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只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处理完这些人之后,瞿知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王宗焕。劝道:“人有悲欢离合,生死天命,莫要太过悲伤。”

    王宗焕点了点头。

    瞿知县又问:“可见到什么可疑之人?”

    王宗焕又木着面色点了点头。

    瞿知县摇了摇头,自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便带着随从的衙役,离开了。

    就在白樺离开府衙的时候,夏雪叶便醒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她并未惊动正在疾步向前的白樺。直到他终于抵达了一处破庙。

    “我们到了。”白樺说道。

    夏雪叶摇了摇头,从白樺怀钻了出来。“看来我又被骗了。”她站稳感慨道。

    然而白樺却并未打算搭理她的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感慨,只是独自往破庙里走去。因为没人拦着,夏雪叶便也跟了去。

    直到进了庙门,夏雪叶这才看到庙中集结的一群人,虽然都是布衣打扮,然而每一个眉宇之间都凝固着一种难以淹掉的刚毅之气。在夏雪叶眼中,这是常年奔波于江湖厮杀而形成的独特气质。所以至少可以断定,这些都是江湖人士。

    白樺站在他们中间,不言语,却已经让原本嘈杂的人群在瞬间安静了下来。、

    其中有一个体型健硕,并且少了右腿的中年男子,眼光却一直盯在夏雪叶的身上。直到白樺终于开口。

    “你们都曾是盐帮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如今的事情想必知道的也不比我少,我只想问你们,你们有谁参与其中。现在说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白樺的这一番话在旁人听来可能只是随口一说的语气,然而,但凡今日在场的,没有人未见识过他的问天剑法,那样神出鬼没的剑法甚至让一向自恃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的盐帮老帮主,都完全倾服于他,并且亲口对他们说出:“吾身唯一一败。”这句话。

    所以他们,自然不敢小觑这个人说出的任何一句话。

    白樺的话让原本沉寂的众人复又陷入了嘈杂之中,他们相互或谈论,或质疑者彼此,既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又像相互敌视的仇人。

    然而尽管人群嘈杂,夏雪叶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那个一直盯在她身上的目光。她看他的眼神,只觉得无比的熟悉。

    突然,那个人开口站出了人群。

    开口道:“站在门边的女人是谁?”他的话,是问向白樺的。

    白樺犹豫片刻,答道:“在项城救下的人。”

    那人继续问道:“可是帮主熟悉的人?”

    白樺从人群中看了夏雪叶一眼,皱了皱眉,然而,随即摇了摇头。“并不认识。”

    他的话引起了屋内更多的争论。大多是关于被陌生人知道了身份要灭口之类的。

    夏雪叶皱了皱眉,要灭口,是要杀她的意思吗?那么能不能不要将这件事情在她面前,还这么大声的讨论出来。

    她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白樺,然而白樺似乎并没有再次开口的打算。

    就在这时,她看到原先问话的那个男子大步流星的向她走来。并且说道:“那么帮主赏她给我可好?”说完,便伸手,抓住了夏雪叶。虽然夏雪叶下意识的躲开了,然而还是被那个男子抓住了手臂。

    夏雪叶急忙挣脱,然而那个男子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直到夏雪叶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被他捏碎了。白樺方才缓缓走了过来,对着那个男子说道:“她是,我的。”他说完话。室内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静。

    在这沉静之中,夏雪叶终于想通了自己为何会觉得这个男子熟悉了。

    她曾见过他的,就是她的项城别院之中。

    “你就是那个瘸子!”夏雪叶脱口而出。而那名男子似乎也早料到她回如此反应,便急忙丢出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想要离开。

    然而他尚未踏出庙门,便被白樺从外拦住。

    白樺将长剑提在手中,并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他。然而,这名男子却猛的跪了下来,一边跪一边求饶道:“小的不敢了,小的只是想赚点钱而已,小的真的是被那瞿鬼给坑了。”他说的声泪俱下,就连一直站在一旁的夏雪叶都不禁为他所感。

    只是白樺,却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开口。

    他便继续边磕头便说道:“那个瞿鬼根本不是人,他原本与我约定我绑票拿钱,并且象征性的给他点人交差就好,而拿到的钱则咱们对半分。哪里想到,他不仅没有履行约定,反而杀了我的人,甚至还要将我部一网打尽。”

    “小的知道错了,请帮主原谅小的这一次吧。”他继续求道。似乎是看白樺对他的行为全无反应,他竟将目光转向站在一边的夏雪叶。

    他一把抓住夏雪叶的裙角,向她哀求。

    夏雪叶挺不过,只得走到白樺身边,为他求情道:“他确实是不知情的,你何苦为难他。”然而面对她的话,白樺却依旧是充耳不闻。

    他淡然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子,转身进了屋子。于此同时,两个穿着墨绿色衣服的人,将那名男子押了下去。

    夏雪叶无奈,只得继续跟着他。

    等到白樺将一圈事情尽数交代完毕。夏雪叶这才上前与他说话。

    “你还在生气?”

    白樺却摇头,语气淡然:“并非生气,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什么道不同,不就是我不同意你建立望风楼嘛,你有必要记恨我那么长的时间吗?”从一开始,她便没有搞懂白樺这般怪异为的那般。

    然而白樺却只是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

    夏雪叶着实不懂原本那个阳光灿烂英俊潇洒的帅小伙为何装的这般沉默,只是此刻的她却也着实没有心情却弄清楚这些东西。

    从那个男子的话中,她大概能听明白了点东西。这一切的源头,都离不开那个一直很神秘的瞿知县。若是按照男子所说,瞿知县是为了钱财而与他定下的约定。那么他的中途毁约,又是为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