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嗯,姐姐知道了,你先回去,以后有什么事来找姐姐谈。”皇后并没有哆嗦,低沉的让夏雪叶离开了。

    “如此,妹妹先走了。”请了安,夏雪叶这才微笑的转身离开。这件事还真没骗皇后,当时贵妃确确实实说了这些话。

    目送着夏雪叶离开,皇后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脸色显得有些阴沉与困惑。她自然知道夏雪叶是来挑拨离间,但她也能从夏雪叶的眼睛里看到,这绝对不是骗人。

    如此说来,贵妃真有逆反之心?

    古人可是十分相信鬼神之说,对于梦话这一类更是坚信不疑,总说是上天托梦才会说的。

    也正是如此,皇后不得不相信夏雪叶的话,毕竟这关系太大,她不得不谨慎。如果贵妃真有异心,她绝对不会介意少一个姐妹!

    从皇后寝宫出来,夏雪叶优哉游哉的坐在轿子上,头上的凤冠也摘了下来,哼着小调翘着二郎腿。小样儿,就你们这些古代人也敢跟老娘玩阴谋?

    轿子外边,霜儿对夏雪叶今天的表现显然很是震惊。她完全没想到夏雪叶竟然也有毕恭毕敬的时候,而且还对皇后百般巴结,完全颠覆了她心中的夏妃娘娘印象。

    “娘娘?”实在忍不住,霜儿还是凑到了轿子的窗口,“娘娘,您这样就不怕皇后娘娘不高兴?”

    “嘿嘿,小丫头,你懂什么。”夏雪叶探出头来阴阴一笑,“有一句话说得好,站得越高越担心摔下来,嘿嘿,即使她知道我的目的也不敢掉以轻心。”

    “哦!”霜儿还是不太明白,倒也没有多问,反正后宫的斗争又不是一两次能解决的。

    “等等,等等!”正走到一处拐角,夏雪叶突然喊住了轿子。众人不解,也没多问的停了下来。

    高高兴兴的蹦下轿子,夏雪叶冲着对面走来的一大群太监大喊:“小椅子公公,小椅子公公!”

    人群最后面,小椅子正郁闷又要被调走,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甚是好奇的忘了过去。一见到是夏雪叶,眼前霎时一亮。这不是那个小弟吗?

    只是定眼一看,瞧见夏雪叶的打扮,分明是个女人。在看她身后的轿子,更是吓得两腿哆嗦,差点没撒腿就跑。

    我滴娘啊,本公公居然把嫔妃当成小弟了!

    只是到了这份上小椅子哪敢跑,战战兢兢的跟着队伍走上前,随着队伍给夏雪叶请安,之后才脱离了队伍。

    “嘿嘿,小椅子公公,好久不见。”一脸坏笑,夏雪叶眯着眼盯着跟前这个矮个子,想起当初他的啰嗦,心底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绝对的唐僧传人。

    “娘,娘娘!”小椅子心惊胆战的走到夏雪叶跟前,两腿一哆嗦,扑通跪了下来,“娘娘,奴才当时不知道您是娘娘,您放过奴才吧。”

    “额!”不单是夏雪叶,就连霜儿都愣住了,心想着傻太监怎么突然就跪下了?

    “喂喂喂,谁让你跪下的,起来。”很是不满的瞪着小椅子,夏雪叶眉头紧皱。她就不爽人家对她客客气气,那多陌生。

    “可是,娘娘……”小椅子听着更是害怕,瞧见夏雪叶不满的样子,赶紧站起来,只是两腿依旧不停打颤。

    扑通!小椅子又跪了下来,满头大汗的趴在地上:“娘娘,奴才还是跪着吧,奴才站不起来了!”

    “噗嗤!”霜儿一听,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太监实在太可爱了,竟然腿软得站不起来了。

    “哎呀,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起来。”夏雪叶也是忍不住笑的骂道,“天生奴才样,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小椅子可怜兮兮的抬头:“娘娘,奴才不是男人,奴才怎么能是男人。”

    “额!”这倒是让夏雪叶反应过来,人家可是太监,当然不会是男人了。“哎呀,反正你先站起来,不然我把你变成男人。”

    “真的?”岂料小椅子突然眼前一亮,刷的一声就蹦了起来。“娘娘,您真能把奴才变成男人?”

    脸色一黑,夏雪叶真想抽死这笨蛋,都当了太监还能变男人?“不能,除非你重新回到娘胎里。”

    “……”

    出乎意料,小椅子竟是露出了一脸迷惑的样子,冷不丁来了句:“怎么回去?”

    “噗咯咯!”霜儿实在受不了了,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太监,傻得实在太可爱了。“娘娘那是在懵你咧,那可能回娘胎呀。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娘娘不过是吓唬吓唬你而已。”

    “哦,呵呵!”颇为尴尬,也没了方才的紧张,小椅子脸色微红,“我就想着做男人是什么滋味,是不是也要天天站着尿尿……啊,娘娘,奴才错了,奴才该死!”

    说着又是扑通跪下,死命磕头,吓得浑身哆嗦。

    夏雪叶看着更是眼前一片黑线,很是无奈的拍着额头。怎么就那么喜欢磕头?“喂,再磕头等会我让你磕个够。”

    “真的?谢谢娘娘!”小椅子竟是露出了惊喜之色,又是快速磕头,也不知道是感谢还是服从夏雪叶的,命令。

    本来还在因为小椅子说到“尿尿”而脸红的霜儿简直,差点没笑翻。这段时间她跟着夏雪叶在一起,可是活泼了不少,如今见到这么笨的人,哪能不笑。

    “跟我回宫!”夏雪叶实在受不了了,她都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这么喜欢磕头,而且笨得跟头猪一样。

    “啊?哦,谢谢娘娘!”小椅子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弓着腰跟在夏雪叶身后。

    其实小椅子真不明白,娘娘为什么不给他磕头,嫔妃不都喜欢看做奴才的磕头吗?人家都说了,主子要是高兴,肯定会让奴才多磕头,娘娘刚才很高兴吗?

    夏雪叶要是知道他的想法,指不定真会撞墙而死。真不明白这么笨的太监怎么混进宫,也难怪一直都在浣衣局混,没被送去扫茅厕就不错了。

    战战兢兢的跟着轿子,夏雪叶探头出来见他那傻样都想上去抽两下。要不是在后宫认识的人不多,再加上现在急需用人,她绝对不会把这个傻蛋放在身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