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果然,夏公子点了点头。

    “虽然盐帮这两年不怎么有大的动作了,但是怎么说它也曾是海上的第一大帮派,如果竟然参入到了苏庄这小小地方,定然是有别的企图的。对了,你可曾注意到今日在院落中见到的那四个人?”他问道。

    戴闵却摇了摇头:“我不太懂,只隐隐的觉得那四人不简单。”

    夏公子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元翊:“武艺之事我也不太懂,只是我知道,以影的功夫在武林之中就算不是顶尖也属一流了,而那些人的功夫却都不比影差到哪里去。”

    他的话让戴闵陷入了一段沉思,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小小的苏庄县内,到底是怎么一夜之间多出这么多奇人高士的。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这苏庄传流了上百年的古城墙,不仅感叹道:“我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说完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身边有人猛的拽了他一把。紧接着,他便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到了一边的草地上。

    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方才所站的地方,一枝木箭已插入土中约莫一半。

    他一惊,急忙抬头看向将他拉向一旁的影,只见影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动。

    夏公子也将手中的长剑抽出,只是他们面对的,却是连气息都感觉不到的敌人。

    元翊下意识的将整个城墙都搜寻了一遍,又勘察了这附近所有枝木相对高大的树木,然而最终,一无所获。

    在紧张的等待了很长时间之后,戴闵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似得,他猛的站了起来。“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刚说完话,即刻向城中飞奔而去。

    等到他终于找到了那个被城中人称为巧匠的王木匠铺子的时候,却看到了极为惨烈的一幕。

    随后的夏公子和元翊,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原本身材矮小的王木匠硬生生的被那木器转轮压成了扁平长条的样子,血肉几乎糊在了一起,若不是那张脸并未被拖进木轮器,想必任何人也认不出他吧。

    戴闵和夏公子见此状都忍不住跑出了门外,干呕了起来。

    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元翊已经将王木匠家从内到外都封锁了起来。

    他指着王木匠尸身旁边的一个泥印子,对戴闵说道:“你可知道,你们县内有什么地方会有襄州的黏土?”

    戴闵摇头:“我从来未见过这样的黏土,苏庄的黏土大多是黑色的,然而这个为什么会是红色的?”

    元翊解释道:“这是湖南襄州的黏土,我们被劫匪劫去的时候,也曾见过这样的黏土。”

    戴闵回忆了一下道:“那就是在凤凰山了,你们被关的地方是凤凰山的山腰,那里确实莫名其妙的多出了许多屋子。你是说那里的屋子都是用这红色的黏土建造的吗?”

    元翊点了点头。

    “那就有的可查了。”戴闵若有所思的感叹道。

    而就在他们站在门前谈话的功夫,一个百姓打扮的青年人却突然走到夏公子的面前,单膝跪下,并面色沉痛的递了一封信给夏公子。

    夏公子一惊,他急忙扶起了那名男子。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然而那名男子却看了戴闵一眼,便摇了摇头。

    戴闵心中明白,便开口道:“今日之事衙门的人自会来处理,夏公子有事情尽可放心将这里交给我了。”

    夏公子感激一笑,便跟着那男子离开了。

    就在夏公子接到信件的同一时间,夏雪叶的门外,也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夏雪叶满心奇怪的开门,却见到一个陌生女子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外,并递给她一封密封的很严实的信件。

    “你是谁?”夏雪叶问她。

    然而这个女子却只是将信递到她的面前,一言不发。见她这般,夏雪叶便也无奈,只得伸手接下了信件。

    她刚刚接下,那女子便一刻也不停顿的转头便走。

    夏雪叶本想追上去问个究竟的,只是当她看到信件背面的那个印章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她急忙跑回到屋中。

    半响之后,她方才出来,只是脸上依然没有了原本悠闲的神情。

    正巧,之前一直在偏厅补觉的晴儿也睡好了出来透透气。“小姐,你怎么了?”她看夏雪叶心情不甚好,便问道。

    夏雪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继而摇了摇头道:“今日不行,我们明日启程,回去。”

    她的话说的轻,然而晴儿却是猛的一惊。“为什么赶的这么急?我们还没同倩娘告别,还有戴闵,还有夏公子。为何这么急着走?”她连连问道。

    夏雪叶摇了摇头:“我们今晚便去与倩娘告别,戴闵和夏公子,明日走的时候和他们说一声罢。京城出了事情,我必须要赶回去的,你懂吗?”说着,她指了指手中封信的印章。

    晴儿看了眼那印章,便好似什么都明白了一般点了点头。“小姐我知道了,东西我来收拾,小姐你就去做些你想做的事情吧,也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来苏庄,不要留遗憾了。”

    说着,她便低头往屋中走去。

    夏雪叶摇头笑了笑。她从前总以为晴儿这丫头简单利落不知人情,如今看来,好像是她看错了。

    她走出院落,看了看天色,还剩大半个太阳,显然已是旁晚。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先去府衙一趟。

    穿过一些越来越安静的小街巷,她便到了苏庄府衙大门。许是红霞的照耀,她突然觉得这平日里不太引人注意的府衙,今日却仿佛染了血一般。

    她刚刚进去,便看到了闲坐在一旁的戴闵。

    她疑惑着盯着他看了看:“你怎么坐这里?”

    戴闵似乎被她所惊扰,猛的抬头看到是她,这才放心。“我只是在想些问题,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坐在了这台阶上。”他笑着拍了拍旁边的石狮子。

    然而夏雪叶却从他这笑容中察觉到了许多别的东西。她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开口道:“你们今天有些事情没和我说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