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遭了,夏妃娘娘要爆发了!

    果然,没等贵妃等人反映,夏雪叶突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嘭地一声闷响,桌子摇摇欲坠。众人一时没注意,吓得差点没惊叫起来。

    这还没完,夏雪叶顺手抓过茶壶,毫不留情的狠狠砸在地上,冲着贵妃破口就是大骂:“给脸不要脸,你奶妈的,真当老娘这里是你家啊?全都给我滚,不然我一个一个抽死你们。”

    “你!”一阵错愕,贵妃颇为畏惧的站起来。实在是夏雪叶这一惊一诈的太过于吓人,以至于她都没反应过来。

    照例来说,只要还想在后宫混下去,有谁敢当面得罪这么多姐妹?就算是皇后也得礼让三分,偏偏这倒数第一的夏妃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简直不按常理出牌啊。

    “我什么?”双手叉腰,夏雪叶怒瞪着贵妃,“别以为皇上那个臭男人上了你就能来我这里撒野,老娘不怕你。还有你,长得跟凤姐似的也好意思出门,我都觉得丢脸。”

    顺手指着身边最丑的一个嫔妃,也不知道到底排多少。没等有人反映,手指一转,指着贵妃的鼻子继续:“你说你跟头猪似的,天天睡觉打呼噜,还想皇上跟你好?丫的,一看就是出轨的货,还******自以为了不起!”

    “你,来人,给我掌嘴!”贵妃气得连都绿了,最恨什么来什么,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虽然后宫谁都知道她打呼噜,可把她说成猪,这绝对第一人。

    “嘿,说你胖还喘上了?”夏雪叶毫不畏惧的伸出脖子,“来啊,有本事你咔嚓了我,不然以后皇上不去你那了。看什么看,你们还不一个鸟样?以为人多就能欺负我?来啊,大不了老娘死了一了百了!”

    见她怒气冲冲的,气势极为逼人,除了贵妃,谁还敢上前?她们跟夏雪叶就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值得为了贵妃而惹上麻烦。要知道,这个夏妃可是出了名的疯子,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你们愣着干嘛?”见身边的姐妹都往后退,贵妃更是气得脸色发白,咬牙切齿恨恨瞪着夏雪叶,“你,你给我等着。我告诉你杨希,后宫有你没我,我们不死不休!”

    “切,怕你不成?”夏雪叶毫不在意的鄙视,讥讽的邪笑,“反正我一个人,不弄死你我也没关系。老娘可不管你们什么规矩,惹毛了老娘,半夜把你们全都奸/杀了!”

    贵妃还真有点怕了,上次不就是被她莫名其妙的混进贵妃宫?“你,你给我等着,我们走!”

    “拜拜,不送!”看着众人手忙脚乱的离开,夏雪叶笑眯眯的挥手告别,心里早就把贵妃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遍。

    仗着人多就想来欺压,难不成她真是软柿子?本来她还犹豫着是不是真的不跑了,现在,打死不跑了!

    不整死贵妃,实在对不起她“黑妞”的名头。敢在她头上撒野,前生今世从来没有人!

    一大清早,涧夕宫中。

    夏雪叶很是意外的早早起床,打扮得端端正正,脸上也是几位严肃。正襟危坐,双手微微抬起放在肚脐之前,配上严谨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凝重。

    “霜儿,昨日叫你送的信,可有送去?”微微抬头瞥着跟前低头的霜儿,夏雪叶很是严肃的沉声问道。

    恭恭敬敬,霜儿上前一步,亦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回应:“回娘娘,奴婢昨日已经亲自送到德妃娘娘手中。”顿了顿又补充,“德妃娘娘已经应允。”

    “嗯,那便好!”满意的点头,夏雪叶依然没有动静,穿着宽大的皇妃服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外,气氛甚是压抑。

    其他的宫女太监早就心底捏了一大把汗,胆怯的把头低下,生怕触碰夏雪叶那可怕的目光。

    又是半个时辰,德妃终于来了,身边还带了两个姐妹,一个个都是严肃异常,不苟言笑。夏雪叶亲自以礼相迎,客客气气的一一请安。

    一个是淑妃柳江燕,太子少保之女。另一个是贤妃何柔。两人都是四大妃之一!

    除了霜儿,其他宫女看的都是目瞪口呆,不明白夏妃娘娘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变了个人一般。只是如此一来她们更加紧张,生怕一不小心坏了大事。

    四方桌前,夏雪叶与德妃四人围坐,一个个都是一脸阴沉,旁边站着的宫女亦是谨慎的低头。气氛更是压抑,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霜儿,把东西拿上来!”轻轻扭头,夏雪叶微微点头的示意,随后冲着其他的宫女摆手,“你们都出去,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宫女们如临大赦的哈腰退下,她们自然看得出此次肯定是在商讨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同时,她们也在为霜儿默哀,希望她能活着出来吧。

    捧着一个托盘上前,托盘上盖着一张红布,遮蔽了上边的东西。霜儿轻轻放在桌上,也没再触碰的扭头看着夏雪叶。见她点头,这才往后退了一步。

    “双姐,如何?”夏雪叶依旧不苟言笑的望着对面的德妃,嘴角微微上扬,分不清是怒意还会邪笑。

    德妃与身边两个姐妹对望了眼,纷纷点头。得到她们回应,霜儿才再次上前掀开红布,露出了……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

    “三万!”

    “我碰!”

    “别急别急,我胡!哈哈,老娘又赢了!”

    “去,那是你运气好,再来再来,洗牌洗牌!”

    “……”

    与先前完全不同,涧夕宫此刻变得热闹非凡,当然,也仅限于夏雪叶的房屋。夏雪叶的大嗓门穿透所有障碍物,响彻整个涧夕宫。就连德妃三人也不甘示弱,不时传来不满的尖叫。

    没错,她们就是在打麻将!

    只见夏雪叶一脚搭在椅子上,卷起皇妃长袍,头上的冠子则是不在乎的扔在地上,两手兴奋的抓着桌子上只有拇指大的木方块,上面明显的刻着“三万”、“二万”等字眼。

    而对面,德妃很是不满的等着得意的夏雪叶,小心翼翼抓了个牌仔细瞅瞅,邪笑的瞪了眼夏雪叶。“自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