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不明白“复印”是什么意思,但太上皇知道,这丫头的脑子里肯定还有其他更宝贵的东西。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她却不说话。看来这妃子选对了,皇儿的江山腾飞之日不远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夏雪叶却打了个冷战的往后缩,双手抱胸警惕道:“老爸,你别乱来,我可是你儿子的媳妇,你亲儿媳妇……”

    嘴角又是一抽,太上皇回了神的收起书册,很是欣慰的点头。“你倒是精明,这些日子在后宫闹得不轻吧?呵呵,如今要了朕的花,却又送来这东西……行,朕开心。”顿了顿,“对了,你没跟皇上一起探讨探讨?”

    提起自己的男人,夏雪叶很是不满:“他整天就知道忙,工作狂一个,哪有时间。切,老爸,不说他了,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

    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太上皇总算听明白了“吃饭”两个字,犹豫了几分还是点头。“嗯,行,朕今日就准许你在这用膳。”扭头冲着四周的太监轻声喊道,“来人,今日朕与朕的儿媳妇在此用膳,你们快去准备。”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大惊不已。要知道,这院子可是太上皇的私人领地,就连皇上都没能在这吃过饭,更别提皇后这些妃子了。更为重要的是,刚刚太上皇并没有叫“夏妃”,而是用了一个俗不可耐的词——儿媳妇。

    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人十有八九也都与其他大臣有些瓜葛,自然明白一向严谨的太上皇能说出这话定是不易。眼下,夏妃竟然得到了太上皇的再次许肯——就连皇后都没得到过这个称呼!

    这下众人疑惑了,夏妃送的到底什么东西,让太上皇这般高兴?

    养宜宫,后院里。

    夏雪叶翘着二郎腿的撕咬手中鸡块,毫不在意对面老头子那张苦瓜脸。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丫丫的,老头子的饭菜就是好吃!

    看她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太上皇不得不苦笑的摇头。这儿媳妇实在太可怕,外表跟她的内心相差太大。

    不过想想她给自己的东西,太上皇也忍了。这丫头日后必有用处,将来让她帮助皇上,指不定真能创出一片另类的天空来。

    想到此处,太上皇没来由路出几分奸计的阴笑,示意旁边的宫女给夏雪叶夹菜。有追求就好,就怕夏雪叶她没追求,那就没办法拴住她。

    “来来来,多吃点,吃了才有精力给朕生个孙儿,呵呵。”

    对于老头子的热情,夏雪叶倒也没在意,神经大条的她可不会去想那么多,反正有吃有喝就行。“嘿嘿,老爸,你真够意思,来,一口吹!”

    惊愕的看着她用油腻的手捧起酒杯,太上皇不自然一抽,吃了饭还要喝酒?没等他反应,夏雪叶已经把酒一口灌下去,爽快的叹了口气后才继续埋头苦干。

    太上皇真想教导她几句司礼,自是每次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停住了。这样不挺好的吗,在这后宫内能有这么畅快的人,多难得。

    可是他不知道,此刻夏雪叶虽然低头,心里却是急得冷汗直冒。

    完了完了,不会这老头子喜欢上老娘了吧?这不行啊,老娘是他儿媳妇,不能这么重口味啊!该死的,赶紧低头,别让他含情脉脉的看着!

    太上皇要是知道她的念头,肯定会当场气得白发横生……

    这边倒是高兴,另一边却郁闷了。听着探子的汇报,皇后当真有些恼火,狠狠捶打一下床榻,冷声道:“就知道这夏妃不安分,哼!”

    她又何尝不喜欢那多耀眼的花,只是知道它的名贵,从来不敢开口而已。更让她气恼的是,夏雪叶居然博得了太上皇开口喊她“儿媳妇”,这得多大的赞赏啊!

    回头再想以前贵妃被阴,皇后更是忌惮。万一有一日夏雪叶也这般阴了她,那还得了?

    “不行,必须除掉她,哼!”咬牙切齿,皇后还是下了定论。当然,以她的身份,不可能亲自动手。微微扬着嘴角的眯着眼盯着大厅外,借刀杀人……

    恰在此时,外边跑进来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上前附到她的耳边轻声呢喃了句,皇后豁然站起,脸上的狠辣与记恨更为浓烈。

    该死的夏妃,竟敢抢了本宫的风头!

    “娘娘,柔妃娘娘来了!”尽管被吓得不轻,但那个太监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

    “让她进来!”平缓了一下怒火,皇后面无表情的坐下,心头却开始盘算起来。柔妃是第二十个皇妃,怎么也比夏妃排在前头,如果好好利用一番……

    等她回神,柔妃已经走了进来,却是一个长得微胖的女子,脸上总挂着亲切的微笑。但认识她的人都知道,此女狠辣无比,早在没出阁之前就已经是名动全城的骇女。

    “参见皇后姐姐!”柔妃向来不怎么服从皇后,在后宫也算是第三派的代表。不过在这节骨眼儿上,她也不得不向皇后作揖请安。

    “免礼。”皇后趁着声音的打量着她,“怎么今个儿有空来本宫这?”

    “姐姐,”柔妃微笑的走了上前,“您也该听说了吧?夏妃这分明是抢了您的风头。虽然如今您已经是皇后,可保不准哪日皇上对您厌倦了,废后重立!”

    后边那四个字咬得尤为的重,眼睛直勾勾的瞥着皇后,嘴角却挂着几分阴险的邪笑。

    听得此话,皇后还是忍不住心头暗惊。是啊,如今她可是利用这职位给了家族不少好处,若他日皇上真的动怒,难保不会废后。而且如今夏妃这般得宠,绝对是前无古人,不得不让她担忧。

    不过,表面上皇后还是冷冷一笑,恨声道:“你就为了蛊惑本宫?本宫倒也是有自知之明,皇上宠爱谁本宫可管不着,你若是看不顺眼,自个儿去找皇上便是。”

    “咯咯,姐姐,您说哪里去了。”柔妃颇为讥笑的掩着嘴,心头却是暗骂。死老太婆,若不是摸清你的底细,还真被你糊弄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