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嗯嗯,娘娘,已经办妥了!”小椅子回过神来,赶忙上去哈腰道,“娘娘,相信不出半个时辰,贵妃宫定会传来消息。”心头却是困惑的低估,黑乎乎的,又长又臭的,不是男人的……

    “嘿嘿,不错不错!”眼前霎时一亮,夏雪叶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了几分阴险的笑容。

    霜儿等人见状都是吓了一大跳,心想肯定又有人惹了夏妃娘娘,这种笑容的背后一般都是有人要倒霉的!

    “来来来,我们继续摸!”回过神来,夏雪叶权当没发生过的继续招呼霜儿等人洗牌,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只是,她们不知道,现在的贵妃宫已经乱成一团,当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看着大殿里痴呆坐在那儿,满脸都是兴奋的喜气的贵妃,一宫女实在不忍,小心翼翼上前:“娘娘,娘娘,您是不是该去通知一下皇上?”

    “对,通知皇上,马上去!”贵妃回过神来,兴奋的蹦起来大喊,“哈哈,本贵妃怀上龙种了,怀上龙种了!”

    原来,方才喝了一碗绿豆粥后,贵妃突然有种呕吐的感觉,也恰好一太医前来拜访,顺便就让他帮忙看不下,没想到竟然说她怀孕了!

    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要知道前一秒她还在想着怎么暗算十一皇妃,下一秒竟然轮到她怀上,哪里还有心思搞什么暗算?盼了那么久,终于等来消息,可是把她兴奋得就差没亲吻自己的肚子了。

    这事的严重性可见一斑,本来贵妃的身份就不低,万一她真生了个王子然后被封为太子,那后宫岂不是她独大?就算皇后不是她,但后宫真正的主人还得是她!

    仅仅半个时辰后,果然如小椅子所说,整个后宫再次沸腾了起来,轩然大波席卷了每个角落,宫女太监们三五成双的聚在一起讨论,无一不是在议论着贵妃怀上龙种这惊天动地的大事。

    只是皇后听了却不高兴了,脸色异常凝重的眯着眼盯着前方。现在皇后越来越相信夏雪叶的话,总觉得贵妃是在处心积虑暗算她,不然怎么会是贵妃先怀上?

    不得不说,阴险敲诈的女人心胸就跟芝麻绿豆那么大,什么事情都觉得敌人是错的,就连怀孕这种事也觉得敌人不能比得过自己!

    一想到贵妃要真生出个龙种,自己的地位就会不保,皇后的头皮一阵发麻。只是现在她还真没办法,贵妃一直躲在皇上身边,让她怎么办?

    “娘娘,”正郁闷着,一宫女小心翼翼的跑了进来,左右看了一下,眉头微微紧缩。

    皇后一愣,阴沉的摆手示意众侍卫离开,这才困惑询问:“怎么回事,又出了什么大事?”

    “娘娘,夏妃娘娘给您来话了。”宫女小心上前凑到皇后的耳边轻声呢喃,“夏妃说,贵妃指不定是造假呢!”

    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让皇后脑门子顿时闪亮异常,两眼放光的霍然站起。对啊,消息只是从贵妃那儿传出,皇上也没再让太医查看,万一是假的呢?

    “走,去贵妃宫,快!”也管不了那么多,皇后赶忙起驾前往贵妃宫,心头却燃起了另一个希望。如果是假的,那贵妃岂不是要倒霉?

    其实皇后若是仔细一想就觉得不对劲了,夏妃既然怀疑是假,那为何她不亲自去查?让皇后亲自去,摆明了是想要利用皇后,到时若是真的,被责骂的也是皇后而已。

    但皇后此刻除了担心自己的地位就是嫉妒贵妃,哪有心思想这些,就算被利用也觉得值了。

    再阴险的女人也还是女人,终究还是渴望男人来疼……

    傍晚时分,地主斗完,麻将玩腻,饭饱喝足,夏雪叶这才伸懒腰的站起来。一边打哈欠一边含糊的喊道:“小椅子,准备演戏去。”

    “是,娘娘。”小椅子兴奋的哈腰,赶忙转头吩咐宫女们准备给夏雪叶换装。

    霜儿见状不由一愣,疑惑的问道:“娘娘,您不就寝,还要出去?这会儿可不能出去,宫内可是有规定……”

    “哎呀丫头,关键时刻的嘛。”夏雪叶一边脱裤子一边反驳,完全没把那些太监放在眼里,任由他们看到不该看的。反正不是男人,给他们看又怎么样。

    换了衣裳,带着一帮宫女太监,一个侍卫没有,夏雪叶便大摇大摆的往贵妃宫走了去,她知道,现在的贵妃宫肯定已经闹翻天了!

    可不是,此刻的贵妃宫中,皇上皇后齐在,就连德妃等人也都在。只不过一个个都是脸色阴沉,虽说深藏在下边的色彩各不相同,倒也没敢表现出来。

    而众人中央,贵妃正哭哭滴滴的跪在皇上面前,浑身颤抖不知所措。打死她都不明白怎么一回事,明明那会儿都说是怀了龙种,怎么下一个太医来就说不是!

    原来,听了夏雪叶的话后,皇后确实找了太医去给贵妃再次把脉。当然,她可不敢光明正大,只是找了个借口顺便让皇上安排再次把脉而已。

    可没想到得出的接过居然是,贵妃并没有怀上龙种,只不过是反胃而已!

    这可是比贵妃怀上更为重磅的消息,那可是欺君之罪啊。要知道方才皇上听得贵妃说怀上龙种,心里别提多乐呵,差点没直接把她给封为第二个皇后!

    谁能想到,一帮妃子刚要前来祝贺,却变成了讽刺?这玩笑开得太大,大得众人都不敢相信,大得皇上气得脸色发绿。

    瞧了眼身旁的皇上,见他一直闭着眼,脸色却异常凝重,皇后心下暗暗得意,表面上却一脸悲痛的劝慰:“皇上,您也别生气,贵妃妹子她也不知道会这样。”

    一旁的德妃鄙视的看了眼地上依旧失神哭泣的贵妃,也是附和道:“是啊皇上,想必贵妃姐姐也是不清楚才惹出这事,还望皇上明鉴。”

    “行了,朕知道!”没等其他妃子劝慰,皇上已经阴沉的开口,盯着地上的贵妃,“先前的太医呢?你不是说先前有个太医给你看,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