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开门,开门啊!”不管夏雪叶怎么拍门,外边的智升都听不到了,跟几个师弟对望了眼,一个个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退出院子。

    “师兄,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好像还是个女施主呢。哎哟!”

    “你傻啊,师兄这样做当然是有道理的!”

    “那当然,藏书阁里那么多书,要整理起来少说也得半个月,难不成你们想去?再说了,要是被方丈知道,哼哼,吃不了兜着走!再说了,她也不过是个小偷,怕什么,大不了到时候就说,她是来学真经的。”

    “是是是,还是师兄聪明,嘿嘿!”

    ……

    听着渐行渐远的声音,夏雪叶那么气愤的,狠狠踹了一脚房门大骂:“死和尚,放我出去,不然我把这里烧了!”

    当然,也只是气话而已,这藏书阁连个窗户都没有,要是真烧了,她岂不是要陪葬?再说了,她也没有火种啊。

    生气归生气,还是得想想怎么逃出去才是现实。回头看着密密麻麻倒了一地的书籍,夏雪叶直觉头皮一阵发麻,难不成真要整理完了才能出去?神啊,怎么会这么倒霉啊!

    前院,正要打道回宫的队伍中,皇上很是惬意的坐在轿子里闭目养神。想到某个疯女人已经离开皇宫,他的心里别提多开心,总算把这个知道秘密的疯女人送走。

    偏偏这时候,轿子外边的德公公不得不硬着头皮凑上去,低声道:“皇上,夏妃娘娘找到了,被当成小偷困在皇极寺呢。”

    皇上一抽,险些没大骂出来,不是说已经消失了吗,怎么还被找到?

    本想说不管她,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怎么说也是夏妃,而且既然被抓,肯定有人认得出。再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男人,这面子丢不起啊。

    一脸阴沉的咬着牙,皇上不得不吩咐停下轿子,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当然,他并没有惊动太上皇等人,只是借口有些事要与方丈商量。

    倒是皇后等妃子们敏感至极,知道皇上肯定碰上了什么事,虽然表面上没有问,私下里却已经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了……

    跟随着队伍往后院走去,智升急得满头大汗,恨不得找个地缝撞死。怎么办,看样子抓的那个人真不是小偷,不然皇上怎么会亲自前来看望她。

    皇上却没注意智升的表情,表面上还是挂着一丝微笑,实则心底早已经是把夏雪叶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遍。怎么尽会惹事,还专门丢他的面子。

    到了后院门口,皇上突然停了下来,摆手道:“你们在这等着,不许任何人进来。”不等侍卫们答应,皇上已经迈步走了进去。该死的疯女人,看朕不骂死你。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远远地就听到夏雪叶昏昏欲睡念佛经的声音,皇上嘴角一抽,忍不住尴尬的回头看了眼,见真的没有侍卫跟上来,又是松了口气。

    这女人果然是疯子,念佛经也专门念这种!

    “嘿嘿,疯女人!”蹲在门口,皇上阴森森的低声喊着。要不是门关着,他真想进去抽夏雪叶几巴掌。

    听到声音,夏雪叶霎时一愣,赶紧扔开手里的佛经,惊喜的转过身来:“是你,刺猬?快放我出去,哈哈,老娘有救了!”

    皇上又是一抽,愤恨的咬着牙,就差没骂出来了。连“老娘”都用上了,朕的面子往哪儿搁?“哼,你知不知道,你是在给朕……给皇上丢脸!”

    “丢脸?”夏雪叶有些不明白这小刺猬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喂喂喂,丢什么脸,我还丢脸呢。丫的,老牛一头还想吃嫩草,我呸!”

    皇上脸色一黑,两拳头紧紧握着,强忍着开门揍人的冲动,继续咬牙切齿的说道:“疯女人,你太放肆了!”

    这下夏雪叶就更不明白了,难不成皇上在外边?不然刺猬怎么又变得这么冷冰。一想到那头老牛,夏雪叶那个气啊,要不是因为他,她会选择逃跑?

    “喂喂喂,你给我说清楚,我哪里放肆。靠,死老头,你是不是在外边,有种过来啊!”夏雪叶有些气恼的大喊,吓得皇上差点没往后倒。

    “我告诉你死老头,你要真敢怕上我的床,我非得踹爆你的蛋。别以为上次没踹死你,下次就踹不死。放我出去,不然老娘烧了这里。”

    这话更是让皇上满头大汗,赶紧打断夏雪叶的话:“你休想出去,朕……皇上说了,你再不知悔改,休想回宫。”

    “你以为我想回去?切,死老头,有本事你就来啊,我才不怕你。丫的,老娘今天是逃不走了,大不了老娘死在这里。”

    见她越来越过分,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该死的疯女人,不提那晚的事你会死吗。哼,你要死了才好那样朕就不担心被你宣扬出去。

    愤恨的甩了甩手,皇上很是恼火的站了起来:“既然你不知悔改,那就在这好好呆着吧,哼!”

    “喂,别走啊,喂!”听到他远去的声音,夏雪叶这才回过神来,着急的大喊。只是皇上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气匆匆的离开。

    “靠,小刺猬,你给我等着,等老娘出去,非得阉了你不可!”夏雪叶这下更是恼怒了,拽什么拽,一个比一个拽,震荡老娘好欺负?

    走到门口,皇上看了眼智升,脸上的阴沉瞬间变成了失望,苦笑的摇头道:“小师傅,朕认错人了,那只不过是个小偷,你们就自行处置吧。不过,朕看她也不像是坏人,就让她在这接受佛祖的教化吧。”

    智升等人一愣,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不是宫里的人就好。“是,皇上,小僧一定努力感化这位女施主。”

    “嗯!”皇上一脸奸计得逞的点头,也没多说甚么变离开了。看他那阴险的样子,旁边的德公公更是困惑不已,难道真不是夏妃娘娘?

    他哪里知道,此刻皇上心里别提多高兴。哼哼,疯女人,朕不弄死你真难解朕的心头之恨。朕非得让你好好接受佛祖的教化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