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乎同时,夏雪叶感觉到自己身后一痛,便也跟倒了下去。

    夏雪叶再醒来,除了觉得十分庆幸之外。还感觉到了一个强烈的目光正笼罩在她的身上。

    她揉着头寻找那个目光,便看到坐在她身边的影。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被她这么一说,影瞬间的垂下了眼睑,继而开口:“小姐没有受伤吧?”

    夏雪叶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除了头痛没什么别的不良反应。

    然而再看影时,却叫她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影的手脚都被荆棘困住,无法动弹。更加重要的是这样的情景看起来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手上被荆棘勒出的血痕已经由红变紫了。

    夏雪叶皱着眉上前。

    伸手将影手上的荆棘解开,然后又绕到他面前,将他脚上的捆绑也解开。又用纱布将他的手脚后背,一概包了个遍。

    在此期间,影一直闷不吭声,直到夏雪叶要将纱布放回随身的布包中。他这才开口。

    “等会儿。”

    夏雪叶疑惑的看他。

    他却将夏雪叶手中的纱布拿到自己手中,并叫夏雪叶将手掌打开。夏雪叶一惊,却也跟着他的指示做了。

    影用短剑将纱布分成很多小份,然后又用每个小份纱布在夏雪叶双手的手指上缠绕了两圈。等他全部弄完,夏雪叶不解的问道:“这是干什么?”

    影却似乎没有要停止的迹象,然而他的手刚刚碰上夏雪叶的袖子,却又收了回来。

    夏雪叶倒是大方的很,自己将袖口卷上了。

    卷上袖子时,夏雪叶才发现,自己胳膊上擦出的伤口,竟然忘了处理。影又用短刀裁了一大块纱布,给她包上。

    他的动作细细柔柔,并且有些犹豫,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善于处理伤口的人。

    夏雪叶一边看着影给自己的纱布打上结,一边打量着影的面具。

    直到影终于结束了他的工作。夏雪叶才又问道:“你为什么用纱布抱着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并没有受伤。”

    影思索了一下回答道:“这边荆棘似乎比较多。”

    夏雪叶却反问:“那你为何不给自己包?”

    影看了一眼她。“属下常年练武,皮肉比较厚实。”说着,他的眼神却飘到了夏雪叶头顶上的通风窗。

    困住他们的这个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仅有的就是那只小的不能再小的透气窗。夏雪叶也跟着他的眼神往窗子外面看。只是出了白亮的光线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吗?”夏雪叶问道。

    影摇了摇头:“我和夏公子回客栈时遇到的人,大概是这个地方的劫匪吧。”

    “夏公子呢?”夏雪叶下意识的问道。

    影一愣,回答:“他没事。”

    夏雪叶皱着眉头笑了笑:“谁问你他有事没事,我是问你知不知道他现在何处?”她饶有兴趣的扫了一眼影。

    影却回避了她的目光:“我不知道。”

    说完话,似乎是被夏雪叶看的尴尬,便又破天荒自主的发了一次言。“我会救你出去的。”

    夏雪叶却对他摆了摆手:“您老还是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出去吧。”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而影则在她的笑声中起身走到了通风口的地方,他用短刀的刀鞘试了试通风口边上的土质,然而不管他怎样用力,那些土质却丝毫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夏雪叶也跟着他来到通风口,这通风口只是十厘米左右,而它旁边的黏土很显然有被人加工过,不管怎么样,都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弄开它。

    她拽了拽影的袖口。“别弄了,这是湖南襄州的黏土,弄不开的。”

    影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如何知道?”

    夏雪叶很犹豫的用手蘸了一点唾沫,并且满满的抹在通气口边上的泥土上。原本灰色的泥土在她的摩擦下渐变成了红色。她指着这红色解释道:“你看咯,灰色只是因为这泥土在这里积了太多尘土了。”她的话音刚落,便感觉到再一次的感觉到了影那种很奇怪的眼神。她摊了摊手。“你还是不信?”

    “信,我见过襄州的黏土。”说着,便收了刀鞘,往回走去。

    夏雪叶见他如此,便又跟着说了一句:“你也不要太自责,在我看,他们之所以将我们困在这屋子里,想是有些目的的。至少,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听了夏雪叶的话,影忽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眼前的女子。

    “倒是我冲动了。”说着,将手中的刀鞘重新放到自己身边。

    夏雪叶看着他如此小心翼翼的擦拭那刀鞘,便不免生出了些好奇,便问道:“你的剑已经不见了,要这刀鞘做什么?”

    影将刀鞘收好,回头看着她:“我会找回那短剑的。”说话的时候,夏雪叶只见他手指微微弯着,似在用力。

    所以她心中也不好再问下去了,便转开话题道:“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吧。”

    影点了点头。

    “夏雪叶。你呢?你叫什么。”

    影用手抓了抓头发:“我叫……元翊。”说着,他似乎害羞一样的低下了头。夏雪叶却有种莫名的兴奋,她上前一步,用手拨了拨元翊的袖子。“元翊,这样好的名字为什么改作影了?”

    元翊摇了摇头:“影只是方便夏公子叫。”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似乎有些飘远,也不知是看向何处。

    夏雪叶跟着微微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名字。不如,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吧。”说着,她不自觉的翘了翘嘴角。

    而在元翊的眼中,这个样子的她才着实有几分小女生的娇俏之气。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是谁,只是从她的衣着打扮来看应是出自显贵之家,然而她的言谈举止之间却又完全不似寻常闺阁小姐的温婉之气,反而像是常年在外行走的侠客那般见多识广。

    不得不说,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奇特的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