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旁边的德公公可就受不了了,抽搐着嘴角,赶紧遣散那些宫女侍卫。他可是清楚,夏妃发起疯来谁都敢骂。

    “看什么看?!”见文宣王奇怪的打量着自己,夏雪叶两眼一瞪,双手叉腰,眼看着就要再次大骂出来。

    德公公反应也快,赶紧上前拦在两人之前,笑呵呵的冲着夏雪叶道:“娘娘,王爷还得接圣旨呢。”

    “接个屁!”就“皇上”两个字听得夏雪叶肚子里一阵窝火,瞪了眼德公公,顺手把他手中的圣旨给抢了过来。

    “娘娘,您……”德公公大吃一惊,却也无可奈何,夏雪叶已经打开来看了。

    看了几眼,夏雪叶很是没趣的扔给文宣王:“说你路途劳累,给你点饭钱。”

    德公公一抽,那叫赏赐,怎么能说是饭钱?

    文宣王倒是眼前一亮,又是笑嘻嘻的凑到夏雪叶跟前:“嘿嘿,皇嫂啊,要是您缺钱,我借点给您?”

    没等夏雪叶答应,文宣王已经转头冲着德公公道:“德公公,这些金银珠宝就当是本王送给皇嫂的见面礼,还不快给皇嫂送去?”

    “王爷!”这下德公公更是吓得不起,敢拿皇上的赏赐来送人,王爷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我不缺钱。”夏雪叶可不吃这一套,占了她那么大的便宜,还想拿钱来贿赂?“老太监,你先回去,我有事跟这位爷商量。”

    德公公又是一抽,抬头看了眼文宣王,见他一脸无奈的样子,也只能为他默哀。

    眼见德公公离开,文宣王那个着急啊,这皇嫂不会真想阉人吧?这可不行,还有好多美女等着他去伺候呢。

    “哼哼哼!”眯着眼盯着跟前冷汗直冒的文宣王,夏雪叶露出了一脸阴笑,“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去,你那皇兄会怎么想?”

    “不要啊皇嫂,这样会败坏您的名声啊!”文宣王大吃一惊,一脸哭丧的哀求,“您要是告诉皇上,那您的名声也保不住,甚至很有可能也要跟我一起被,砍头。”

    本来还想借此威胁夏雪叶,没想到她根本不买账。

    “切,你当我是傻子?”夏雪叶不耐烦的摆手,“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娘现在还有名声吗?哼哼,想要我不说也可以,不过,以后我要有事找你,”

    “明白,明白!”文宣王哪里还不明白,这皇嫂分明是想抓住他的把柄。该死的,难不成她想当皇后?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就算夏雪叶真想当皇后,他也不得不帮忙。没办法啊,皇妃跟王爷又关系,那绝对是大忌。

    “你小子挺聪明,嘿嘿!”得到答案,夏雪叶很是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不会让你杀了皇上,挺多,嘿嘿,反正到时候找你就是了。走了,老娘回去了,嘎嘎!”

    也不理会文宣王那一脸哭丧的样子,夏雪叶高兴的大摇大摆走了出去。本来她还在担心以后怎么溜走,现在好了,有个王爷帮忙,事情就好办多了。

    哈哈,虽然这次混进皇极寺收了一肚子气,但总算有点收获。该死的刺猬,该死的老牛,你们给老娘等着!

    只是夏雪叶不知道的是,此时,贵妃宫中。

    刘贵妃两眼雪亮的盯着跟前的太监,再次问道:“你是说,文宣王爷把夏妃给抓回来了?”

    “是的娘娘,奴才亲眼所见。”太监很是肯定的回应,“夏妃娘娘后来还冲着王爷又打又骂,听那意思,王爷好像占了她便宜。”

    “真的?”贵妃更是惊喜,仿佛见到了什么宝贝一般。“你先下去,去看看夏妃那该死的女人回来没有。”

    等太监离开,贵妃嘴角邪恶的上扬,一脸阴险的眯着眼,低声自语:“哼哼,夏妃,本宫不知道你跟王爷有什么勾当,不过,皇上要是知道,哼哼!”

    说着贵妃不由大笑起来,笑得如此的开心,让旁边伺候的宫女们都是莫名其妙,难不成贵妃娘娘也跟着疯了?

    “娘娘,您可算回来了!”

    涧夕宫中,霜儿一见到门口的夏雪叶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整个人差点没虚脱得晕过去。

    虽说皇上说过不找夏妃娘娘,可没了娘娘他们这些宫女还怎么活?主子虽然是个疯子,却也给他们不少权利和地位,当然舍不得了。

    “丫头,我要洗澡!”夏雪叶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嘴里明显还哼着小调。

    她能不开心吗,有了文宣王的帮忙,她几乎已经看到了逃出宫后的场景了。

    “对了,顺便弄点吃的,我饿了。”说着夏雪叶不有抓起茶杯喝了一口,眉头霎时一皱,嘀嘀咕咕,“怎么这么苦,难得老娘心情不错,还喝这种茶?”

    霜儿一愣一愣看着跟前这个一身黑衣的娘娘,脑袋一下子转不过弯来。

    夏妃娘娘这两天去哪了,怎么一回来就乐呵呵的?以前每次回来都是骂骂咧咧,怎现在转性了?哎呀呀,不会是病情加重了吧?

    “愣着干嘛呀,赶紧给我打水洗澡。”见她还愣在那儿,夏雪叶瞪了一眼的喊道,同时挠着后背嘀咕,“真是的,两天没洗澡,痒死了。”

    “哦哦!”霜儿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同时也有些冒汗的瞥了眼夏雪叶,心想夏妃娘娘肯定又碰上什么刺激了。

    简单的洗了澡,又是卷着袖子,一脚搭在椅子上,夏雪叶开始了她的吞啃大业。

    越看霜儿越觉得这个夏妃的病情加重,都有些不忍心的背过身去了。实在是太野蛮了,手抓鸡腿就撕,哪点像是女孩子?

    “皇上驾到!”

    正吃得香,外边传来太监的高喊声。

    夏雪叶一愣,奇怪的抬起头望着外边,含糊的自语道:“这老混蛋来这干嘛,不是说好别来找我的吗?”

    霜儿等人可就着急了,毕竟皇上可是第一次来涧夕宫呢。左右徘徊,急得满头大汗的上前拉着夏雪叶:“娘娘,您快出去迎接啊,一会儿皇上可又生气了。”

    “他生气关我什么事?”夏雪叶不为所动,继续啃着手里的鸡腿,一手的油腻,“丫头,你就安心吧,他要是敢生气,我帮你阉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