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是想让这位位高权重的夏公子能够帮倩娘一把。

    然而到底怎么帮,他却着实不知道。所以这才有了刚刚道歉的一幕。

    这个案件从头到尾夏雪叶多多少少都有参与,要真的想找出些什么也只能从她下手了。

    晴儿从旁边拽了拽夏雪叶的衣服,悄悄的问了句。

    “小姐,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夏雪叶点了点头,继而小声回道:“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管这件事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然而偏偏,戴闵长了一副极好的耳朵。他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便回了句嘴:“当初你来苏城的时候被偷的一分钱都没有的时候,是谁帮的你。”

    夏雪叶不假思索的回答:“倩娘。”

    “那如今她遭难,你却袖手旁观,这是君子所为吗!”戴闵的情绪有些激动,若不是他离的有些远,手指头大概已经戳上来了。

    夏雪叶却是苦笑:“大人错了,我从来都不是君子,我只是一个女子。”

    她的话音刚落,夏公子却插了一句:“女子怎么了,女子不也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说吗?况且看姑娘举止谈吐也并非凡人吧。”

    夏雪叶被他的话堵得说不出什么,便伸手拿起了面前的杯子。那被子里的水是很简陋的茶渍水。她记得,第一次见到倩娘的时候,她也是用这样的茶水来招待她的。可是那个时候,她却只觉得幸福的快要上天了。

    夏雪叶记得那个时候被莫名其妙的名画谣言骗到了苏城,然而刚来的第二天就被市集上的小偷偷了钱财,而自己就只能够和晴儿辛酸荒凉的游荡在陌生的街道上。

    就是在她最窘迫的时候遇到了倩娘,倩娘将她们主仆二人领到自己的院子里好吃好喝的待着,还与她共谈诗赋,琴棋,彼此都觉得非常投缘。甚至她与倩娘有意无意的谈论过当今的时政。当时的她甚至觉得自己终于在这样的一个年代里找到了一个可以共同分享灵魂的朋友。

    只是她究竟是想多了。倩娘终究摆脱不了那系在她骨子里的恨意。

    这恨意来源于她苏氏的整个家族,从上到下。也就是现如今倩娘陷入的命案,苏氏上下十余多口人,一夜之间尽数中毒身亡。

    夏雪叶从来都知道这是倩娘做的,所以从戴闵开始调查的时候她便一直袖手旁观,直到最后看着戴闵越陷越深,为避免戴闵掉入倩娘的陷阱才在暗中指给他一些证据的。

    就算是到如今,她亦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或许从一开始的袖手旁观,便是错的。

    她记得有一个人,总爱说她想得太多,以至于做事前思后虑不得果断,这终将成为她的致命之处。如今回想起来,致命倒是没应验,困扰却的确很多。

    比如现在。

    她看着对面直直盯着她的夏公子,目光灼灼,实在是叫她避不过去,只得回答:“公子说的是。”只是这句话之后,却又语塞,实在不知该如何接下话去。

    倒是戴闵,帮她接了话:“既然你认为夏公子说的对,为何还不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他的目光与夏公子的不同,并非灼灼,却更叫夏雪叶张不开口。

    正是这时,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影却急急回来,并且将手心一只碧绿色的植物状的东西递到夏雪叶眼前。

    夏雪叶一看猛的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打掉他手心的植物。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她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然而影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却又摇了摇头,一双眼睛从面具的缝隙中疑惑的盯着夏雪叶。然而此刻夏雪叶却并无心思揣测他这疑惑从何而来,只是将手中尚未喝尽的水尽数倒在了影的手上。继而用手帕在他手心反复的搓揉起来。

    影伸着手,便那么任由她擦,也不知是不反抗,还是不在乎。

    直到夏雪叶终于停下了动作,从随身带着的布袋里掏出一枚白色的丸子。影这才伸手将她递来的丸子拦了下来。

    “属下受不起这名贵之物。”

    夏公子循声而来,便是看到夏雪叶拿着一只白色的丸子,正一脸愁容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影。他下意识的,便以为是自己的侍从又做了什么得罪别人的事情。便三两步走到影的面前,微微笑了笑,帮他解释道:“影这个人脾气虽怪却是十足的好人,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姑娘多多见谅。”

    夏雪叶皱眉看着影,将手心平摊在夏公子的面前。“你让他吃下这药丸,我便不怪罪。”

    夏公子伸手接过药丸,却有些不知左右。他身后的影却开了口:“我吃便罢了。”说着,便将药丸从夏雪叶的手中拿了过去。

    直到眼见着影将药丸全部吞了进去之后,夏雪叶才又开口:“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刚刚手里的东西是从哪里找来的吗?”

    影看了一眼夏公子,回答道:“苏氏宗堂。”

    他的回答让夏雪叶心中猛的一个机灵。她又接着问道:“那你是从何处找到钩吻的?”

    然而就在这时,夏公子却硬生生的插了句话来:“钩吻是什么?”

    影将自己的手伸到夏雪叶眼前,原先淡淡的墨绿色痕迹已然消失。

    他开口向夏公子解释道:“钩吻是一种毒药,见血封喉并且可以从眼耳口鼻任何方式侵入人体致命。并且,这毒并无解药。”

    夏雪叶又是一惊,然而惊讶之余却生出更多的恼怒之意。“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影摇了摇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说着,他面向夏公子。便算是和他交差了。

    夏雪叶则用夏公子给她的手帕将刚刚被她打落在地上的钩吻拾了起来。把它放到刚刚众人坐的桌子正中。

    她道:“这只是被晒干了的钩吻草,如果没有肌肤接触,是不会有毒性传播的。”

    说着,她看向从刚刚开始便一直皱着眉头的戴闵。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倩娘到底杀没杀人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