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和尚,来嘛。”麻酥酥的扭着蛮腰,夏雪叶还不停的朝他抛媚眼,两手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胸脯。

    “罪过罪过!”邪火冒上来,智升满脸通红的转过身去念经,“施主你,你先把衣服穿起来,阿弥陀佛,弟子该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趁这机会,夏雪叶赶紧跻身冲出去,衣冠不整也就算了。智升这才反应,赶紧跟上:“站住,抓小偷,小偷跑了,抓住她!”

    刷刷!

    一大帮和尚冲出来,可一见到飘逸的长发以及衣领微微裸露的肉,一个个都愣在那儿。

    夏雪叶见状,更是得意,停下脚步,两手扯着自己的衣服,做出完全扯下的准备,朝着跑来的智升道:“和尚,来啊,要不来摸摸?”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智升哪敢抬头,满脸通红的低头念叨。瞥见一旁还有和尚偷看,赶紧大喝:“不许看,色即是空,女人是魔鬼。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弟子该死。”

    “咯咯,傻和尚,说了我是皇妃你还不信。”夏雪叶更是得意,还故意朝着四周的和尚炫耀自己白花花的胸口。当然,还没看到重点,只是上方一点点而已。

    众和尚被她吓得不轻,一个个叽叽喳喳的低头念经。

    皇极寺对这种管得可是极为严重,破了色戒的人全都要处死。

    趁着和尚们都低头,夏雪叶又快速的冲向了大堂。智升反应倒也快,又是跟了上去。“先捉住她,之后再处置。”

    皇极寺大堂内。

    长得与皇上有几分相像的文宣王正跪在佛像面前,很是虔诚的扣头。其实,他的心里不停在念叨:“阿弥陀佛,本王总算从那该死的南部回来了,娘的,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热死人。”

    旁边的方丈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个懂事的王爷,乐呵呵的上前道:“王爷真是有心了,每次出巡回来都先来参拜佛祖,佛祖定会保佑百姓安康,社稷太平。”

    “哦!”文宣王只是淡淡的点头,很是严肃的站了起来,冷不丁的来了句,“娘的,累死我!”

    方丈一抽,果然,文宣王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本性。要说这文宣王舍得来这里祭拜,绝对是为了讨好太上皇,生怕回去被骂。

    “走了,方丈,有空咱们再聊。”文宣王可不管方丈在想什么,拍了拍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去,跟先前那严谨的样子天差地别。

    刚走两步,文宣王突然停了下来,有些惊奇的望着远处。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定远望去,两眼瞬间瞪大,口水差点没喷射喷射而出。

    哇靠,美女!

    远处,一大帮和尚正追着夏雪叶四处乱钻,奈何每次靠近,夏雪叶都露出她白花花的身子,而且越来越过分,两颗白色大馒头都快露出来完了。

    “哇,真美女啊!”文宣王瞪大了眼的感叹,很是艰难的吞了吞口说,“袒胸露乳,看看,要屁股有屁股,要蛮腰有蛮腰,嘶,上边还挺大的。尤其是头发,哎呀呀,真飘逸,啧啧。哎呀呀,这美女本王要了!”

    不理会后边不停抽搐的方丈,文宣王赶紧冲出门去,恨不得赶紧跑到美女面前。远远地,大义凛然的大吼:“住手,放开那个女孩,她是我的!”

    “美女,嘿嘿!”色眯眯的盯着跟前的夏雪叶,文宣王的两只眼睛都快蹦出来了,这么大的馒头,吃起来肯定很有味道。

    夏雪叶皱了皱眉头,警惕的看着四周围的和尚,打量着跟前这个所谓的王爷。长得还算可以,就是太猥琐了点,感觉嘛,有点像某国爱情片里的男主角。

    “王爷,她,她是小偷。”智升也不知道是因为跑得太累还是因为夏雪叶,反正脸颊红得跟烧猪似的。

    “我知道,我知道!”文宣王不耐烦的摆手,“你们赶紧离开,这位女施主我处理就行。”

    “可是王爷,她……”智升这下可急了,这小偷要是被送走,藏书阁里的书谁来整理?

    文宣王可不打算跟他纠缠,大义凌然的瞪了他一眼:“你放心,本王肯定会秉公执法,将这个小偷好好处理了。”说完又是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被围困的夏雪叶。

    纵然千般不乐意,智升不得不遣散众位师弟。文宣王的性格他们也略有耳闻,见到美女就比见到太上皇还亲切,哪里还管那么多。

    “妞,跟爷走,嘻嘻!”一脸色相的上前,努力的嗅着夏雪叶身上的味道,文宣王更是兴奋不已。不错不错,挺香的。

    瞧见四周围的和尚都离开,夏雪叶这才吐了口气,整了整衣服,翻白眼的瞪着跟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喂,我是你嫂子,你想干嘛?”

    文宣王一愣,不过很快又露出了贼眉鼠眼的猥琐笑容:“嘿嘿,小妞,你撒谎也不打草稿。本王的嫂子?本王的嫂子怎么也得是个皇妃,怎么可能在这?嘎嘎,来人啊,把她送回本王的府邸!”

    “喂,你干嘛?喂,放开我!”没等夏雪叶解释,几个侍卫已经上来架住了她,手脚麻利的把她的嘴巴封住。看得出来,经验丰富啊!

    夏雪叶那么恨啊,本来还想着这小叔能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没想到竟然是个色胚子。刚跳出一个狼窝,又掉进另一个狼窝,该死的。

    任凭夏雪叶怎么挣扎嘶喊,文宣王都不在意,一路上都是色眯眯的盯着她,口水哗啦横流而出。

    从他的眼睛里,夏雪叶已经可以看到,这家伙肯定是在想着回去怎么把自己扔上床,然后进行各种惨绝人寰的调教。

    其实先前夏雪叶也从霜儿那里听说过这个文宣王,听说此人猥琐好色,不务正业,碰过的女人没有两百也有一百五。

    只是她没想到这混蛋这么大胆,当着这么多正气凛然的和尚绑人,居然还没人敢说。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这么猴急,半句话都不给解释就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