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戴闵郑重的点了点头,又塞了些银子给看守的狱卒,便离开了。

    他是在第二天去找夏雪叶的,因为晴儿早已叫人带信给他夏雪叶这边的情况。他便特意在苏庄街上转悠了几圈,买了一只泥质的小娃娃给夏雪叶带过去。他隐约记得夏雪叶刚来苏庄的时候很喜欢这样的小玩意。

    他来的时候,夏雪叶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

    然而因为晴儿昨日彻夜未眠,她便硬推着她去休息了。而自己则闷做在床前,低头想点东西。

    戴闵尚未走到院落门前,夏雪叶便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她抬着头向门口看去,正看着拿着泥人摇摇晃晃进来的戴闵。

    戴闵一进门,便冷不丁接了夏雪叶的眼神。吓了一跳之后,他倒坦然了:“听夏公子说你伤的不轻,现在看来似乎好的差不多了。”

    夏雪叶用食指点了点他手中的泥人:“你手上的泥人哪里弄来的?”

    戴闵将泥人递到她面前:“你喜欢?”

    夏雪叶一把将那泥人拽了过来,她看了看那只泥人,黄色的帽子红色的身体,看状貌像个人的形状。她将泥人冲着戴闵晃了晃,一脸坦然道:“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戴闵嘿嘿一笑,坐到了夏雪叶旁边。

    “你可知吴道子是谁?”

    夏雪叶一惊,复又明白过来一般的点了点头。“是倩娘与你说的?”

    戴闵苦笑了一下:“是的。”“她说你是为吴道子而来,县中这些天增多的人口也可能是因为此。我便来问一问。”

    夏雪叶想了会儿,回答道:“吴道子是前朝有名画家,他的画如今来说,千金都买不到。而且据传当今天子夏璟对于吴道子的画作甚是喜爱,很多人都想要以此话来赢得帝王的欢心。这也是京城为什么盛行吴道子的原因了。”

    她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戴闵。

    然而此时的戴闵却低着头,似乎陷入沉思。见他如此,夏雪叶便也不说话,只是将小泥人放到她的床头,并且到偏厅给戴闵倒了杯水。

    她将水放到戴闵身边的时候,戴闵方才回过神来。他皱眉看着夏雪叶。

    “你怎么了?”夏雪叶问道。

    戴闵瞧了她一眼:“女孩子家还是不要有那么重的好奇心的好。”

    夏雪叶见他说的正经,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话先前怎么不说!”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戴闵。也不知道是谁之前哭死苦活的让她参与倩娘的案件的。

    戴闵拿起旁边的水,犹豫了一下之后,又放下。“那我和你说,只是我的猜想,你听听就好,毕竟这是官府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夏雪叶点了点头。

    “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京城的传言是怎么风气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苏庄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吴道子。而且,你大概不知道,这次被劫匪劫去的人全部是从京城来的。”话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

    然后又接着说道:“更巧的是被我们抓回来的劫匪全部都被人暗杀了,就在府衙的大牢里。”这话未说完,夏雪叶却向他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话已至此,她已然知道戴闵所言的意思。她摇了摇头:“如果真是这么凑巧的事情,那我劝你最好也不要插手。”

    她指了指戴闵的脑袋:“你这个脑袋太聪明了,你的上司会很忧心的。”

    然而戴闵却摇了摇头。“他最担心的,恐怕是你才对。”说完,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几乎就在同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滴滴答答的脚步声,紧接着,夏公子便已经站在门口了。

    夏雪叶看到了他,自然也见到了跟着他身后的元翊。她顿时便觉得有些拘谨,甚至忘了招呼他们进门。

    倒是戴闵擅自做了主人,将两人引了进来。夏雪叶便顺着他的路子去偏厅倒些茶水。等到夏公子坐定时,夏雪叶便也端着茶水重新走了进来。

    她将五只茶水杯一一放在桌上,然而直到她落座时方才意识到,桌子上只坐了四人。而元翊则是一如既往的站在夏公子的身后,一言不发。

    倒是夏公子细心,他见这桌上有五只茶杯,便转头对着元翊招了招手:“既然小姐都请你入座了,你这样站着岂不是驳了她的面子。”

    元翊犹豫了一会儿,终是依了夏公子的吩咐。

    等到元翊一落座,夏公子便开口了。

    “我今日与影来此,一是谢谢小姐的仗义相助。”说着,便要以茶代酒,敬夏雪叶一杯。然而夏雪叶却冲忙的按下他手中的茶盏,连连摆手:“你说的什么话,我什么忙都没有帮到反而成了拖累,倒是我,要谢谢你们二人的救命之恩才是正经的。”说着,先将自己杯中的茶饮尽了,是为诚意。

    夏公子淡然一笑:“算了,不扯这个了,总之大家都安全了便是很好了。”说着,也将手中的茶水饮尽。

    元翊看了两人一眼,也跟着饮下了茶水。

    “另外,我此番前来,尚有一事想要询问于姑娘。”夏公子将眼神落于元翊身上。

    元翊会意上前,从怀中将一物取出。未曾想,他方一掏出,戴闵便猛然离了坐。他指着元翊手中的飞镖的手指颤了颤,方才开口:“这不是……”他的话未说完,便被夏公子打断了。

    夏公子指着元翊手上的银色针状飞镖开口道:“这是暴雨针。”他刚说完,夏雪叶便终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她走到元翊面前,想要伸手将那只银针拿去仔细的瞧一瞧,然而她的手尚未碰到银针,便被元翊推开。

    “这是毒物,小姐不要碰。”说着,将手上的银针往夏雪叶眼前凑了凑,以便她能够看得清楚些。

    夏雪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便转身去翻找自己的布袋子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小群游荡在街上的叫花子却突兀的闯进了这个原本安静的过分的小院子。他们一共有四个人,分工倒是挺精准的,一个瞎子一个瘸子还有一个小孩,最健全的那个则是拿着一只和尚化缘用的钵,在依个的问人施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