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上,臣妾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皇上。”贵妃泪流满面的爬过来,一脸悲痛的解释,“先前臣妾吃了些东西就突然想呕吐,又恰好来了个太医,臣妾就让他看,他说臣妾……之后就成这样了。皇上,臣妾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啊皇上。”

    众人一听,心下了然,想比是被人陷害了吧,这后宫之中怎么会有太医随处可见?可笑的是,贵妃居然还轻易相信,而且第一时间去告诉皇上,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皇上也是眉头一皱,知道贵妃确实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事到如今总得有个人出来承担罪责,不然这件事怎么处理?“哼,你可知道,这是欺君之罪,你知不知道!”

    被皇上大声喝诉,贵妃更是吓得不轻,拼命的磕头认错:“皇上饶命,臣妾错了,求皇上开恩!”

    旁边的皇后瞧着自己这个姐妹这么拼命,心里也慢慢不舒服了,总觉得好像自己在被人利用。不过转念又想,她的地位还是没有动摇,又是宽心了不少。同情的看着贵妃,叹了口气的求情:“皇上,依妾身看,就算了吧。”

    “皇上,啊,皇上!”

    还没等皇上开口,外边突出传来惊天的叫喊,众人都是吓了一跳,顺声望去,果然见到夏雪叶风风火火的跑进来。

    瞧见夏雪叶那妖艳的打扮,皇上没来由一抽,头皮发麻的转过头去,都有些不忍心再看了。他哪里不明白,分明是贼喊抓贼,来演戏了。

    “皇上,您放过贵妃姐姐吧!”不分青红皂白,夏雪叶一进来就悲痛的跪在皇上跟前,抓着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哭,“贵妃姐姐对皇上向来忠心耿耿,皇上您可不能就这么杀了姐姐啊。姐姐与我情同手足,皇上您怎么忍心杀害姐姐,我的姐姐啊!”

    听得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黑线,就连哭哭啼啼的贵妃都是忍不住抽搐。这说得好像她跟贵妃情如姐妹,同个爹娘生的一样。

    “皇上啊,您别杀姐姐啊!”夏雪叶依旧哭天抢地的悲痛大喊,死死抓住皇上的裤子拼命扯,差点没把他的裤裆给扯下来。当然,鼻涕眼泪自然忘不了往龙袍上擦,心里别提多得意。

    哈哈,老娘终于可以拿龙袍来当抹布了,噢耶!

    “行了行了!”实在看不下去了,皇上想抽腿回来,只是夏雪叶抓的实在太紧,没办法,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感觉小腿凉飕飕的,不用想也知道某女肯定故意退口水了!

    皇后也回过神来,看了眼皇上,见他不耐烦的样子才敢大喝:“夏妃,成何体统,还不快起来?”心里却是莫名,谁不知道夏妃跟贵妃矛盾多多,怎么这会儿就亲如姐妹了?

    “可是皇上,您要是杀了姐姐,我怎么办啊?”夏雪叶依然悲痛的大哭,看着都可怜,“姐姐与我情同手足,这后宫之内谁人不知?如今姐姐要走了,呜呜,我不活啦!”

    众人又是一阵黑线,一个个鄙视不已。谁不知道你跟贵妃闹得不死不休,居然还来个情同手足,丫的,脸皮也太厚了。而且众人实在不明白夏雪叶到底在搞什么鬼,没事给贵妃求情干啥?

    “谁说朕要杀人了?”憋着怒火,皇上很是不耐烦的站起,瞪着脚下的夏雪叶冷哼一声,却又转向了贵妃,顿了顿才抽着嘴角继续,“既然夏妃给你求情,此事就此揭过,日后谁也不许再提!”

    “谢皇上,谢皇上!”夏雪叶一激动,又是抓住皇上的裤子使劲擦鼻涕,当然,隐蔽的口水没少喷。丫的,死男人,看你还看骄傲,老娘吐你一身抽口水,丫的!

    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皇上挣脱夏雪叶离开,一个个都摸不着头脑。怎么感觉皇上有点怕夏妃?

    “嘿嘿,既然没事,那我先回去,众位姐姐,洗洗睡吧!”没等皇上消失,夏雪叶一边擦鼻涕一边蹦起,看都不看贵妃一眼便蹦了出去。

    这下众人更不明白了,你说你来哭闹一场就走,图个啥?

    走出去的夏雪叶却是阴阴一笑,想知道为什么?行,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万里晴空,后宫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昨日的风波沦为宫女太监们乐不彼此的议论话题,而作为主子的皇后等人,早就不干多提。

    贵妃宫中,贵妃依然面目憔悴的躺在床上,虚弱的身子上气不接下气,估摸着就要断气的样子。当然,一切都是装的,不然怎么有借口逃避?

    “哎哟,哎哟——”无痛呻吟,贵妃假装艰难翻了个身子,同时示意门口的宫女赶紧过来。那宫女也是机灵,赶忙快步走到床前。

    听到外边叽叽喳喳的声音,贵妃眉头一皱,左右看了一下,确信都是自己人才舒了口气的爬起。伸了伸懒腰,也不理会惊愕的宫女,冷声道:“看什么,还不快去找些吃的来?”

    “是,娘娘。”宫女显然是没想到贵妃这么大胆,居然敢装病。可惜的是,就算装病皇上也没来看。

    “等等!”没等宫女走几步,贵妃又喊住了她,很是不满的瞪眼,“外边怎么回事,叽叽喳喳的讨论什么呢?”

    嘴角微微一抽,宫女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有些不敢看贵妃的低着头,咬着嘴唇轻声回应:“娘娘,都在说昨天的事……”

    “……”提起昨日,贵妃就一阵无语,想要发火却又担心暴露,只能干瞪眼。这么憋闷的事情谁想经历?“都说些什么,说来听听!”

    听得贵妃阴沉的声音,宫女更是吓得不轻的跪下,浑身哆嗦小心的回答:“他们说,您和夏妃情如姐妹,以往之所以争来争去,只不过是姐妹情深而已。”

    “什么?!”这话让贵妃的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愤恨的站起,一脸铁青的咬着牙关,“还说了什么?”

    她跟夏妃情如姐妹?我呸!若不是那该死的夏妃,她会落到这步田地?自打那该死的夏妃进了宫,她就没好日子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