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姐姐,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听说夏妃妹妹这些日子深得皇上宠爱,今日还得了太上皇他老人家的青睐,我可没这等福分。咯咯,姐姐,那便不多打扰了,我还得给其他姐姐们请安呢。”

    保持着一贯的阴冷盯着柔妃出去,皇后的脸色有些难看。本来还想利用一下柔妃,可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便转身走人,明摆着是来看笑话。该死的柔妃,真当本宫不敢动你?

    可柔妃说的确实在理,听得皇后心里慎得慌。“不行,得想想办法,既不能让皇上怀疑到本宫,又能除掉夏妃……”

    与此同时,夏雪叶却哼着小调抱着花盆从养宜宫悠然的走了出来。老头子还是给面子,不但让她吃了一顿饱饭,饭后还赐了她一壶酒。算了,席间他那暧昧的目光就当没看见,咱坐一会貂蝉又何妨。

    旁边跟着的霜儿却不解的凑上去:“娘娘,为何一定要走着回去?这风风光光的,影响多不好。”

    “死丫头,你懂什么。”夏雪叶狠狠瞪了眼,“我就是要让她们看到,哼哼……她们要是看不到怎么找上门来?”

    夏雪叶自然知道自己方才在养宜宫得到的肯定已经传遍整个后宫,只怕就连皇上那个臭男人都听到了。所以,她要引蛇出洞,不能一直处于暗处。

    这后宫争斗的阴险狡诈可不比前世****争斗来的直接,前世身为黑妞她是没少砍人。但这种斗争,步步惊心,由不得她不谨慎。

    当然,她也没有畏惧,后宫也就那么几个人敢动她,为首的估计也就皇后那个黄脸婆了。或许其他人会暗中使诈,但只要限制皇后,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也不是不可能。

    夏雪叶可不是傻子,这些天后宫太过于平静,她自然明白这分明是在酝酿更大的暴风雨。不过,既然能整了一个贵妃,还怕一个皇后?

    毫无疑问,整整半个月皇上每天晚上都往夏雪叶床上爬,当然,夏雪叶可没那么猛的跟他夜夜笙歌,这男人想来她有什么办法。饶是如此,夏雪叶还是很快的沦陷了。

    床上,地板上,就连桌子都不放过,每一处都有他们留下的痕迹。在夏雪叶的调|教下,可以说本来笨拙的皇上如今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本来身为帝王就对御|女之术精通无比,现在的皇上更是花样百出,每一招都把夏雪叶给弄得惨叫无比。

    这天,两人更是疯狂,竟然在龙榻上办事!

    “嗯,你是在太坏了,嗯!”搂着皇上的脖子,衣冠不整的坐在他的大腿上,随着他的上下浮动而哼啊,夏雪叶面色红潮、风情万种的瞥着怀里的男人。

    皇上似乎很喜欢这种刺激,也不知道发了哪门子的疯,竟然不顾什么礼仪道德的在这大白天就敢跟她乱来。不过既然已经做了,他也没去多想,邪笑的搂着她的要继续努力冲刺。

    尽管两人很小声,但是守在外边的德公公还是听得出里边到底发生什么,惨不忍睹的撇过头去,一脸痛苦的扭曲着脸颊。

    伤风败俗,简直是伤风败俗,皇上怎么能在龙榻上跟娘娘乱来。这夏妃娘娘倒也是厉害,这些日子都把皇上的魂儿给勾住了,其他妃子如今倒是想得到皇上恩宠,可惜皇上都不理不睬。

    正想着,里边突然传来夏雪叶触不及防的一声尖叫,更是让德公公浑身哆嗦的四处张望。幸好侍卫都遣散了,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战斗结束,夏雪叶依然坐在皇上的大腿上,气喘吁吁的红着脸瞪着他:“跟头牛一样,也不知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厉害。噢,幸好我这些天安全期,不然,哼哼……”

    皇上当然不知道什么安全期,阴阴一笑:“嘿嘿,昨夜你可是说朕不行,如今怎么样?”扫了眼痕迹斑驳的龙榻,心头暗暗后悔。他一眼也没这么风流成性,难不成如今也变成昏君了?

    浑身无力的挂在他的身子,也没让他从自己的身体退出,夏雪叶有些无奈的轻声叹了口气。很快又掩饰了过去,骂道:“说你不行你就一定要重来啊?切,死男人。”

    语气里透着无尽的眷恋与不舍。她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心动,即便在前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偏偏,这个男人确实一个皇帝,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就现在的情况,她不可能独霸于他。

    “这两天我要来例假,你别再来找我。”虽然很不愿意,但夏雪叶还是开口了。见他不解,夏雪叶勉强抿嘴,“例假都不懂?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嘛,哪像你们男人天天爽歪歪。”

    “哦,呵呵。”皇上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说的是女人那点事儿,“放心,朕最疼你,你乖乖给朕生个胖胖皇儿吧,嘿嘿。”

    “我才不要跟你生……啊!”没等夏雪叶说完,皇上又开始运动起来,吓得她脸色苍白的想要挣脱,只是皇上死死的搂着她不放。没办法,慢慢的夏雪叶又沦陷了。

    这些天以来夏雪叶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与太上皇越来越聊得来,而且太上皇很明显有栽培她的意思。跟皇上就更不用说了,牢牢地扣住了他的心。

    本来夏雪叶并不希望这样,但随着皇上每天都过去与她嘻嘻哈哈,慢慢的她也情不自禁了。这男人表面上邪恶无比,其实单纯得很,连老汉推车都不会!

    她知道,这样一定会引来很多人的不满,尤其是皇后这些后宫大佬,现在肯定是恨死她了。可是这玩意实在太有意思了,热恋中的夏雪叶可没心思理会那么多。

    一直与皇上缠绵了一个时辰,夏雪叶才双腿发软的坐着轿子回去。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放|荡不羁,居然能粘着一个男人一整天,当真是奇迹。

    目送着夏雪叶离开,德公公暗吐了口气,颇为无奈的暗自摇头。在这样下去要真出了什么事,夏妃娘娘肯定会被世人唾骂。江山一旦落寞,美人终究成为借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