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刻夏雪叶突然觉得前世的那些工作狂有多可怜,女人一辈子不就是为了爱么?

    也这是这一刻,夏雪叶突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得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就算他是皇上又如何,老娘拼了,一定要把他抢到手——他,只属于老娘的!

    下定了心,夏雪叶猛地点了一下头,狠狠的告诉自己:“夏雪叶,加油,为了爱,拼了!”说着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记住了,别睡一觉就忘记。”

    外边的霜儿有些愕然,不明所以的望着轿子的帘子,对夏雪叶的话摸不着头脑。或许,她还太小,没碰上可以让她明白的人吧……

    回到涧夕宫,夏雪叶一改从前睡懒觉的习惯,静静地坐在那儿皱眉寻思。这到让霜儿等人颇为奇怪,以前一回来就往床上滚,不是研究她的书就是补交,怎么今天这么奇怪?

    寻思一番,夏雪叶还是开口:“小椅子,看看宫内还有什么值钱的,给皇后娘娘送去一些。”

    小椅子一愣,不明所以的问道:“娘娘,您这是?”

    “贿赂!”夏雪叶半点掩饰都没有的阴笑,“老娘可不想当贵妃,不给她点‘好’印象怎么行。去,送一些首饰什么的,最好送几个金碗。”

    小椅子一抽,额头冷汗直冒:“娘娘,咱们宫里可没那么多钱啊,还金碗,娘娘,奴才吃饭的碗都一文钱一个而已。”

    “没钱?”这倒是让夏雪叶有些头疼了,想起自己只是排在最后的皇妃,又想到这些天好像除了从皇上那儿得到了些补品,什么都没有了。“哎呀,那你去找皇上要。”

    这下小椅子更是心惊胆战,弱弱的缩着脖子:“娘娘,您不会真要奴才去跟皇上要吧?”

    “是呀!”夏雪叶理所当然的点头,“他是我男人,不找他要钱找谁?去,没关系,他要敢不给,你直接就问他还是不是男人。”

    小椅子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居然让他去跟皇上要钱,而且还说问问皇上是不是男人,这不是找死吗?

    见他胆怯,夏雪叶一咬牙的凑到他的耳边呢喃了一句,小椅子疑惑不已:“这真的行么?到时候要是皇上真的怪罪下来,您可得护着奴才。”

    “放心吧,去吧!”夏雪叶信心满满的拍着胸口,“他要是敢说‘不’,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快去。”

    带着几分担忧几分期待几分困惑,小椅子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

    不出半个时辰,小椅子兴奋的抱着一个包袱蹦回来了。“娘娘,真的成了,哈哈,皇上还多给了几颗金豆子!”

    坐在那儿等候的夏雪叶一听,脸色瞬间一黑,蹦起来破口大骂:“你这丫的怎么这么笨,皇上送你你也要,这不是把我卖了吗?”

    小椅子很是委屈的缩着脖子:“我哪知道,再说了,您不一直都是皇上的人嘛。”

    “笨蛋!”夏雪叶又是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皇上说啥你也信,不是说让你告诉皇上,要是连老婆都养不起,还怎么养江山?”

    “我说了,”小椅子当真是委屈无比,“可是皇上说了,他不但养得起江山,就是您也能养得起,所以,多送了我一些金豆子,说是给您放床上滚一滚!”

    这话听得夏雪叶差点没气爆,这男人怎么这么精明,知道老娘是变相的骂他。丫的,不就是说他养不起老娘吗,至于拿金豆来让老娘滚?

    努力的平缓了一下心情,夏雪叶恨声道:“行了,你赶紧把这些东西拿去给皇后娘娘,还有,等会别急着回来,把这件事到处泄露出去。”

    小椅子一愣,呆头呆脑的张大了嘴。什么情况,光明正大的贿赂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歌功颂德?不明所以,也不敢多问,赶忙撒腿跑出去。

    总算又解决了一件事,夏雪叶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上床补觉了。可是,还没等她回房,身后便传来了德公公高亢的声音。“皇上驾到!”

    夏雪叶一愣,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想到已经整整一天没见人,夏雪叶颇为想念,当然,表面上不会表露出来。很是难得,夏雪叶竟然出去迎接了。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夏雪叶旁边的宫女太监一一跪下,大声嚷嚷。唯独夏雪叶依旧站着,眯眼盯着走下轿子的皇上。

    一瞧见日思夜想的女人,皇上立即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润了润喉的刚要来一句肉麻的话,对面的样子却抢了过去。

    “死鬼,你来干嘛?”

    这话一出,地上所有的人都忍不住一颤,险些没笑喷。皇上脸色一抽,很不自然的瞪了眼夏雪叶。这疯女人都不懂给朕一点面子?

    “呵呵,朕只是想来看看朕的爱妃,不行?”

    “行,随便。”夏雪叶懒得多说的转身走回大厅,走了两步突然意识到什么,回头狠狠瞪了眼皇上,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使劲扭着屁股和蛮腰离开。

    虽然夏雪叶身上的衣裳比较宽敞,但她扭得实在有些厉害,看的皇上邪火乱窜。吞了吞口说,露着几分淫光的快步跟上去。

    整个大殿只有夏雪叶跟皇上两个人,大门还关得严严实实的,要不是因为是大白天,别人还以为里边正在发生某些不可告人的大事呢。

    斜眼瞥着坐在旁边的皇上,见他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夏雪叶打了个冷颤道:“干嘛,今个儿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我?”

    回过神来,皇上依然带着笑意,死死的盯着她,应道:“爱妃,如今贵妃之位已经落空,你没兴趣?”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夏雪叶猛然抱胸:“别,我可不想当你的贵妃。切,你以为跟你上了两次床就是你的人,不可能!”

    皇上一抽,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又恢复了许久没见的邪魅与冰冷,微微凑上前冷声道:“朕说你是朕的女人,你就是,谁也抢不走!”

    夏雪叶没想到他这么霸道,心儿反倒有些发颤。不过嘴上功夫可不能差,两眼泛白的与他对视:“切,死鬼,一边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