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以往的后宫争斗都是纠缠不清,非得将一大帮人拉进去弄得混乱不堪。现在倒好,一人解决,半天了事。嗯,这招真猛!

    夏雪叶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乐死,直接找一帮男人把他的妃子们全都上了算!

    涧夕宫大殿,死静。

    德公公小心翼翼的低着头瞥着夏雪叶,见她没半点异样,不祥的预感直冲心头。“娘娘,没事那奴才先告退了!”

    “哦,走吧。”夏雪叶若无其事的淡然说道,仿佛方才德公公说的都不是事儿。只是德公公刚刚转身,夏雪叶又来了句,“小李子,送一头母猪过去给皇上!”

    一个踉跄,德公公险些没有摔倒,还好旁边的随从及时上前扶住。没再敢回头,打折冷颤的快步离开。皇上啊,您不是不知道夏妃娘娘的性子,怎么能容忍皇上突然说不来了。女人嘛,总爱吃醋。

    等德公公离开,小椅子缩着脖子走上前小心问道:“娘娘,真要给皇上送母猪?”

    这话一出,一旁的霜儿立即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骂道:“你傻啊,母猪都被打入冷宫了,怎么送?是吧,娘娘?”

    听霜儿这话,夏雪叶立马来了精神:“还是丫头聪明。哎呀,宫里少了一头母猪,这下不好耍咯!”哼哼,贵妃很牛叉?不好意思,照样是冷宫的料!

    “对了小椅子,德妃娘娘说了什么没?”

    愣是没反应的小椅子立即上前:“哦,德妃娘娘说了,娘娘您这招真狠,不过要小心些,别惹了麻烦。德妃娘娘还说了,贵妃家底不弱,让您加以防范。”

    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夏雪叶不得不感叹,德妃这人确实缜密,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把贵妃送入冷宫。不过夏雪叶也不担心,反正后边擦屁股的事情有文宣王处理,相信这个风流王爷虽然猥琐,但做事还是有些头脑的。

    转念又想,方才皇上让德公公传来的话里没提过关于贵妃这件事的任何一个字,难不成他不生气?不生气干嘛让她独守空床?哼哼,臭男人,让你以后不用伺候母猪你还不乐意。

    “皇后娘娘驾到!”

    外边传来太监的高昂声,夏雪叶眉头一皱,这都已经入夜,怎么皇后还过来?不是说入了夜,妃子们不得随意走动,怎么皇后是例外?

    不及细想,赶忙起身迎了出去,怎么说人家现在也是老大,虽然心里不服气。“皇后姐姐安好!”

    “嗯,起来吧!”还没下轿子,皇后便用她惯有的阴沉声音回应,鼻音显得尤为的重,仿佛在炫耀她天生的霸气。不过这种霸气对夏雪叶来说简直就是——王八之气!

    刻意的让皇后走在前头,夏雪叶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皇后的背影,心头又是一阵暗骂。这丫的穿得虽然华丽,但身材真不怎么样,咪咪都没见凸起,难道是哪个国家的太平公主?

    前边的皇后突然停了下来,夏雪叶差点没撞上去。靠近皇后的身子,假装努力的吸了口气,很是羡慕的说道:“姐姐,您真香,难怪皇上会喜欢您呢。”

    本来还对夏雪叶靠得那么近很不满,但听得此话,皇后就乐开了花,不动声色的带了几分笑意的点头:“嗯,你倒是有眼光。”

    其实,夏雪叶很想告诉她,姐姐,你的狐臭味道真浓!

    进了大殿,夏雪叶自然的让出了正位,更是让皇后满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希妹妹,本宫此次前来其实也没什么事。今日的事你也听说了吧?”

    见她听着自己,夏雪叶哪里还不明白,是想来质问?不动声色的点头,一脸惋惜外加悲痛的叹息:“哎,真没想到贵妃姐姐居然……哎,当真是痛煞我也!”

    后边的霜儿差点没笑出来,这不是贼喊抓贼么?

    皇后也是微微抽搐嘴角,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继续问道:“对这件事,你有何看法?”话刚说完就后悔了,还能有啥看法?

    果然,夏雪叶又是悲痛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坐着悲凉动人的样子:“姐姐,说实话,妹妹心痛啊。您说咱们一起伺候皇上,虽说皇上日理万机难得来宠幸一次,可也不能不守妇道不重伦理,这……哎,妹妹当真是心痛啊!”

    顿了顿,夏雪叶又道:“虽说贵妃姐姐与我矛盾颇多,但那也都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她居然私底下养了人,我这个做妹妹的……哎,不说了不说了,呜呜!”

    满脸抽搐的看着夏雪叶低头抽泣,皇后正想问一句,真不是你做的?可终究还是没敢开口,万一不是那可就麻烦了。眼下夏妃正得皇上恩宠,先稳住再说。“哎,本宫也是没想到竟然出了这趟事,如今后宫人心惶惶,只怕会惹来居心叵测之人的利用。”

    “姐姐您放心,妹妹一定安守本分,好好伺候皇上!”夏雪叶抬起头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的尤为可怜。明明手中有手帕,就是不用,怎么着!

    实在看不下去了,皇后摆了摆手:“你也别伤心,本宫也没说你什么。行了行了,先擦擦。”

    “谢谢姐姐。”夏雪叶一听,赶忙把脸上的口水擦赶紧。丫的,老娘低头就吐了这么多口水抹上去,容易么?“姐姐,皇上如今是不是很生气,要不您今夜去陪陪皇上?”

    这话倒是爱听,皇后极为赞赏夏雪叶能在这个时候说这话,甭管怎么装,突然冒出一句听得极为舒服的话真不容易。“哎,皇上如今正气在头上,谁也不见,本宫也没办法。行了,也没什么事,本宫就先回去了。”

    “不多坐坐?”夏雪叶很是“不舍”的挽留,但没等皇后回应又抢了话,“既然姐姐事务繁忙,那妹妹就不多耽误姐姐了。哎,可惜贵妃姐姐已经……哎……”

    在夏雪叶的悲痛叹息里,皇后已经忍不住快步走了出去。皇后可不笨,这件事肯定与夏雪叶有关,只是不知道她没出宫过又怎么弄来假太监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