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不是,外边一大帮侍卫跑进来,连问都没问就分落院子的各个角落,分明就是害怕她离开嘛!

    皇上看不管她怎么骂,反正她呆在宫里别人就会觉得她是疯子,说出来的话谁信?跑出去就不同了,人言可畏啊。

    所以皇上现在想得很透彻,绝对不能让这个疯女人逃出去,最坏的打算是,把她给灭了。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别拿一个小女人开刀,那多没面子。

    这下后宫又沸腾了,一传十十传百,甭管宫女还是太监,三五成群乐不彼此的讨论着夏妃妖精被皇上镇压的“真相”。

    本来还想去教训一下夏雪叶的皇后一听到这事,赶紧打消念头。跟妖精过不起,那不是找虐吗?再说了,皇上都派了那么多人看守,也不好意思去惹麻烦啊。

    不是她胆小,实在是后宫留言的话语太刺激。有的说如今夏妃这个妖精太猖狂,皇上已经快镇压不住,所以派了重兵把守。也有的说,夏妃已经发疯到极致,还吃了人肉,皇上不敢让她出来了。

    总而言之,把夏妃给说得跟魔鬼降临一般,把皇上说得天神下凡一样,搞的就连贵妃都吓了一大跳,就怕魔鬼缠身。

    夏雪叶可不知道外边多热闹,她在里边都快气死了。一连两个晚上她都想偷偷溜出,可刚出门又被架了回来,白天更是四处侍卫巡逻不断,根本不让她踏出涧夕宫半步。

    这可把她气得七窍生烟,跟个泼妇似的到处骂娘,全都是在骂皇上怎么样怎么样的烂。但侍卫们似乎已经习惯,权当她是疯言疯语,充耳不闻。

    而皇上没听到有关于那个晚上那一脚的事情,他也暗吐了口气,只要不说那丑事就随便骂吧,反正他是听不到。

    一连骂了两天,夏雪叶也骂够了,只能无奈的享受着被软禁的生活。这不,现在又悠闲地在葡萄藤下调戏了。

    “帅哥,你家在哪里?”一边躺着,夏雪叶一边冲着跟前看守的侍卫抛了个媚眼,一脸媚笑的泛着眼睛,绝对的妖精诱惑。

    高大威猛的侍卫却不为所动,话也不答,笔直的站在那儿。其实他心底在咕噜,皇上说夏妃是妖精果然没错,竟敢到处勾引诱惑,绝对是妖精。阿弥陀佛,镇守妖精这等大事就交给俺了!

    旁边的霜儿可就受不了了,这还有妇德可言吗?“娘娘,他们只是侍卫,您……”

    “去,你懂什么!”夏雪叶狠狠瞪了她一眼,抬头再次看着侍卫,埋怨之色毫不掩饰。就不能体谅一下弱女子,一个个牛高马大的,还给不给逃啊!

    本来还想来个美人计,没想到这帮都是简单脑细胞,根本没那种心思。郁闷,难道是她的思想太先进了?

    她也不想想,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个皇妃啊,哪个侍卫敢跟她好上,这不是想着要株连九族吗?再说了,外边疯言疯语流传那么多,谁还敢跟妖精有染?

    “娘娘,奴才来看您了!”

    正郁闷着,一个娘里娘气的声音传来,夏雪叶更是两眼翻白,浑身无力的倒下闭眼。不消说多,除了皇上身边的德公公能有这本事,谁还敢造次?

    “娘娘,您可安好?”德公公全然不在意夏雪叶不耐烦的样子,一如既往的笑眯眯哈腰,“皇上让奴才给您带了些礼物,娘娘,您看看。”

    “霜儿!”夏雪叶眼睛都不睁的喊道,这几天哪天不送来一些礼物?可里边的东西实在太让她气愤了,竟然全都是骂人的纸条。

    天啊,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怎么回事,谁让这个皇帝懂得通过传纸条来骂人了?说什么敢乱来就杀了你全家,还骂她是个泼妇,不守妇道的小女人,偏偏夏雪叶有气没处发。

    “娘娘,皇上说了,明晚月圆,皇上会来看您的。”把盒子递给了霜儿,德公公依然笑眯眯的哈腰。心底却是琢磨,皇上这到底什么意思?

    夏雪叶听着不由一愣,总算睁开眼爬了起来。不过没有德公公预想的兴奋,反而是破口大骂。“妈的,他要是敢来,老娘踹死他。哼,当老娘好欺负啊,****的!”

    德公公一抽,本来还觉得皇上宠幸那是大好事,没想到夏妃娘娘真的已经疯到这地步,连宠幸都不要了。

    “你回去告诉他,他要是敢来,我肯定踹爆他的蛋,哼!”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骂着,牙齿相互摩擦,嘎嘎直响。

    这该死的男人已经有了几十个女人居然还想来占老娘的便宜?我就说嘛,怎么当初说让我逃出去,却又没让我逃成功,分明就是在耍我!丫的,想要老娘给你当小妾,想得美!

    德公公可不管她答不答应,反正话已经传到,赶紧冒着冷汗离开。疯言疯语的,也不知道皇上怎么会说来宠幸,难不成皇上的口味变得这么重?

    就连四周围的侍卫都忍不住冒出这个想法,心底不得不佩服,皇上果然是皇上,成常人难成之事,竟然真敢宠幸这妖精,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霜儿等宫女却是暗暗惊喜,皇上原来还这么看重夏妃,看来以后的日子好过了。有了皇上的宠幸娘娘,当宫女的也是倍有面子啊!

    可他们不知道,此刻夏雪叶的脑子正飞速旋转,绞尽脑汁的在想这怎么躲避呢……

    御书房内。

    听着德公公一字不差的汇报,皇上脸上瞬间攀上无数条黑线。此刻他别提多后悔,干嘛非要去宠幸那个疯女人?只可惜话已经说出来,他还真不好收回去。

    硬着头皮,装作不在意的点头:“嗯,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等德公公离开,再也忍不住,竟是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到底在想什么,仅仅是因为这几天总对她挥之不去,所以想去宠幸她?完了完了,现在怎么办?

    一想到夏雪叶那晚的那一脚,皇上就是冷汗直冒,真怕到时候再被踹一脚。可想着又觉得憋气,他可是皇上,怎么能怕一个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