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她的样子很明显是生病了,可是他到底要怎么办,才能够帮助她?

    他蹲了下去,本意是想将夏雪叶移到通风口的地方吹吹风。这样至少能够稍微缓解一下她过高的体温。只是他试了几遍都没有成功,只因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拥抱一位女子才算是合适的。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一个让他相对不会感到尴尬的方式将她移到了通风口。

    可是一到通风口,夏雪叶便下意识的抱住了元翊不再撒手。

    这让处于清醒状态的元翊既尴尬,却又有些许别的感觉。

    因为夏雪叶的不撒手,元翊便只好靠墙坐着,仍由夏雪叶窝在自己的怀中。他将风衣给夏雪叶盖上之后,便一直靠墙坐着,他的视线透过通风口落在了外面嘈杂的人群中。

    一旦有人送来食物或者水,他想他至少可以拼一下。

    只是,一直到中午,都完全没有任何人靠近这座屋子,甚至于后来越来越刺眼的阳光透过通风口照射进这屋子里,使得元翊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象。

    就在他的情绪即将达到一个顶端时,却突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嘈杂混乱。到后来,步履越发的整齐,他猛的心中一动。

    紧接着,那扇关了一天一夜的房门便被打开,站在门口正中央的,竟然是夏公子。

    他下意识的想要起身行礼,却被怀中的女子阻断。他这才想到,他们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叫人误会。

    好在夏公子也并不是什么八卦之人,便饶了饶头。只说了一句:“你们还好,便好。”说着,便准备转手走开。

    然而元翊却急忙解释道:“夏小姐生病了,我只是……”他的只是未出口。夏公子便急急的返了回来。

    他看了一眼趴在元翊怀中的女子。眉头皱的一波三折的。他用元翊的披风将夏雪叶裹了起来,便将她揽到自己的怀中。

    “我带她去找王太医,你身上也有伤,一起去。”说着,便带头跑了出去。

    元翊在屋中呆了一会儿,也跟着他跑了出去。

    找到王太医的时候,夏公子已然汗湿了衣裳,他倒也不拘小节,只是随手将外穿的套衣拖了仍在一边,便拖来一位留着花白色山羊胡的年长男子来给二人致伤。

    那男子看了一眼元翊,元翊连忙摆手:“我无碍。”他的话未说完,便听见男子开口:“你的伤确实无碍,那样好的致伤药,我都没有的。”说着便转身看向夏雪叶。

    他指了指房间里的床,示意夏公子将夏雪叶放到床上,然后幽幽的从医箱中掏出红线。夏公子却打断了他:“王太医,您这样的闲心雅趣用在别处可好?”说着,瞪了一眼他。

    王太医倒不生气:“听凭公子吩咐就是了。”说完,手便搭上夏雪叶的脉间。他倒是淡然的很,从搭脉到开出药方让下人去抓药,期间完全没有半丝情绪流露。

    这边急坏了另外两人,还是夏公子先开了口:“这位小姐如何?”

    王太医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我看公子对着女子很是关心呐?”

    夏公子横着眼睛看了一眼他。他便收了刚刚的表情,正色回答道:“这位小姐得的病症我从未见过,应是家族遗传病症,这样的症状应该是复发的征兆,而且在发病的时候碰巧又感染了风寒,才会这样。我刚刚开的药方只是祛除风寒症的药方以及一些寻常的调节身体的补药。我想,要对症下药,还需等到小姐醒了问问她才能知道。”

    说着,他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夏公子。不禁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然而夏公子却好似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反常,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元翊,示意他到门外谈话。

    “你将事情和我说说。”夏公子小心的将门带上,这才开口道。

    元翊沉默了一会,开口回答。“我与你分开后在城门处被他们围劫,正巧夏小姐也在城门。”他的话很短,然后因为与他相处日久,夏公子自然能够听得明白。

    他便不再多问,只是指了指元翊背后的刀伤:“虽然王太医说无碍,却也要多加小心。”

    元翊微微一笑:“多谢公子关心,只是公子,你如何能够凋的动这么多的兵马,难道你已经将身份告诉苏城县令了?”

    夏公子狡黠一笑:“我才没那么傻,我只是去报馆而已,倒是这个县令令我刮目相看,颇有几分包青天果断之气。”他说着话呢,便见一男一女结伴走进了院落。

    男的看起来约莫不惑之年,眉宇之间可见其雷厉风行的性格。而那名女子,前脚方踏入院子,便急急往房间的方向跑来。直跑到门前,却被夏公子拦了去路。

    “你干什么!”说话的同时,她还不忘用手推开那只拦在她面前的胳膊。

    夏公子微微的摇了摇头:“你家小姐没事,只是需要休息。”说完,便将手收了回来。

    晴儿因为用力过猛,便一头栽了出去。她倒是没事,只是苦坏了夏公子,只因她的额头磕到的并非门框,而是夏公子的下颚。

    晴儿抬头偷瞄了一眼夏公子,见他并未露出生气的样子,便湉湉的赔上了个笑脸。“公子无事?”

    怎么可能无事,这个傻姑娘这么一磕,差点没叫他把舌头咬掉了。尽管夏公子心中定有万言,然而说出来,却只汇成了一句话:“无碍!”

    晴儿眯着眼睛笑了笑,便推门走进了房间。

    因为之前夏公子已经提醒过了,所以她只是蹑手蹑脚的进去看了一眼夏雪叶,便又马上出来了。

    她出来的时候,夏公子正与刚刚进来的男子谈话。

    直到这时,她方才知道刚刚在路上遇见的原来正是苏城的知县——瞿知县。

    她瞪大了双眼上上下下将这位在很久一段时间内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瞿知县看了个仔细。

    “你看什么?”瞿知县似乎能够感受到她的目光。

    晴儿连忙摆了摆手:“只是从来都只从很远的地方看见您,今日这么近的看着您,有些好奇罢了。”说着,挠了挠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