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喂,你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太监吗?”见他发愣,夏雪叶很是不满的捅了捅他的腰,继续扭着疲惫的脖子,“喂,去帮我找根绳子。”

    “绳子?”皇上一愣,有些不明白的反问,“你要绳子干嘛,该不会……上吊?”

    “我呸!”夏雪叶破口就是大骂,一点女人矜持的觉悟都没有,“我看你才上吊,就你这货色,肯定是跟着皇上那个死老头太久,对人生没眷恋,准备自杀。”

    “你……我只是问问而已!”皇上眼睛一横,却又不得不无奈的投降。没办法,从没见过这么野蛮骄横的女人,真心有些应付不过来。

    “那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啊!”夏雪叶更是得意,狠狠踹了他一脚,大大咧咧的昂着头。“哼,想欺负我,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告诉你小刺猬,我可是皇妃!”

    朕恨不得你是皇妃她娘!皇上心底暗暗想到,奈何有把柄在人家手里,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绳子。

    皇上被踹下床,这要是传出去,他还用活吗?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别跟这个疯女人计较。

    两人钻进院子,夏雪叶像做贼一样弓着腰,轻手蹑脚的四处查探。那滑稽的样子,让皇上实在忍不住,抱怨道:“喂,你到底要绳子干嘛,搞得跟做贼一样。”

    “嘿嘿,你懂个屁!”夏雪叶恬不知耻的翻白眼,继续轻手蹑脚的东张西望。溜进屋子,赶紧推了皇上一把。“喂,赶紧去找啊,我要绳子,越长越好,要大一点的。”

    皇上真想反手推她一把,他可是皇上啊,什么时候被人当初小侍卫使唤,更别说被东拉西扯,太不像话了。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真要让他现在说出身份,岂不是惹毛了这个疯女人?整死她容易,关键是怎么封住她的嘴?

    “喂,找到没有啊?”翻了好一会,夏雪叶都没有找到想要的绳子,不由着急的低声喊道。

    “找到了!”皇上郁闷的回应,肩膀上扛着一大捆绳子走了出来。神啊,朕到底在做什么,竟然给这个疯女人干活!

    见到他出来,夏雪叶先是一喜,随后脸色瞬间发黑,狠狠的瞪着他。“靠,你那个这么大的绳子,我怎么用啊?”

    可不是,皇上肩上的麻绳,足有婴儿拳头那么大,就夏雪叶那小手,握住都难,还怎么爬?

    “呃,就只有这条了。”皇上也有些尴尬,平时这种绳子都是搁着不用。再说了,她只说越大越好,也没说到底多大才最合适。这不够大了吗?

    郁闷的从他肩膀上接过绳子,夏雪叶差点没摔倒,足有二十斤啊!“你丫的,你当我是大力神啊,这么重的绳子,我怎么扔得到围墙上?”

    “扔上围墙?”皇上又是一愣,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仿佛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夏雪叶这才发现说漏了嘴,赶忙讪笑:“嘿嘿,没什么。算了,就用这条吧,回去修改修改。嘿嘿,哥们,谢啦!”

    大摇大摆的扛着绳子,夏雪叶一点都不将这个皇上放在眼里,昂首挺胸,气宇轩昂,仿佛已经逃出了皇宫。

    皇上一愣一愣的看着她出门,实在有些不明白她到底要干嘛。穿成这样,就为了来拿一根绳子去围墙外上吊?

    打了个冷战,皇上极为不自然的哆嗦,看来宫内传言是真的,这个夏妃竟然被自己给整疯了!这样想着,皇上不由暗吐了口气,只要她别把朕的丑事给泄露出去就好。

    刚想转身出门,不想夏雪叶又抱着绳子走回来,皇上不由奇怪,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夏雪叶白眼再次一番,指着外边道:“你那些小弟在外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哪敢走啊?喂,皇上那个死老头去哪里了,这么久都没见人?”

    “放肆,你……”恰在此时,跟随皇上前来的老太监听得这话,差点没气得喷血。当着皇上的面骂皇上,这得多大的勇气啊?

    只是还没等他说话,皇上急忙拦在夏雪叶跟前,使劲的冲着他瞪了眼,颇为尴尬的冲着夏雪叶道:“没事,皇上他有点私事先回去了,说让我看着你。”

    “切,我还用得着你看?”夏雪叶鄙视瞥着他,回头看了看紧张兮兮的老太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算了,咱还是别管这些不男不女的东西,还是回去谋划一下什么时候逃走吧。

    “我走了,你慢慢玩。小刺猬,其实你挺不错,妞,笑一个给爷看看。”

    皇上一抽,险些没晕倒过去。而夏雪叶回头见状,更是得意的大笑,这回还真是大摇大摆的穿过一帮侍卫,气场十足。

    其实夏雪叶也奇怪,皇上这死老头来这里干嘛?来了这么久也没见人,那不成去后院找某个小太监了?

    一个哆嗦,夏雪叶更是忍不住暗骂,这老混蛋肯定是玩女人玩腻了,改玩太监了!

    目送着夏雪叶远去,皇上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这个夏妃已经够疯了,要是再刺激几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回头瞪了眼恭敬哈腰的老太监,冷声道:“朕做事还用得着你理论?回宫!”

    老太监一愣,很是不明白的看着走出去的皇上,心想皇上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蛮横了?刚才那个小太监实在太放肆,竟然敢骂皇上……不过,皇上为什么不生气?

    想不明白,老太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皇上对这个小太监感兴趣!

    “娘娘,您这是?”看着忙碌的夏雪叶,霜儿一阵好奇。自打娘娘昨天抱着一大捆绳子回来,一直在这忙碌,也不知道到底在弄什么。

    “嘿嘿,丫头,让你给我找的布料,可有找到?”夏雪叶并没有回答,抬头冲着她一阵阴笑。

    在干嘛,当然是编绳子啦!嘿嘿,不出意料,今晚就可以溜出皇宫了。嘎嘎……哎呀呀,幸好咱看过小燕子,不然真没这么聪明!

    虽然纳闷,霜儿还是从身后宫女的手中拿过一捆黑布递给夏雪叶,道:“娘娘,这是您要的,京城最黑的布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