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不准将他带走!”她的语气中的笃定,让白樺一愣。继而问道:“为何?”

    “人是我抓到的,应由我来处置。”说完,大约是觉得还不够解气,便又添了一句:“再说,这件事情说到底也不关你的事情,老帮主原本选定的继承人又不是你,解散盐帮也不是你的决定。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说着,便将她身后的瞿知县推到元翊旁边。

    简单来说,她此举,无疑是在向白樺示威。

    然而白樺却猛的挥剑,攻向元翊。

    因为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有此举,元翊在用手臂挡下他的同时,抽出了身后的长剑与其对抗。

    然而二人尚未打开来,夏雪叶却猛的挡在元翊面前。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樺的目光,她干脆将后背对着他,双手则是紧紧的抱在元翊腰上。

    直到白樺最终将剑落下。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他的话高深莫测,夏雪叶几乎全然不懂。

    然而看着他转身离去时的模样,她却又不忍,只是将话含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

    直到白樺离开府衙,她方才松开一直圈住元翊的双臂。

    “恩,刚刚,不好意思。”她解释道。

    元翊却摆手,示意她不必解释。

    “他本无敌意的。”他反而向她解释道。

    夏雪叶看了一眼他:“你还是顾好自己吧!”说着,她从包中扯出一些纱布,递给元翊。

    那伤口虽然很浅,却依旧冒出了些许血丝。

    元翊沉默着接下了纱布,却并没有包上伤口,只是将其拿在手中。复开口道:“他应该对你有误会,为什么不解释开?”

    夏雪叶却道:“平日里见你话少的可怜,现在倒很能说。他对我有什么误会,为何不和我直说!”

    说完,惊觉自己话中味道有些不对,便又补充道:“我当他是朋友,可别人未必。”

    元翊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或许……有的人只是不善表达。”

    他的这句话却叫王宗焕钻了空子。

    王宗焕插嘴道:“我瞧你更像是这‘有的人’。”说完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然而笑着笑着,却又不免想到自己与倩娘初识时的模样,忍不住叹道:“其实有些话,真的要早些说才好,等到你想说却再也没有可诉说的对象的时候,便已经晚了。”话说完,他不自然的地下了眼睑。似乎想到避开所有人的目光。

    然而,夏雪叶还是看见了,他眼中无法控制流露而出的那种深切的悲伤以及,一些她尚且看不懂的情绪。她安静的等着王宗焕渐渐恢复正常的情绪。这是她此刻能够为他做的,最合适的事情了。

    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处理完自己的情绪崩塌之后,王宗焕终于恢复了常态。他看了沉默的站在身边的二人一眼。

    开口道:“明日倩娘出殡,可愿意来送她一程?”

    夏雪叶想到今日本意是来与倩娘话别的,然而,这一面却真的成了永别。心中有万千情绪涌动,然而又什么都说不出。末了,只挤出了这两个字:“我来。”

    继而元翊开口:“我今夜便要离开项城了,此次,也算与你二人告别了。”

    王宗焕一惊。

    “为何这么急?”

    “夏公子家中有急事,非走不可。”

    “那……也好,带我向夏公子问好,此次来项城,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王宗焕面上微笑,他相信,不管怎样,这短短的一个月给他的人生留下了许多精彩的回忆。

    “对了。”他突然叫住了往府衙外门走着的元翊。

    元翊好奇的转头看他。

    他继续道:“如果有想要珍惜的人,一定不要错过。”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偷偷瞄了一下站在一旁的夏雪叶。

    无独有偶,就在他说完话的时候,元翊也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夏雪叶。

    这样一来,原本置身之外的夏雪叶却成了整个谈话的焦点。

    这让她有些尴尬。

    她笑了笑,道:“戴县丞真喜欢开玩笑。”

    然而,她的话刚刚说完,元翊便干脆利落的接了一句:“我知道的。”

    他的话是对王宗焕说的。言下之意,自然是他知道他的所知。

    王宗焕摇头笑道:“那便好。”

    说着,三人一同出了府衙外门,继而分道扬镳。

    夏雪叶与元翊一条路,而王宗焕则是另一条街道。

    夏雪叶和元翊离开的时候,天色已晚。

    两人闲散无事,游走在项城古城之中。没有了白天的急迫感,此时的静谧,却叫两个都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你知道吗?我觉得倩娘是喜欢他的。”夏雪叶开口道。

    元翊摇了摇头:“如果她真的喜欢,便不会骗他这么多。”“但是,她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再次开口,口气便不似先前那般笃定。

    夏雪叶听他说完,似有所思。

    “她只是太多无奈,心中压着千斤重的石头,这事情无论任何人都无法使他放下。”她想到了初次提及倩娘那早逝的丈夫的时候,倩娘的眼神,让她忍不住心生恐惧。

    元翊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相关的事情,点了点头。“确实是有的,有些事情并非自己能够控制的。”说着,他看向夏雪叶。

    夏雪叶却一头雾水。“你看我做什么?”

    元翊正对着她站着,很认真的整理起了衣裳,将原本显得有些零乱的衣服整理的板正,继而开口:“你可好奇过我的长相?”

    夏雪叶一惊。继而点了点头:“怎么会不好奇,你一直带着这个东西。”说着,她用手指了指元翊的半片面具。

    元翊却伸手缓缓摘下面具。

    褐色的眼睛配上立体感十足的五官,还有相比南宋人稍显的黝黑的皮肤。夏雪叶笑了起来:“你果真不是南宋人。”她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元翊的下巴。继而由衷的赞道:“这样的样貌带这种铁皮,太浪费了些。”

    然而,元翊却是一头雾水,他看着眼前举止有些奇怪的夏雪叶。眼中除了无奈,更有宠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