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踢了一会,感觉两只脚都踢得麻木了,夏雪叶这才一瘸一拐的走进门。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更是吓得霜儿赶紧跟上去帮忙,不时还得喝诉偷看的太监。

    疯了疯了,夏妃娘娘彻底疯了,光天化日之下脱衣服,这要是传出去那岂不是得带上不贞的名头?

    气呼呼的坐下,愤恨的甩了甩两腿,脚下的鞋子顺势飞出,恰到好处的落在门口的门栏上。霜儿刚想去捡起来,夏雪叶喊道:“别理它,让它在那,皇上来了也别管,哼!”

    脖子一缩,霜儿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躲到一边。夏妃发疯,咱们还是小心点好,要是等会跑来咬自己,咋办?

    气了好一阵子,总算平息下来,夏雪叶二话没说,一溜烟的往床上钻,被子蒙头一滚,呼呼进入梦乡。

    中间其他妃子来拜访,霜儿也不敢去叫醒她,只能告诉那些妃子,夏妃脑子有点问题,最还还是别见了。

    这可是让其他妃子甚是恐惧,一个个跑得比贼还快,就怕发起疯来惹到自己身上。

    一时间,整个后宫竟是疯传夏妃发疯的消息,而作为当事人的夏雪叶却躺在床上舔着干涩嘴巴做美梦。当然,睡姿肯定没样,双腿夹着被子不停摩擦,估计也不是什么好梦。

    一觉睡到傍晚,心情也畅快了不少,这才爬起来吃饭。吃了饭,跟霜儿几个宫女闲扯了一会,又继续睡。

    为啥夏雪叶要死命的睡觉?

    因为,她要贮备精神,准备大行动!

    她已经决定了,既然那个死老头不给她走,那就逃!凭啥让我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糟蹋在你这老头的身上?

    就你那黄油手,还想让我兴奋?靠,肯定是千年不举的老混蛋,还惦记我这朵小黄花,你就不怕遭天谴啊!

    怎么想都觉得郁闷,她一个黑妞竟然给一个老头子当老婆,这要是放在现代,那岂不是成了第N个小三?

    夜深人静。

    夏雪叶突然贼溜溜的从床上爬起来,缩着身子四处看了看,贼兮兮的蹑手蹑脚往外边走去。

    只是,还没等她开门,身后却传来了霜儿的喊声。“娘娘,您要去哪儿?”

    霜儿当然不放心她一个人睡,虽然对这个发了疯的夏妃有点害怕,但她毕竟是伺候夏妃的,哪能不一直跟在左右?

    夏雪叶还真是恨死了这丫头,看到了你也不要说啊,这下你让我怎么出去?咬了咬嘴唇,心底把她给骂了一遍,随后才讪笑的转过身来。

    “嘿嘿,丫头,你怎么还不回去睡?快回去睡觉,嘿嘿,我,我想上个茅厕!”

    霜儿翻了翻白眼,指着角落的夜壶:“娘娘,夜壶在那儿。”这夏妃撒谎也不打草稿,她什么时候有半夜起来上茅厕的习惯?

    又是一抽,回头看了眼外边灯火明媚,想来是其他的太监听到声响醒来了吧。恨恨的瞪了眼霜儿,夏雪叶只能气鼓鼓的继续往被窝里钻。

    该死的,真把我当犯人看守着,这还让不让老娘逃啊!

    一整夜,夏雪叶都不知道爬起来多少次,可每次不是碰醒霜儿就是刚出门便碰到一两个太监,搞得她都想诅咒他们全都死光光。

    其实这也不能怪太监们,实在是白天夏雪叶她那发疯的样子让他们颇为担心,这不,商量好了,一定要在夜里看好夏妃,别处去闹乱子才好。

    迷迷糊糊又呆了一天,夏雪叶还是没想到溜出去的办法。这一天下来,来访的人越来越少,听说皇后本来还想过来瞧瞧,本路听到夏妃发疯,竟是吓得原路返回。

    不得不说,夏雪叶的这种行径反倒给她避开了不少麻烦,至少那些姐妹们不敢随便过来欺负。谁知道发了疯的人会不会咬人。

    其实夏雪叶不知道的是,这两天没少有妃子向皇上诉苦,都说要把这个发疯的夏妃撵出宫。偏偏皇上只是皱眉,一句话没应。

    没办法,皇上不喜欢,太上皇喜欢啊!再怎么不堪,太上皇都说不错,皇上他还能撵走?

    这太上皇活了大半辈子,又把国家的重担卸下,眼下最需要的当然是享受天伦之乐。难得碰上夏雪叶这么个活宝,他当然觉得不错了。

    放在以前,他也会像皇上一样反感甚至愤怒,可现在心态不一样了,就觉得宫里缺了点人气,总得有些新鲜玩意才有意思呢。

    夏雪叶要是知道自己的野蛮与骄横非但没有让那个死老头反感,反而勾起了他的欲望,她肯定会撞墙自杀。

    本身夏雪叶对这个时代所谓的三从四德就不清不楚的,更别说那些妃子礼节,完全一窍不通。当时她还真没注意自己的行径有多怪异,要下跪没下跪,要请安没请安,这算哪门子的妃子?

    当然,现在的夏雪叶可没心思想这些,她正在准备她的逃走大业呢!

    第一步,拿到绳子,为翻围墙做准备!

    “娘娘,您就饶了我吧,我求您了!”

    跪在夏雪叶面前,霜儿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实在是受不了啊,三天两头疯一次,还给不给人活?

    “哎呀,丫头,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去,你烦不烦啊。”夏雪叶不耐烦的揉了揉她的头,“行啦,不就是出去走走吗,我答应你,天黑之前一定回来。”

    “可是娘娘,您能不能别穿这太监服了?”抬头弱弱的看着一身男装的夏雪叶,霜儿真有种相死的冲动。

    你说你出去走走就走走,干嘛每次都要装成太监?就算要乔装打扮,能不能装宫女啊?

    “你懂啥,”夏雪叶却不以为意,满不在乎的整理着衣裳,“这太监啊,安全。”

    可不是?走在宫里,长得漂亮的宫女当然会吸引目光。可太监就不一样了,就算长得再俊美,也不过是个太监,谁会花心思去看?

    好说歹说,总算再次说服霜儿,当然,夏雪叶没少答应好处。回来之后不发疯了,以后安安心心睡觉。至于霜儿相不相信,那就不是她的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