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眼前一亮,接过布料,二话没说,摸着下巴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来。

    看着她那一脸猥琐的坏笑,霜儿又是冷汗直冒的往后退,完了完了,娘娘又要发病了!

    不敢多做停留,赶紧找借口溜出去,省得到时候娘娘把我给抓去当太监。

    夏雪叶也没在意霜儿她们怎么想,满脑子都是想着今晚夜黑风高将要发生的事情,想想都觉得刺激。

    一个黑不溜秋的人抱着一捆绳子,避过无数守城侍卫,贼兮兮的往城墙溜去。三米高的城墙,被她扔出的绳子跨国,然后她毫不费力的爬上围墙,兴奋的溜出皇宫。第二天,老不死的皇帝得到消息,气得晕倒在床,一辈子不醒……

    “嘎嘎,哇哈哈……”越想越是兴奋,夏雪叶竟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听得外边的霜儿等人更是冷汗直冒。

    疯了疯了,娘娘的病越来越严重,再不看大夫,迟早要去见王母娘娘。

    眼看着就要入夜,夏雪叶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早早的吃了饭躲在房间里,准备着她的夜行衣。偏偏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霜儿胆怯的声音。

    “娘娘,皇上派人来看您了!”

    娘娘到底怎么回事,这两天神经兮兮的,难道真的已经病入膏肓?哎,说去请大夫,娘娘又说她没病,皇上也不关心一下。

    “啥?那死老头派人过来?”夏雪叶一惊一乍的大喊,把夜行衣藏好,气势汹汹的拉开门,“那头老牛要干嘛,不是说好了别来管我吗?”

    “娘娘……!”霜儿当真是冷汗直冒,更是确信夏妃娘娘是因为失宠受刺激而疯了。

    “去,我倒要看看给我带了啥!”一想到那头老牛把自己困在宫里,夏雪叶那个气啊,吃不着你还让我烂掉,你也太狠了。

    三步作两步,夏雪叶怒火中烧的来到大厅,果然见到几个太监恭敬的站在那儿等着。没等他们请安,夏雪叶指着他们骂道:“老混蛋让你们带了什么来,丫的,我有什么好看的,不带礼物还想看?”

    “娘娘,您息怒!”领头的太监似乎早有准备,虽然额头冷汗直冒,却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娘娘,皇上说,您是不是缺一些东西,让奴才给您看看,需不需要。”

    “拿出来啊!”夏雪叶还是不满的大吼,心里实在是窝火啊,这头老牛到底在想什么,怎么知道我缺东西?

    等太监们把一个木盒子拿过来,夏雪叶瞪了眼几人,抱在怀里,也不给别人看,自顾自的小心翼翼打开。看到里边的东西,夏雪叶煞是一愣,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笑意,嘴上还是骂骂咧咧的。

    “妈的,这老混蛋,早说不就完了,还让我这么麻烦。切,真以为本皇妃会心动?”

    众人听着更是莫名其妙,皇上到底送了夏妃什么,竟然让她又的病又犯了!

    对于夏妃骂皇上,他们都是习以为常,哪天不骂骂咧咧几句还真不爽了。再说了,皇上都没说什么,咱做奴才的,也不好意思反对啊。

    抱着箱子,哼着小调,夏雪叶大摇大摆的回到屋子,与先前出去完全是两个样。霜儿等人看得更是莫名其妙,难不成皇上又要宠幸这个疯娘娘?

    其实他们不知道,盒子里装的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而是——一个铁钩!

    没错,就是翻墙时用的铁钩!

    这两天皇上一直在琢磨着夏雪叶到底要做什么,听说她还把绳子改小了,难道……想到此处,皇上竟是兴奋得差点睡不着觉,赶紧让人给她送来铁钩。

    哈哈哈,疯女人,赶紧走吧,最好走得越远越好,到时候就不会有人知道朕的秘密了!出了皇宫,你要是敢乱说,只会被百姓当做侮辱皇上而处死。

    夏雪叶可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就知道这头老牛其实也还行,嘴上说不让自己出去,实际上还是送来了关键品。

    嘿嘿,死老头你放心,我出去之后不会到处乱说的,只是让我的子孙后代流传而已,嘎嘎……

    有了铁钩,一切好办,翻出去就不成问题了。一切准备好,夏雪叶又钻进被窝,先美美的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再走。

    对于夏妃娘娘的反常,霜儿也是习以为常,在夏雪叶入睡之后便早早的回到自己的屋子睡觉了。反正夏妃晚上不会发疯,就是白天经常犯病而已。

    这回霜儿可就预想错了。夜黑风高,已经是三更天了,夏雪叶房间的窗口突然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黑幽幽的脑袋贼兮兮的探出来

    确信四周围没人看守,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夏雪叶这才兴奋的抱着绳子小心的从窗口跳出,蹑手蹑脚,一步一步的往宫门外溜去。

    哇嘎嘎,我嘞个亲娘啊,老娘终于溜出这个该死的涧夕宫了!该死的老牛,虽然你给了我一些帮助,可老娘一定不会这么便宜你的,你就等着被歌颂吧,嘎嘎……

    越想越是兴奋,夏雪叶差点没大吼出来,幸好侍卫四处走动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兴奋的抖了抖身子,躲过侍卫,想都没想的往外边溜去。

    似乎,今夜的侍卫有点少,难不成是老混蛋故意配合我?

    看着稀少的守门侍卫,夏雪叶很是困惑的想着。靠,这头老牛到底在想什么,早说把我休了不就完了?

    不及多想,赶紧趁着侍卫离开的空隙,飞快的往城墙下边溜去。此时整个皇宫尤为安静,也尤为黝黑,仿佛一切都在为夏雪叶做准备。

    只是,要溜出去,真有这么简单吗?很快,夏雪叶就不这么想了……

    “靠,没事建这么高的围墙干嘛,丫的!”

    皇宫里边的城墙下,黝黑中,一个人影不停的甩着手中的绳子让上扔,似乎想要将绳子尽头的铁钩扔到城墙上方。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总是差那么一点就落下。

    毫无疑问,这人便是逃出来的夏雪叶。

    实在扔不动了,夏雪叶不得不停下,揉着酸痛的肩膀,盯着围墙不停地抱怨着。“丫的,要让老娘知道是哪个混蛋设计的围墙,老娘非得杀了他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