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门外的十人就算再怎样阻拦,却也拦不了所有人。况且,他们还有个更加厉害的对手,在每招每式中都有可能取他们的性命。

    倩娘跑到门边的时候,夏雪叶正在试那个石搭,然而不管她怎么拽,那石搭的铁链却都够不着门中间的石扣。

    倩娘站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儿。开口道:“真高兴能够看见你。”说着,便退到了后场,伸手,便将一直套在石搭上的绳索解开。绳索一解开,那石搭飞快的搭上了石扣,然而就在倩娘准备反身的同时,她却听到风声夹杂着刀剑撕破皮肉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身后。她意识到了什么,然而面上却莫名其妙的展现出了笑容,此刻的她多么想要告诉她对面站的那个女子。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解脱。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其实还不错的。然而,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夏雪叶眼睁睁的看着倩娘在自己面前倒下。她面带着那么柔和的微笑,美的简直像是天上误落凡尘的仙子那般。

    然而此刻,这个仙子却缓缓的倒在自己的面前。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她想,她穷尽一生都不会忘掉这一刻。她像个疯子一样眼睁睁的看着石门在一瞬间闭合上了,而那个人带着满身的鲜血和温柔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而她,却无能为力。

    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让她再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一声撕心裂肺,惊扰了两个人。

    白樺转头看见的,便是那个痴傻的坐在石门边上的夏雪叶。

    那样的表情,让他原本以为早已对她无感的新猛烈的翻涌着,甚至,他体会到了一种无可奈何,却又弃之不去的很深很深的无力感。这样的无力感,他不是没有过,然而此刻,却又更加深的一些。

    他看了一眼仅剩五人的队伍,长啸一声。“人非炽!”只见满屋风声四起,那四人的兵器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折断,仅仅在一瞬间。白樺便将五人的兵器弃于百里之外,而那五人,也深知自己失去了打斗下去的能力,竟然在一瞬间,吞毒而亡。

    他们倒地的瞬间,白樺转身便来到了同样震惊的看着夏雪叶的身边。他在王宗焕肩上点了二穴,很快,王宗焕肩上的伤口便已不再流血。

    然而就在他看向夏雪叶的时候,却只见夏雪叶紧紧的盯着他看,那种眼神,像极了他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就像某只受了惊的动物。她在寻找能够让她感觉到安全的地方?这个念头猛的跳入了白樺的脑中。

    所以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在一种被理智极端抵触的情况下,他却任然一步一步的向夏雪叶走了过去。直到他走到她的身边,她便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腿。

    “她死了,她死了……怎么办……是我害的,怎么办……倩娘……”

    此刻的她忘掉了所有,何时何地,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个一直对她像姐姐一样温柔的人离开了她,永远的……

    她再也不会泡香喷喷的茶给她喝了,再也不会做可口的饭菜给她吃了,再也不会有人听她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了,再也不会有人在她做了很多错事之后告诉她,没事的,我理解你的。

    对,再也没有人了。

    夏雪叶只觉得血气翻涌的厉害,竟像是全身的血液都被烧开了似得,然而却不是燥热,而是彻骨的冷意。这冷意让她不能够保持清醒,只消一会儿。白樺便见身边的女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他蹲下身,伸出手指轻轻的划过女子的面庞。她的面色,还是如同初见时一般的白皙,这毫无血色的样子,也曾让他无数次的担心忧虑过。然而此时,他却犹豫了。

    原本呆站在一旁的王宗焕见这个不知来历的白衣人紧紧的盯着夏雪叶看着,好似要将她刻入骨子里一样的眼神。让他情不自禁的产生了危机感。

    他向前走了两步,开口道:“兄台若无恶意,请让我将她带去就医如何?”

    白樺转身看了他一眼:“你是何人?”

    “项城县县丞王宗焕。”

    “那么,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你府衙内已经大乱了!”白樺说道,便俯下身将夏雪叶拥入自己的怀中。

    “至于她,我来照顾就好。”

    他的话音刚落,人便已至百里开外的房梁之上。王宗焕刚追出两步,却已然不见其踪影。

    他方才消失,瞿知县却急匆匆的从前院赶来。

    瞿知县气喘吁吁的到达院落,却只见王宗焕捂着自己的伤口,却还在拼命的扒开后场的石门。他当即走了过去,并叫身边的两个衙役上前帮忙。

    王宗焕见他来,牵强的作了个辑:“老师可好?”

    瞿知县摇了摇头:“府衙被人搞成这样,何好之有!”说完,想了想,便又道:“你也受了伤,先去叫医官治一下。”说着,便要王宗焕去前院。

    然而王宗焕却摇头拒绝:“学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方才说完话,那两个衙役已将石门的机关打开。

    门一打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府衙。

    倩娘是很温和的躺在地上的,虽然她面上的笑容与她身后长长的刀伤很不协调。

    王宗焕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倩娘,他甚至不敢伸出手去触摸一下那在总他梦中时隐时现的面庞。他对这个女人所仅有的了解只是她待人的温柔和她杀了宗族的事实。他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相信这样残忍的事情会是这么温柔的人所为。

    而现在,他只知道,自己的脑袋如同浆糊一样。说不上是悲伤入骨,却总有种欲哭无泪。他的第一份爱情,甚至于他第一次对于爱情有所幻想,都集结在这个女人身上了。尽管他知道,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她。但是爱了,就是爱了,虽然不知为何,他也不必知道为何。

    他眼看着那些衙役将倩娘和其他受害人一一的抬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