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该死的,这是要把她往死里逼?

    “美女,嘎嘎!”轿子里,看着一脸恼火的夏雪叶,文宣王肆无忌惮的伸手触摸她润滑的脸蛋,又是一阵赞叹,“啧啧,长得真精致,嘎嘎。”

    “嗯嗯嗯!”由于嘴巴被封住,夏雪叶只能拼命的瞪着他,恨不得把他给灭杀殆尽。该死的,谁能想得到这样的结局?

    “嘎嘎,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文宣王毫不在意的继续欣赏美女,脸上那猥琐的笑容让夏雪叶实在觉得有些恶心。

    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连嫂子都敢惹,等死吧!不过,这厮的台词怎么这么熟悉?

    不等夏雪叶多想,文宣王突然收齐了笑容,很是严肃的拍着胸口:“你放心,跟着本王,本王肯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话说得让夏雪叶有种想死的冲动,这不是她以前骗小弟的常用语吗?

    “你看本王,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文宣王又是一阵自恋的夸赞,继续对夏雪叶灌迷汤。

    不用想夏雪叶都知道,这混蛋肯定实战过不少,不然技术怎么这么熟练?丫的,居然用到她头上,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文宣王可不这么想,好不容易从南部回来,没想到竟然在头一天就碰上了这么个美女,他心里那个高兴啊,恨不得把那佛像给亲吻一遍。

    高高兴兴,文宣王让侍卫们扛着夏雪叶浩浩汤汤的走进文轩府,不时还听见他哼几句小调,那大摇大摆的样子,十足的纨绔头头。

    进了院子,轿子放下,夏雪叶再次被架了出来。恼怒的双脚乱蹬,恨不得把文宣王给踹死。

    丫的,那头老牛都已经快五十岁了,没想到他的弟弟居然只有二十岁,都跟他儿子差不多了!果然是老牛吃嫩草,也不怕儿子偷吃。

    “王爷,您可回来了,老奴都在这等了你许久。”正想着,德公公着急的从里边走出来,瞧见文宣王身边的夏雪叶霎时愣住了,“夏妃娘娘,您这是?”

    “夏妃?”文宣王莫名其妙的四处张望,没见到有什么陌生人,回头很是不满的瞪着德公公,“我说德公公,你别吓我啊,皇兄的妃子哪个我不认得?不过,怎么没听说过夏妃,难道是,新来的?”

    “是,是!”看这架势,德公公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满头大汗的上前,“王爷,这位便是刚进宫不就的夏妃娘娘,您这是?”

    “额!”这下文宣王呆住了,两眼瞪大的看着身边双目冒着火花的夏雪叶,一脸痴呆的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德公公见状,更是冷汗直冒,也不等文宣王回神,赶紧上前解开夏雪叶的嘴巴。“娘娘,您没事吧?”

    “我杀了你!”夏雪叶哪里还听得到他的声音,嘴巴一挣开立即愤怒的大吼。这该死的王爷,一路上可没少对她动手动脚,就差没直接在路上办了正事。

    “我,那个,呵呵,皇嫂,呵呵。”文宣王也是撇得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她。心里不停地哆嗦臭骂,恨不得直接撞到地板死了算。

    “快给娘娘松绑。”德公公也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王爷就碰上了夏妃娘娘?

    咬牙切齿,夏雪叶静静地等候松绑,两只眼睛却从没离开过文宣王,似乎要酝酿一场超级大暴雨。

    抬头见到她还是冒着火光的眼睛,文宣王一个哆嗦,撒腿就往后院溜。这个皇嫂很不一般,杀气太强,赶紧逃啊!

    “给我站住,我要阉了你!”见他逃走,夏雪叶赶忙挣开绳子,一边喊着一边追上去。

    这丫的实在太好色了,连老娘都敢占便宜,老娘非得灭了你不可!

    “呜呜,夏妃娘娘,皇嫂大人,您就饶了小的吧!”弱弱的缩着脖子,文宣王一脸怕怕的哀求着,瞧见对面一直怒火中烧盯着自己的夏雪叶,吓得赶紧把头低下。

    “饶了你?你,你竟敢占我便宜,老娘灭了你!”夏雪叶那个恨啊,穿到这个时代以来竟然被两个男人占便宜,她哪里受得了?更要命的是,这俩男人还是亲兄弟!

    “皇嫂息怒,皇嫂息怒!”见夏雪叶又要冲上来,文宣王吓了一跳的退开,“皇嫂,您听我解释,我不是不认识你嘛。”

    其实说来,文宣王倒也算客气了,要知道“皇嫂”这个词一般都是叫皇后,怎么可能轮得到夏雪叶?当然,这货也是担心自己的丑事被说出去,到时候肯定被皇上灭了。

    “哼!”看这男人懦弱的样子,夏雪叶也提不起狠揍的念头,只能愤恨的咬牙坐下,冲着桌角使劲的踹。“该死的,大的是老牛,小的也是头狼,果然都是奇怪的种。”

    文宣王可不管她骂什么,反正不扑上来他就偷偷擦汗了。皇兄啥时候娶了这野蛮得跟疯子一样的皇嫂,这口味也太重了点吧?

    “说,家里藏了多少良家少女?”气得满脸通红的夏雪叶突然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一脸严肃的瞪着文宣王大喊,“从实招来,不然我灭了你。”

    “没,没有!”还没蒸发的冷汗又一次的从额头渗出,文宣王有些哆嗦的干笑,“呵呵,皇嫂,瞧您说的,本王,不,我可是老实人,对吧?”

    靠,就你这货色还老实人?

    夏雪叶心底又是把他给骂了一遍,要不是德公公在场,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抽他一顿。

    “呵呵,皇嫂啊,您看,您出来这么久了,是不是该回宫了?”一个机灵,文宣王赶紧上前讪笑的哈腰,“您看,您出来这么久,皇上他肯定着急。”

    不提“皇上”两字还好,提起这两字夏雪叶更是恼怒,啪的一声狠狠拍在桌子上,迅猛的站起来,脱口就是骂娘。“丫的,要不是他,我怎么会被你碰到?”

    文宣王一愣,本来他还以为这夏妃是因为得到皇上的恩宠才这么嚣张,怎么听着意思好像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