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上突然起身扑上来,夏雪叶一个没注意的竟是被他死死压在了椅子上。一边挣扎一边抬头,触碰他炙热的目光,夏雪叶吓了一大跳:“你干嘛,死鬼,放开我。”

    “嘿嘿,朕不放,你怎么样?”皇上邪笑的凑上去,不顾夏雪叶的挣扎死死的封住了她冰冷的唇。夏雪叶刚开始还紧咬着牙抗拒,但等他的舌头不停给她刷牙,她也忍不住张嘴了。

    一见她逢迎,皇上更是得意,松开她的双手,不安分的摸索她身上的衣服。偏偏正火热朝天的时候,夏雪叶的身子突然一震,死死的咬住他的舌头,同时双手隔着裤子狠狠卡住他的双腿之间。

    感觉身体被攻击,皇上也是猛然一震,瞪大了眼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分明见到了她眼睛里闪过的几分肆虐……

    “哼哼,敢欺负老娘?”一边咬着皇上,夏雪叶一边得意的哼哼,尽管脸色红晕未消,两手也一直抓着某男的要害。

    皇上并没有说话,只是翻白眼的斜着她,心头却是暗恨。这疯女人怎么到了床上就这么生猛,招招致命啊。不过还是趁着夏雪叶不注意的从她嘴里挣脱,同时快速的把她压在身下。“哼哼,居然敢咬朕,看朕怎么收拾你。”

    “啊……哈哈……”被皇上挠痒痒,夏雪叶哪里忍得住,赶紧把藏在他裤裆里边的手收回来抵抗。而皇上见她终于松手,更是邪笑的压上去,一边挠痒一边脱衣服。

    很快,夏雪叶便衣冠不整的展现在皇上的面前,已经到了这份上,她自然不会再害羞,反正也是摸黑,随便抓。很快,在她的挑拨下,房间里便传来了哼哼啊啊的声音……

    小半个时辰后,夏雪叶香汗淋漓的趴在男人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脸上却难以掩饰幸福的满足。

    其实夏雪叶要求的真不多,只是想要一个男人陪着她过日子而已。但也正是这种要求,对于皇上来说却也是最难以实现的。他是皇帝,对她专一,似乎不太可能。

    “对了,”皇上突然爬了起来,让她依旧趴在自己的身上,“贵妃之位如今已经空缺,你没有想法?”

    夏雪叶没有丝毫的心动,依旧紧紧的靠着他,生怕他跑了一般。

    皇上见状,继续道:“爱妃,要不,你来做贵妃?嘿嘿,如此一来,朕也算安心了些。”皇上又何尝不明白夏雪叶一而再再而三与他作对,只不过是想得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而已。

    “不要,我在这挺好。”很难得,夏雪叶轻柔的抬头,清纯的泛着眼看着他,有些眷恋,却又有些记恨。为什么他偏偏是皇上?

    “真不要?”皇上有些意外,没想到她居然不乐意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这疯女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自然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想问题。

    “不要!”夏雪叶坚定的点头,伸手抚摸着他稍微突起的****,嗯,不错,很滑很结实!“喂,男人,你就不怕我当了贵妃又想当皇后?”

    皇上听着嘴角不自然一抽,他还真有点害怕。这女人虽然疯疯癫癫,但做事之狠辣绝对少有,万一真要将后宫给惹得一团糟,日后还怎么处理?

    可是,说出的话他还能收回?怎么说也是个皇上,君无戏言。而且他也是希望夏雪叶能安安分分的守在后宫,别老是给他惹麻烦。

    “爱妃,朕不希望看到有一天后宫鸡犬不宁,朕更不希望有一天你我会危难。”

    “切,”夏雪叶忍不住翻白眼,这丫的说话真是不腰疼,让老娘跟几十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你丫的咋不去死?“这里是女人的地盘,女人之间的事轮得到你管?”

    “这也是朕的地盘!”皇上有些不满的皱眉,低头冷冷的瞪着她。

    夏雪叶也没再反驳,只是耸了耸肩的继续趴着。死男人,不就是说了一句不爱听的话,至于这么生气吗。

    平缓了一下,皇上吐了口气道:“爱妃,朕也知道你希望朕天天来,但朕……”

    “得了,别说了!”提到这个,夏雪叶很是不乐意的爬起,光溜溜的在他跟前晃荡,“说了这些事你先别管,又不是你我说的算。”

    跳下床,光明正大的当着皇上的面蹲在夜壶上,哗啦哗啦的声音倒是让他瞬间脸颊通红。这女人怎么都不知道羞耻,这么引诱的动作也做得出。

    爬上床,继续把他推倒,严严实实的趴在他的胸口睡大觉。其实夏雪叶又何尝想跟那些人争来争去,但她不希望自己跟一帮女人共用一个男人。她的身体是这个朝代,灵魂却是活生生的现代,她可以接受偷情或者小三,但不能接受一夫多妻。

    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被人动了一下,夏雪叶也知道,皇上要起来上早朝了。眼睛都不睁,抓着被子蒙头继续睡,含含糊糊喊了一句:“多注意休息!”

    正在穿衣的皇上听得此话倒是一愣,昨晚确实有些不快,却没想到这女人还能关心他。他很不喜欢夏雪叶总是把后宫弄得一团糟,他不希望自己的后宫成为别人唾弃的痕迹。可正如夏雪叶所说,就算他在努力,这里依然是女人的地盘。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就意味着有斗争,他那什么阻止这些女人的争斗?

    一世苦恼,皇上没来由叹了口气,轻声喊了外边的太监进来给他穿衣,很快便离开了房屋。

    等皇上走了一阵,床上的夏雪叶突然掀开了被子痴痴的望着门口,疲惫的嘴角带了几分凛然与凄美,眼角竟是忍不住湿润起来。

    坚强是一回事,但面对又是一回事。不在乎是假的,在乎了才会伤心。

    狠狠吸了一口气,夏雪叶揉了揉酸痛的鼻子,低声自语:“哭毛啊,只要把其他妃子全都赶走,他还能不是你的?丫的,大不了到时找个忘情汤给他喝,直接把他调|教成现代人,哼哼!”

    话虽如此,但夏雪叶还是忍不住有些伤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