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长点心的人都能想到,皇后肯定已经拉拢了柔妃。

    “丫的,这娘们怎么这么烦人。”夏雪叶也忍不住鄙视,“也不知道柔妃到底得到了什么好处,竟然肯给皇后当替死鬼。依我看,皇后的目的是想要打压我,哼哼……”

    夏雪叶可不笨,皇后这招借刀杀人,分明是想要引蛇出洞,想将她给搀和进去,好让皇上对她反感。这算盘倒是挺好,知道夏雪叶会坐不住。

    “走,双姐,咱们也去看看。”

    德妃却有些皱眉:“小夕,我看你还是别去了。”

    “哎呀,怕啥!”夏雪叶可不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将皇后的阴谋给逼出来又何妨?

    无奈,德妃也只得与夏雪叶一同前往贤妃宫,心头暗暗祈祷,这回可别闹出什么乱子,若是又有人进了冷宫,只怕后宫彻底乱了。

    两人刚刚起步,东宫皇后那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冷冷一笑,皇后对柔妃很是满意。

    夏妃啊夏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怕这次你脱不了干系了!

    而以此同时,正坐在前往贤妃宫的轿子中,皇上却有些苦恼的揉着太阳穴。自打夏妃进攻,后宫事端越来越多,真是头疼。

    可是一想到夏妃那甜蜜蜜的微笑,皇上也忍不住路出几分笑容。他也知道自己已经迷失,却又无法自拔。该死的,难道江山与美人不可同得?又不是乱世,也不需要上战场,为何他一个帝皇却不能有爱情?

    这些日子虽然由于夏雪叶的例假而没能缠绵,但皇上还是天天晚上都过去一趟。当然,也每天都被扫出门,借口就是,怕他忍不住来个重口味。

    恋爱,这两个字还是从夏雪叶的口中知道。听着她对恋爱的描述,皇上也有些向往。自由自在,多好……当然,他可不会认为比当皇帝好!

    正想着,外边德公公的声音传来:“皇上,夏妃娘娘也来了……”

    听得此话,皇上立即眼前一亮,已经一天没见人,她怎么也来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不知道她的例假过了没有……

    “参见皇上!”

    皇上刚刚从轿子里下来,德妃等人立即跪下请安,顺势也将不情不愿的夏雪叶给扯下去了。

    瞧了眼夏雪叶,恰好见到她微微抬头翻白眼,皇上心头暗暗叫苦。这疯女人只怕又在想些什么鬼主意,指不定等会还想着怎么整治自己。“平身吧!”

    “谢皇上!”第一个蹦起来的自然是夏雪叶了,她可没有卑躬屈膝的爱好。同样是人,凭什么要给他下跪?

    再次瞥了眼夏雪叶那心不在焉的样子,皇上更是暗暗无奈,所谓知书达理,怎么这女人都没听说过吗?“走吧,进去看看。”

    虽然很想上去与他并排着走,但夏雪叶也知道不是乱来的时候,只得与德妃跟在后方。

    翻白眼的瞥了眼皇上有些扭曲的屁屁,夏雪叶忍不住凑到德妃耳边轻声道:“嘿,你有没有发现,皇上越来越sao,屁股跟女的一样。”

    声音不高不低,恰好可以让德妃听得清清楚楚,惹得她忍不住看了眼,脸色瞬间通红。嗔怪的低声骂道:“你找死啊,他可是皇上……而且再sao也是你男人,咯咯!”

    “咳咳!”听到后边叽叽喳喳,皇上忍不住假声咳嗽几下,想要回头却又放不下面子。

    夏雪叶见状更是鄙视,女人说话也偷听,这家伙怎么当皇帝的,感觉越来越像个小男孩。虽然在别人眼里一副凶神恶煞的,可在她面前就一典型什么不懂的小笨男。

    刚踏步进院子便听到了里边嘤嘤切切的哭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贤妃受了委屈。这声音听得皇上头皮有些发麻,他与贤妃也不过有过一两夜的恩怨罢了。

    来到大厅果然见到贤妃趴在一个宫女怀里抽泣,看得当真是楚楚可怜。皇上回头看了眼德妃,德妃立即会意的快步上前安慰。

    安抚了好一会,贤妃才脸色苍白的带着泪花给皇上请安,那一抽一抽的,夏雪叶真怕她不小心给抽过去。不过夏雪叶可不打算插手,管闲事也得看看有没有兴趣。

    “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皇上脸色颇为阴沉的扫着跟前的贤妃,心中也猜到了几分。

    可没等贤妃多说,夏雪叶已经偷偷从侧门溜走,她可没兴趣听这些无聊的事情,还是去看看贤妃的花园里有没有什么名花。听说贤妃最喜欢养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等夏雪叶失望而归之时,大厅内又是一片寂静,一个个脸色极为难看,尤其是皇上那猪肝脸,看得她都有些心疼。忍不住,还是开口了:“没事了?哦,没事那我们走吧。”

    这话说得德妃差点没被吓死,也不看看皇上那脸色有多难看,能没事吗?不过她也只能干着急,因为皇上已经狠狠瞪着夏雪叶了。

    夏雪叶可不害怕,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坐到一旁,抓起一个水果翘起二郎腿看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必要为了贤妃这个不熟的朋友与皇后直接扛上。

    只见皇上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此事到此为止,柔妃那儿朕会替你出头,这些日子你安心养病便是。”

    “谢皇上!”贤妃自然明白,柔妃背后肯定是有人支持,所以并不敢多追究。虽说受了委屈,但柔妃想必也不好过,至少皇上对她的印象已经降低了几分。

    只是她也不想想,皇上本身对柔妃就没什么好感,而皇上也不可能真的拿柔妃怎么样,挺多事骂几句罢了。如此一来,柔妃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哎呀,要我说没事就撤了吧。”听得实在有些不耐烦,夏雪叶咬了一口水果站起,“贤妃姐,你也别哭,大不了哪天骂回来就是了。”

    话音刚落,皇上立即不满的瞪着她,让她不由缩了缩脖子。“我又没说错……哎呀,行了,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我走了,有什么事通知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