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任由她前后啧啧赞叹完,方才开口:“你不觉得我的样貌奇怪吗?”

    夏雪叶连连摇头:“太完美了。”她目前所能够想到的赞赏词汇,也仅止于此了。

    元翊似乎如释重负,他也跟着夏雪叶笑了起来。

    “我这边放心了。”说着,他便打算将面具再戴上。

    然而,夏雪叶却不高兴了,一把夺过了他的面具:“你不要再戴这个铁片了,至少,在我面前不要再戴了。”

    元翊点了点头。“行。”说着,便将面具放下。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夏雪叶在一路上都背向路面而走,眼睛只记得往元翊脸上瞟了。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元翊再也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小姐,咱能不能多注意点路面?”

    听出了他的话中含着的笑意,夏雪叶便开玩笑道:“难道元翊不喜欢我这样看着?”

    她的话中有娇俏味道。因此,元翊只听着笑笑,并没有答话。

    夏雪叶便又道:“既然不喜欢,那我不看你便是了。”说着,赌气的转过身子。

    然而元翊看她这般模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的性格如此讨人喜欢,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夏雪叶故作刻板的开口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会讲话了?”

    她方才说完,便见天空中绽放了一朵紫蓝色的烟花。她笑道:“你看,老天爷都在表扬你呢。”元翊也跟着笑了笑,继而说道:“这倒真不是老天爷的表扬,只是公子催我快些回去了而已。”

    说着,微微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他的语气中,夹杂着罕见的落寞。

    而这落寞,不偏不倚,落入了夏雪叶的心中。曾几何时,她也曾听过这样动听的言语,那是高中毕业前夕,那个一直给她抄笔记的数学课代表曾说过的话。她几乎不能够记得那个男孩的长相了,却清晰的记得这句话。很多年后,她方才领悟的道,原来,这是最美的情话。

    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深褐色的眸子里泛着一些她读不懂,却又无比期许的情绪。她点了点头答道:“你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元翊笑了笑。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然而,夏雪叶却一脸认真。

    “你要相信缘分,它一定会让相互思念的人再相见的。”

    ……

    她的话混着风声在元翊的耳边来来回回,一直萦绕。元翊虽沉默,去并非不知人事的孩童,甚至,他对于人心的感受,要比寻常人更加的敏锐一些。然而这一次,他却真的拿捏不准了。夏雪叶的这句话中有太多的情意和在乎,这让他甚至不能够分得清楚,她说的,是否是恋人之间的誓言。

    而同时,夏雪叶也默契般的保持着沉默。直到下一个路口,元翊将她送进了院子,她尚且来不及说一句再见。他便已向夏公子的客栈飞奔而去了。

    然而她又很理解,只因她知道夏公子的信号弹,是所有暗卫不得不以死遵循的返回命令。而他,已经在她这里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她目光愣愣的朝向元翊走时的方向看去。她感觉太奇怪了,为何会对这样一个甚至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人产生这样巨大的留念之情。

    甚至,此刻的她完全想象不出刚刚说出:你要相信缘分,它一定会让相互思念的人再相见时自己的心态。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夏雪叶无奈的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而站在门口等待夏雪叶回来的晴儿,却是极好奇的瞅着自家小姐这般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又时或困惑不解的模样。她快步上前,拍了拍夏雪叶的肩。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见她满目的疑虑,夏雪叶连连摇头:“我是有些事情想不太通,你莫要管我,先睡吧。”

    然而晴儿却不依,跟在她的身后。

    “不是说去与倩娘告别就回来的吗?怎么到这个时候?”

    一听及倩娘的名字,夏雪叶又忍不住是叹息。

    然而她光叹息却不言语,却着实急坏了一边的晴儿。

    她干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雪叶,只希望她能够多说点什么。

    夏雪叶见她如此,回瞪了一眼。

    “你这好奇的样子,我要和你说的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说着,她将今日下午的事情一一与晴儿说了。直到最后,她忍不住叹道:“若是我能够在早些将她拉进来,或许,还不止于此。”

    然而晴儿却摇头:“小姐的心思太重,这世间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如果若是,发生了便是发生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都像你这样子想事情,还不要累死。”说着,她用手轻轻的拍了两下夏雪叶的肩膀。这是她目前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安慰人的方式了。

    夏雪叶苦笑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

    “其实我觉得有的时候,你比我活得透彻。”

    晴儿却摆手:“其实我说的这些小姐你那么聪明肯定都知道的,只是你想的太多了,总想把什么事情都顾着,什么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结果,肯定是很累的。”她说话的时候一副语重心长,竟完全不似寻常天真烂漫的模样。

    夏雪叶对她笑了笑:“我今日才惊觉,晴儿本是我的知己。”说着,开玩笑的拽了拽晴儿竖在头上的小发髻。

    晴儿则是甜甜一笑:“若不是小姐不计较身份,我就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和小姐说话。”

    夏雪叶摇了摇头:“你我之间,早已无需那样的虚礼,只是此次回去,怕又要被那些麻烦包围了。”

    晴儿点了点头,她自然知道小姐口中的麻烦是什么,只是她也知道,这些麻烦是小姐必须要面对的。所以,她只是沉默不言。因为她早已坚定念头,无论怎样,她都会一直陪着小姐的。

    一面棺椁两个抬棺人,三个送棺者。

    ——倩娘的葬礼简单的叫人看着辛酸。

    然而,王宗焕却豁然而释,开口道:“她曾坐拥项城一半的财富,却并未有一天得到快乐。我信,她定是恨极了那些铜钱味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