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嗯嗯嗯,是!”躲在门口偷看的文宣王早就口水哗啦横流,两眼色眯眯的迸射绿光盯着躲在夏雪叶身后的几个宫女,努力的弯着腰控制自己的邪火,却又恨不得冲上去把她们全都放倒。

    我滴娘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一帮宫女在一起这么耐看,看看那胸,看看那屁股……啧啧,尤其是皇嫂的,啧啧,细皮嫩肉的……

    “再看等会我告诉你老哥!”夏雪叶毫不客气的狠狠瞪了眼,却又故意扭了扭蛮腰,更是惹火异常。

    文宣王真恨不得扑上去,什么也不管的直接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可惜,想到上头的老哥,不得不艰难的咽了口沫子转身走人。该死的,她是俺们的皇嫂,动不得啊!

    看见王爷吃瘪离开,几个宫女都是笑了起来。王爷最近在这儿可是风头颇盛,毫无威严可讲,无论宫女太监,一个个都跟他嬉皮笑脸的。可这家伙就怕娘娘,只要娘娘一瞪眼,啥事不敢说。

    对于文宣王这种货色,夏雪叶自然摸得一清二楚,就这小痞子还能翻天不成?哼哼,小猴子,你是逃不出老娘的五指山滴!

    回过神来,夏雪叶瞪了眼还在嬉笑的众位宫女,笑骂道:“笑什么笑,改日将你们全部嫁给王爷,看你们还笑得出来。”

    这话可是将众人给闹了一个大红脸,她们可没有这么开放,谈婚论嫁这种事哪是她们做得了主的。不过她们做不了主,夏雪叶可以替她们做主啊!

    又是练了一会,确信已经差不多了,夏雪叶才让宫女们离开,自己则是走到前院审视一番。两手搭在身后,迈着外八步,大摇大摆的穿梭过已经布置得差不多的前院,十足的大领导审查。

    “娘娘,您怎么来啦?”正在忙活的小椅子见她走来,赶紧擦汗迎了上去。

    “怎么样,累不累?”夏雪叶微笑的打量着他,心想这小子倒是能干,若是日后当了总管,肯定是名流千古的能干总管。

    “不累,嘿嘿!”小椅子很是高兴的咧着嘴应道,心里当真是感激无比。若不是娘娘给了这次的机会,他真没这等机会展示自己。这份知遇之恩,自然不会忘怀。

    “嗯,不错不错,好好干!”夏雪叶重重的拍着他的肩膀,却又嫉妒鄙视自己。丫的,这话怎么听得别扭,好多年都没说了。哎,当领导真心不容易,还得把话背熟才行。

    扫了眼前院,大部分都还是按照她的设想布置,让她更是满意。虽然与院子的布局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这并不影响夏雪叶的心情。这年头讲究的就是古今结合嘛,在这么古老的地方加上一些新元素,不挺好?

    对于今夜的寿宴,夏雪叶当真有些期待。听说皇宫大臣都来她这个涧夕宫,实在是罕见。以前皇家寿宴,无一不是交由内务府办理,如今倒好,竟然到她的小狗窝里了——没办法,皇上拗不过她,只能答应在这了。

    当然,她对皇后也是有所戒备了,这丫的肯定不会这么容易让她办成功。哎,就为了一个男人争来争去,有意思吗?

    夜幕降临,皇宫内却热闹非凡,大臣们兴高采烈的往涧夕宫走去,三五成群,议论纷纷。毫无疑问,最感兴趣的莫过于皇上竟然安排太上皇的寿宴在涧夕宫,简直太宠溺夏妃了。

    不过,对于夏妃到底能将寿宴办得怎么样,他们也是颇为期待。后宫争斗繁多,谁人不知道,夏妃却躲过了皇后等人,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当然,眼下最热议的话题并非夏妃,而是汉王!

    汉王归京,这意味着又将是一场明争暗斗,王权之争依然未结束!自当今君王天落登基以来,许多大臣已经忘了王权争斗。如今汉王归来,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警钟。

    汉王位高权重,只怕对皇上不见得有多尊敬,若非太上皇还在,估计早就谋朝篡位了。汉王之心,人人皆知,却又无能为力。太上皇镇压了多少年,却依然拿他没办法。

    假若有一日太上皇西归,只怕皇朝又将掀起惊涛骇浪。幸好,太上皇如今身体安康,想来也还能稳坐一些年呢。等到太上皇真的西去,皇上也日渐成熟,而汉王也老了。

    议论中,不少权高位重大臣已经来到涧夕宫大门外,却被小椅子等人给拦住了。

    “众位大人,实在是娘娘吩咐,等皇上和太上皇来了才能进去,所以奴才多有得罪了!”

    听得此话,众人更是议论得热闹,尤其是那些地位比较高的,很是不满的叫嚣。只是想到皇上确实还没有到,不得不压下内心怒火。

    “怎么回事?”皇后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小椅子心头一惊,不慌不忙的迎了上去。瞧了眼,见柔妃与皇后走在一块,心头暗暗鄙视。

    皮笑肉不笑的微微哈腰,小椅子道:“参见皇后娘娘,柔妃娘娘。只这样的,我们夏妃娘娘说,得等太上皇他老人家来了才能进,所以还望皇后娘娘莫要责怪。”

    开口就抬出了太上皇,皇后纵然有一万个不满意也只能压在心里。没办法,太上皇他老人家对夏妃宠爱有加,这口气不得不咽下。

    幸好,德公公的声音很是及时的传来了。“上皇驾到!皇上驾到!”

    慌慌忙忙,众位大臣立马排成队伍前去迎接,而太上皇与皇上则是并排的走过来,身后却跟了一个中年男子,长得与太上皇颇为相似,想来就是汉王了。

    给太上皇请了安,也没说明情况,小椅子急忙冲着涧夕宫大声高喊:“寿星驾到!”

    砰!

    话音未落,空中瞬间炸开了一个艳丽的花朵,朵朵花瓣四处纷飞,着实让大臣们慌乱了一阵。那些护着皇上的侍卫更是紧张的将两人包围起来,整个现场混乱不堪。而皇后更是吓得尖声叫喊,恨不得躲进皇上的怀里。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声,空中五颜六色的花瓣飞落,而众人也镇定下来,一个个都是经验的望着天空。此刻正是黄昏时分,五彩缤纷,显得格外好看。

    咯吱!

    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让所有男人吞口水的一幕——对门,正好是个不大不小的舞台,台上一排女子半遮着面的含羞带涩看着门口。

    “哼!”皇后很是不满的冷哼,心里头却不得不佩服,这招确实够吸引人,知道这帮大臣最喜欢看美女。

    “恭祝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也不知何时,文宣王站在了门口,冲着外边的太上皇恭敬的跪下磕三个响头,随后又起身冲着里边大喊,“接寿星!”

    哗啦啦!

    又是一帮人跑了出来,并非清一色宫女,还夹杂了一些太监。宫女装成仙女的模样,而太监则装成童男的模样,纷纷挂着甜美微笑的迎了出来。站到太上皇两旁,一边撒着花篮中的花瓣,一边让出一条道来。

    见着场面,太上皇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这丫头……走,都进去吧。”

    众人听得却是真切,并没有叫夏妃,而是说这丫头——这明显着是对这样的安排格外满意,看来真应了传闻,夏妃确实深得太上皇喜爱。就连后方的汉王都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对自己的兄长可是清楚,从不会轻易放下架子。

    井然有序的进了院子,舞台上的舞女们也开始舞动起来,热辣辣的肚皮舞,看的那些大臣竟然撞在了一起。想看又不敢多看,只能微低着头偷偷瞥着。真是有味道!

    而院子里布局也让众人暗暗吃惊,花花绿绿,哪像是后宫,分明就是菜市场!不过,氛围倒是热闹得紧,总让人觉得开心异常。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台上,霜儿羞红着脸的走出人群,用她甜美的声音唱了起来。玲珑慢慢的声音,更是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呵呵,这丫头,没想到歌唱得倒是挺好。”太上皇乐呵呵的笑道,而前头又走来几个太监,却是抬着一张平实朴素的太公椅子。瞧了眼,太上皇眉头微微皱起,却又很快展开。确实老了,不服老不行!

    “恭迎寿星上座,享百年清福!”从太监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众人颇为惊讶,本来还觉得这太公椅太显老,没想到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也没再多想,太上皇便坐了上去,不想差点没摔倒。原来,那椅子并不稳定,摇摇曳曳,甚是吓人。微微适应,太上皇又是乐呵起来。“呵呵,这椅子真不错,坐着舒服咧。好,朕今天就好好享受一番,呵呵!”

    这可是夏雪叶花费了好些天才秘密研究出来的,再怎么说前世坐过的椅子也不少,弄个舒服一点的椅子很难?再说又不用她动手,只要画图就行。

    见太上皇总是乐呵着,皇后更是嫉妒不已,真有些后悔当初为何将这份肥差交给夏妃。真没想到太上皇居然这么喜欢另类,以前怎就总装着严谨。

    “姐姐,这……哎!”柔妃也是颇为失望,本以为夏妃搞不出什么名堂来,没想到竟是将太上皇给逗乐了。再看看皇上,从头到尾就保持着冷酷酷的样子,可嘴角分明挂了几分笑意,脸上清楚的写着俩字——满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