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活该,嘿嘿!”阴阴一笑,夏雪叶显然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很明显,贵妃与皇后之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而且夏雪叶相信,皇后肯定不会提及她。

    “对了娘娘,”回过神来,霜儿突然皱起了柳眉,“听说十一皇妃怀了龙种,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着不由小心翼翼的盯着她,生怕这疯子突然爆发。

    “又怀上了?”夏雪叶却没太在意,心里除了有些不舒服倒也没太大感觉,“这丫的跟头公猪一样,怎么三天两头怀一个,种子有那么多吗?”

    微微一抽,霜儿本来还以为夏雪叶要想办法对付十一皇妃,没想到居然是骂皇上。皇上可是天子,自然需要多跟娘娘们交流,也要传宗接代嘛。

    “咦!”骂骂咧咧,夏雪叶的眼前突然一亮,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阴森森的笑容。“嘿嘿,好像不错的机会哟,哟哟哟!”

    瞧见她那样,霜儿心底直发毛的往后退,颇为胆寒的颤声道:“娘娘,您,您没事吧?”

    “嘿嘿,丫头,我们的机会来了!”夏雪叶阴阴一笑的看着她,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可能的话,这次还有可能把那头母猪给灭掉。”

    倒吸了口凉气,霜儿的小心肝都差点没蹦出来。她还真没想到夏雪叶真打算把贵妃弄死,虽然夏雪叶曾当着皇上的面说过,但一直都觉得是开玩笑而已。

    “娘娘,不太好吧?”很是不确信的往后退了半步,霜儿还是打算劝一劝自己的主子,毕竟卷入后宫争斗可不太好。

    “丫头,你忘了前些日子的事情?”夏雪叶自然知道霜儿在担心什么,只是想想前些天那个雨妃的悲惨她就不寒而栗,真怕有一天这种事落到自己身上。

    想起那事,霜儿也是打了个寒颤,想想都觉得可怕,贵妃的阴毒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那,那现在怎么办?”

    “嘿嘿,我自有办法。”摸着下巴,夏雪叶阴森森的眯着双眼寻思。她知道,机会来了,只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不说除掉贵妃,至少能让她的名声大损。

    至于怎么弄,嘿嘿,正在琢磨之中!

    而此刻,贵妃宫中。

    贵妃并没有急着上榻,依旧一脸一沉的坐在桌前皱眉寻思。怎么想都觉得的不对头,咬着牙恨恨捶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冷声自语:“欺人太甚,哼!”

    想想都觉得气恼,皇后竟然怀疑她的忠心,这不是明摆着要她造反吗?来后宫大半年她一直对皇后唯命是从,如今倒好,居然说她吃里扒外,哪能不气?

    “哼,一定是那该死的夏妃从中作梗,该死的!”紧握着拳头,双眼眯着一条线的咬着牙骂着,脸上的愤恨更加明显。

    想到十一皇妃佩妃居然怀上了龙种,贵妃的心更是阴沉。如果可以,她真想再找人把龙种给打掉。只是她知道这次不能了,上次就已经惹了那么多事,如今再发生一次那可是会引起大乱子。

    只是想着都觉得不甘心,那佩妃可不是她这个阵营的,日后岂不是要被打压?皇后又如何,日后一旦生出的真是太子,皇后的地位不见得能保得住。

    看来,她必须找个万全之策,既能打压那个该死的夏妃,又能保住她的地位。这该怎么办?

    一时间,后宫又一次的风起云涌,阴谋诡计悄然而至……

    又是晴空万里,虽说已经是仲秋,却依然烈日当空,蝉鸣纷飞。

    涧夕宫中,夏雪叶依旧是哼着小调与霜儿等人打麻将,对于后宫已经爆炸的新闻全然不在意。什么十一皇妃怀了龙种,什么皇上对十一皇妃疼爱有加,关她啥事?!

    “碰!二万!”一边摸牌,霜儿一边抬头看着对面鞋子盘腿在椅子上的夏雪叶,瞧见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嘴角很是不自然一抽,强壮镇定的转移目光。

    昨天夏雪叶突发奇想,竟然亲自学缝衣刺绣,可是把霜儿给吓得不轻。本以为夏妃娘娘学乖,没想到弄出来这个可玩意!

    可能是由于布料不够,夏雪叶现在穿的裤衩实在有点短,除了她的屁屁和重要部位盖住,其他的都是白花花的露着,实在太惹眼。更要命的是,这丫的就穿一双木屐,到哪里都是哒噶哒噶的敲。

    霜儿真心有些替夏雪叶着急,虽然上身穿的不少,可是紧紧裹着,身材都被看出来了。真要是被皇上看到,那还得了!要说节省布料,也没见夏妃娘娘心疼过钱。

    更让霜儿感觉奇怪的是,这两天夏妃娘娘一直在跟那个小椅子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什么,然后今早小椅子就没见人了。奇了怪了,这小子这么八卦,能去哪?

    “喂,丫头,丫头,到你了!”正愣神,对面的夏雪叶很是不耐烦的喊道,一只手还恬不知耻的伸到两腿之间使劲揉了揉,颇为抱怨的低估,“这布料太粗糙,搞得下边痒痒的。”

    霜儿一抽,险些没翻白眼晕过去,这么光明正大的动作,难道不知道什么叫不雅?“娘娘,您能不能淑女一些?”

    “淑女?”夏雪叶一边摸牌一边翻白眼的鄙视,“淑女值几个钱,还不是一样被男人骑在身上啊啊的叫。喂喂喂,你们三个丫头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可是优良少女,很单纯的!”

    这话让霜儿三人更加鄙视不已,前一句说的还那么邪恶,后一句就装单纯。

    “娘娘,娘娘,办成了!”恰在此时,小椅子兴奋的冲了进来。只是没来到夏雪叶跟前,夏雪叶依旧伸出一只手挡住,另一只手则是严肃的慢慢摸牌。

    “黑乎乎的,又长又臭的,哈哈,自摸!”

    霜儿等人一抽,还真是八万自摸了!一边扔钱,霜儿一边抱怨:“娘娘,您就不能别老是摸这个又黑又长的,搞得我们每次都输这么多。”

    “嘿嘿,那必须的!”很是满意的把钱搂紧怀里,夏雪叶兴奋的转头看着门口发愣的小椅子,“喂,小子,刚才说什么来着,事情办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