别扭。

    而他的怀里抱着的,是比他大了不止一倍的大布团,估计是宫内太监所有的衣服吧。“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啊!”

    “哦哦!”夏雪叶回过神来,三步作两步的迎上去帮忙。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小太监竟是一把将衣服全都塞进她的怀里,差点没把她给压扁。

    “哎,累死我了。”包袱扔走,小六子甚是畅快的揉着酸痛的肩膀。扭头见夏雪叶摇摇摆摆的,很是不满,“站好,成什么样。这点活都干不了,将来怎么伺候主子?你哪个宫的?”

    “我,我涧夕宫的!”幸好夏雪叶还记得自己住的地方叫啥。本来只是想找个人问路,最好能问出宫中的布局,没想到竟然被当成苦力活了。

    “哦,涧夕宫?新来的那个娘娘?”小六子听着眼前霎时一亮,左右看了一下,确信没人偷听,立即凑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