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话说到此,她突兀的停了下来。等到瞿知县耐心全尽,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她复开口:“只是公子初来项城,似乎对知县还不够了解,特令我等前来,请知县一聚。”

    她说完话,便见一道黑影迅速从她面前闪过,再看时。元翊已将手中长剑架在了瞿知县的身上。

    夏雪叶一愣,复快步上前。站在元翊身边。

    对他小声道:“抓住了,便将他压到盐帮让白帮助处置。”她的话方才说完,原本淡定的瞿知县却猛烈的挣扎了起来。

    “你们!你们竟然是……”他的话未说完,原本那个和他说话的衙役却猛的向夏雪叶所站的方向攻来。

    然而,他的刀尚未到达夏雪叶面前,却已破为两节。原来不知何时,元翊已瞬移到她的面前。他的长剑依旧方才出鞘,那衙役却立即丢刀向门外逃去。

    元翊回头看了一眼被定在原地的瞿知县,对那些院落中不敢轻举妄动的衙役说道:“若想他活命,最好快些让出道路。”

    而此时的夏雪叶则用短刀抵着瞿知县的脖子,虽然就连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手指的颤抖,然而此时的她,却不得不配合着元翊强悍的气场,将短剑往瞿知县的脖子间推进了一些。

    那些衙役多半是没有经历过太过训练的地方兵,所以,一见这情境,便已呆住。又顾忌着知县的性命,自然是步步后退。

    然而,正当夏雪叶与元翊退到外场之外的时候,却突然出现十余人拦在院中。那十余人每一个都带着黑色的铁质面具,和网状的盔甲。他们一出现,元翊便急忙将夏雪叶挡在身后,而那十个人却是面面相觑似有所犹豫。

    夏雪叶所幸心一横,便将这场戏往大了演。

    她咬了咬牙,将原本抵在瞿知县脖子上的短剑猛的向下拉去,直到拉到了他的手臂与侧身之间,她猛的向下刺了过去。

    然而,终究是有些畏惧,刀子末进去了半只,血已如注往外喷出。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十人似终于得到了统一的指令。他们将手中铁爪一一亮出,以一种夏雪叶读不懂的江湖规矩来向元翊宣战。

    而元翊则是将长剑横于身前,继而飞快的攻向其中最右边的一人。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元翊攻向那人的同时,一道白影闪过庭院,继而飞快的向那十余人的最左边攻击。

    而同时,原本在院门口的王宗焕,也听到动静跑了进来。

    当他一路小心观望并且在保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最终接近了夏雪叶的时候。他大概已然了解了这院落中的主要任务结构。

    并且,看到了在夏雪叶身边被封住穴位的瞿知县,以及显得有些狼狈的夏雪叶。

    他伸手在夏雪叶眼前晃了晃:“可还清醒?”

    夏雪叶还了他一个白眼:“你说呢。”说着,将视线从那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中抽离出来。转向一旁的瞿知县。

    她看了看刚刚被她插入的伤口。其实并不深,甚至可以说不过小伤,然而却着实喷出不少鲜血。大约是不小心戳破了动脉。

    因为怕王宗焕不了解状况,夏雪叶朝着院落中的那些身穿网甲的人指了指。“那些是瞿知县的人。”

    然而王宗焕却翻了翻白眼:“你难道以为我真的醉了?”

    说着,苦笑的看向在一旁干瞪眼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瞿知县。他依旧如同往日那般作了一辑,而后说道:“老师教了学生许多为人之道,学生铭记于心,可是老师,你又记得多少。”

    他说完,便转身往院落中走去,似乎是向那些尚处疑惑的衙役解释今日的事情。

    因为瞿知县多年深居简出,很少过问府衙中的事情。所以,王宗焕在这群衙役心中的威望甚至比他还要高。所以,即使有几个人提出异议,却不过一会儿便被盖过。

    而这一切在夏雪叶的眼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若不够了解王宗焕在项城百姓心中的地位,便不会冒险试这一把。

    当然,也有你她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比如,白樺的突然出现。

    正是因为白樺的出现,原本势均力敌的场面突然便被扭转了。他与元翊一左一右,两面夹击,不一会儿,就破了那十余人的队伍。转而一个一个的对付。没过一会儿,那十余人便几乎丧失了大部分的战斗力。

    而剩下的,却都想着逃跑。白樺的轻功相对好些,不过一会儿,便将那些人抓了回去。

    而在王宗焕的劝说下,原本木着不动的衙役则上前将那些被二人制服的网甲人压了起来。

    一场原本以为会血肉横飞的事件,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被解决。

    元翊来到夏雪叶身边的时候,他将沾满了血迹的长剑收于身后。只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也不知为何,每次元翊的话总能够给夏雪叶一种很奇怪却又很贴心的感觉。简单,却充满了温暖。

    她笑着摇了摇头:“看一个木头人还能出什么问题。”说完,指了指瞿知县身上的伤口:“倒是这个伤口,我有些没办法。”

    元翊一见,便伸手在瞿知县的肩部下方点了两下。夏雪叶虽看不懂,却也能够从渐渐凝固的血液之中猜的八九,那个大概就是武林中人所为的止血穴了。

    她啧啧的赞道:“如果我也会这种功夫该多好。”

    元翊则摇头道:“练武很苦的。”

    他说完,便见白樺也从阵中退出。

    元翊上前作辑:“多谢兄台仗义相助,还请留下名号。”

    然而白樺却摆手:“我并非多管闲事之人,只因此事关乎我帮名誉,方才相助,不必多谢。”说着,他面向站在一边的王宗焕。

    “你会如何处置他?”

    王宗焕先是一愣,继而无奈道:“他的官品不足以处置知县。”

    白樺嗤笑:“腐朽如此,不堪信任。”说着,便要上前将瞿知县带走。

    然而夏雪叶却急忙欺身上前,挡在瞿知县身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