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靠,不可能!”夏雪叶不可思议的蹦起,抢过她手中的牌一看,还真自摸了!微微抽搐,一脸无语的斜眼盯着得意洋洋的德妃。“双姐,你个变态!”

    “快点洗牌,下一局肯定是我!”得到确认,旁边的贤妃脸上一喜,赶忙指挥着霜儿赶紧洗牌。

    不一会,房屋内又想起了热闹的叫喊,不是还有夏雪叶嚣张的大笑声,当然也有德妃的坏笑声……

    屋外的宫女太监一个个都傻愣的看着房门,想要冲进去却硬是找不到理由。原先气氛压抑异常,她们还以为商量什么大事,没想到竟是欢笑不断。

    只是让她们困惑的是,老喊着“我碰”“我胡”之类,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们哪里知道,为了这天夏雪叶都准备三天了。从上次贵妃带着一大帮人前来后,夏雪叶就开始考虑着也要拉帮结拜才行,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弱。

    既然能跟德妃扯上关系,何不趁机进入她的阵营?所以,为了跟德妃提升关系,夏雪叶可是绞尽了脑汁,总算想出这个极为特别的办法。

    这个时代可没什么打麻将斗地主的,宫内半点娱乐活动没有,是个人都会闷吧?所以,夏雪叶抓住了这一点,跟霜儿连夜赶工的把麻将给硬生生的刻出来,随后又让霜儿把规则写好拿给德妃等人。

    这俗话说得好啊,啥关系最铁,当然是麻将桌上关系最铁!

    刚开始德妃几人还估计礼仪放不开,看一见都是夏雪叶胡牌,心里着急啊。慢慢的,也顾不得那么多,大喊大叫的,大杀四方。

    傍晚时分,夏雪叶的房门总算打开了,四个皇妃花枝招展的走了出来。

    “哎呀呀,今天可是胡了不少。”贤妃嬉笑的拉着德妃,脸上分明是一丝坏笑。

    “是啊是啊,希妹妹,明日咱们继续,嘿嘿,肯定胡死你。”德妃也毫不掩饰的冲着夏雪叶扬眉阴笑。

    “切,我可是鼻祖,你们打得过我?”夏雪叶有些郁闷的瞪着眼三人,很是没有底气的翻白眼。

    这三人学的也太快了,这一下午竟然都差点超过她了。不行啊,这样下去老娘这个鼻祖太失败了,得想个办法才行。

    “明日继续啊,嘿嘿!”走上轿子,德妃三人不忘再次叫喊一声,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期待与欢乐。

    目送三人离开,夏雪叶很是无力的吐了口气,拉着脸自言自语:“这都一帮妖孽,半天就成雀神。哎,又得想另一种玩法了。”

    旁边的霜儿也是一脸埋怨,甩着酸痛的手臂抱怨:“娘娘,我都洗了一天的牌了,明天也让我打打?”说着眼前甚是雪亮,“我肯定也能胡,来个清一色自摸!”

    “去去去,明天咱们玩斗地主!”夏雪叶心虚不已,怎么这帮人都这么牛叉,这还给不给老娘活命?幸好,老娘还有法宝!

    次日,还是一大早的起来,德妃几人依然是准时到来。不过这回宫女太监们也没有什么诧异了,因为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就想起了大喊大叫声。

    又是忙到傍晚,德妃几人才意犹未尽依依不舍的离开。这让探子们憋得极为难受,压根不知道她们到底在忙活什么。可没办法啊,房门都不开,中午饭也偷偷送进屋子,进去也没见到什么异样。

    一连三天,后宫再次炸开了锅般热闹了起来。

    有人说,德妃她们被夏妃这个妖精感染,如今也跟着疯了;

    也有人说,她们肯定是在虚张声势,实际上是在讨论对付贵妃的办法;

    更有人说,她们肯定是中了邪,恶魔已经降临后宫……

    “我二!”

    “大王,嘎嘎嘎!”

    “靠,炸!”

    “……”

    毫无意外,到了第五天,夏雪叶的房内已经不再是麻将声音,而是硬生生的木牌地主!完了几天的麻将,夏雪叶都已经输得没脸见人,当然要换一种玩法了。

    而她们旁边,赫然是霜儿跟三个宫女另开一桌,哗啦的摸着麻将,桌上还摆了不少碎银。

    夏雪叶不得不感叹,赌博果然是与生俱来,这帮家伙居然这么快就学会那麻将来赌钱了。当然,她也没在意,不加点筹码还真没意思。

    这边玩得开心,贵妃宫那边就不得了了。

    “你是说,现在还没打探到她们在干什么?”贵妃一脸阴冷的盯着跪在跟前的太监,咬牙切齿的迸射无尽杀气。

    没等太监回应,贵妃实在忍不住的抬脚踹了过去。“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这么多天连半点消息都打探不到,滚,全都给我滚!”

    也难怪她气恼,上次被夏雪叶当着姐妹们的面羞辱,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些天本来想去找夏雪叶的麻烦,偏偏夏雪叶整天跟德妃混在一起,她都不好下手。

    要说后宫之内除了皇后谁的地位最高,也许一般人会说是她贵妃,但她清楚得很,自己只不过是仗着皇后而已。真正排行老二的还是德妃,毕竟德妃有一帮不弱的姐妹。

    尽管贵妃不怕德妃,但也不想惹麻烦,跟德妃对干那就意味着皇后跟德妃闹矛盾,真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谁都清楚,皇上虽然不经常去德妃宫,却一直没忘记德妃,对她的赏识从来就没削减。

    “娘娘,娘娘。”正气恼着,一个宫女着急的跑进来,见地上抱头哆嗦的太监,霎时一愣。脸上的喜悦瞬间消散,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

    不敢触碰贵妃阴冷的目光,宫女跪下恭敬道:“娘娘,已经查到了。原来她们并不是在商量什么大事,而是,”说着突然抬头看了眼贵妃,有些颤声的补充,“而是在打麻将,是一种玩骰子差不多的……”

    宫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后宫内居然有人玩骰子,绝对是惊天大新闻。

    “骰子?”贵妃也是一阵错愕,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热热闹闹这么多天,就为了玩骰子?

    本来就阴沉的脸色此刻更是变得黝黑,两眼直冒绿气。这不是在玩她吗?明知道她时刻注意涧夕宫的动静,却一直摆出高深的样子,把她玩得团团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