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看着一边愁眉不展的夏雪叶,解释道。

    夏雪叶点了点头,继而摇头道:“我自诩倩娘知己,然而此时,却不如你们看的开。”

    说着,微微抬头,看到那铜色的棺椁,她突然想起了倩娘死前那抹微笑,那样的灿烂。或许这样的结局对于倩娘来说,并不算是坏的。

    想到这里,她原本紧蹙的眉头这才有所舒展。

    而看到小姐似乎终于释怀,晴儿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她开口道:“小姐,今早那人又来催了。”

    “有没有什么信件丢下?”

    “没有,只是说将我们车马已备下了。”晴儿答道。

    夏雪叶微微的叹了口气。

    “至少,要送倩娘回家才行。”

    说完,便不再言语,三人成列,默送倩娘的棺椁一直到项城的灵堂之上。然而,到了灵堂,却被在门前看守的老人拦住了。

    老人须发皆白,然而眉眼却精神的很。他看了一眼前来送棺椁的人,问道:“棺中何人?”

    王宗焕上前,深深的作了一辑,答道:“苏氏家族次媳,倩娘。”

    一听到倩娘这两个字,老人原本舒展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反应半响,方才做出回应。他道:“难道不知道她早已没有资格入住苏陵了?”

    王宗焕点头:“小生知道一些,只是……其中隐情却也并非一二言可以说的清的,能不能请前辈通融一下。”

    他方才说完,那老者却急忙摆手怒道:“何为通融,我苏氏十几条条性命皆丧于此女子之手,夜半吵闹,死也不罢休该如何?”

    他的怒意让王宗焕一时震住,无法言语。

    走在棺椁后面的夏雪叶见王宗焕一直不前,猜测出了什么事情,便将白绫交予晴儿,自己则绕过棺椁,走到了王宗焕的面前。

    “怎么了?”她问。

    王宗焕摇头,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老者。解释道:“倩娘被开除出了苏氏,无法入住苏陵。”

    他方说完,那老者便补充道:“老生一辈子阅人无数,却独为见过如此狠毒的女子。”

    听他所言,夏雪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前辈所说的确没错,只是倩娘从未被开除过苏氏祖籍,所以,不管她如何的狠毒,却还是要进这祠堂的。”

    老者一惊,复解释道:“姑娘你有所不知,当年老祖在世时,已然向项城人宣布了将倩娘除名与苏氏。”

    夏雪叶摇头:“不,是前辈你有所不知,苏氏的当家之人并非老祖。”

    “那是谁?”老者急忙追问。

    “是苏世仁,倩娘的丈夫。”她此言一出,老者猛的一惊,他方才想起,大约十年前,老祖便已经向世人宣布将苏氏的当家人传位给苏氏老二苏世仁了,只是苏世仁在不久之后就被发现死在山下,并且面目全非。由于没有接位人,老祖便一直管理者苏氏的大小事务。也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苏氏真正的当家人,并非老祖。

    过了许久,老者终于回想起了那段往事。然而此刻,他却并不想让那个几乎灭了苏氏满门的女人,踏进这扇祠堂。

    他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虽如此,她的罪行却是大家都知道的。”

    夏雪叶复又摇头:“我看前辈年纪,与老祖不相上下,前辈定然知道老祖是何样的人。我晚辈不愿做多评价,但是前辈心中应当有数。倩娘的行为纵然有些偏激,可是前辈你想想看,若不是被逼到一定的程度,一个女人为何会如此疯狂?”

    老者垂头而想,在抬头时已然微有愧疚。“姑娘说的如是,我自然知道,只是……”

    他的只是尚且没有说完,一边的晴儿已然走到了他的面前。

    晴儿看了一眼老者,问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阻拦的理由!”说着,她面向夏雪叶,开口道:“那人来了。”说完,她指了指站在棺椁后面的一个女子。

    那女子正是上次送信道夏雪叶院中的女子。此刻,她面无表情的站在棺椁之后,手中则捏着一封上印的信件。

    夏雪叶见那信件封泥,只觉得心脏猛的一缩。

    她急忙跑到那女子面前,然而拆开信件,只有“急回。”二字,这才缓缓舒了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消在等片刻便好。”说着,她将信还到女子手中。

    “销毁。”

    她道。

    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王宗焕问她何事。

    “家中急事。”她道。

    然而,那老者却依旧站在祠堂正中,将眼前一切,视若无物。

    夏雪叶走到老者面前。

    然而她尚未开口,老者便先开了口:“姑娘是官府中人?”

    夏雪叶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么,进吧。民不逆官,天道也。”说着,他退到祠堂一边,拿起长棍,敲起铜钟来。所称“送终”。

    夏雪叶看了看专心敲钟的老者,总觉得有所言,然而却又实在什么也说不出。想了想,还是退到了棺椁后面,陪着倩娘一起进了祠堂。

    送完倩娘最后一程,夏雪叶尚且来不及再做思量,便要急急上路。

    “姑娘此去经年,不知何时再见,切记万事保重。”王宗焕将夏雪叶主仆二人送到项城城外,叮嘱道。

    夏雪叶挥手告别:“瞿知县的事情你写成奏折报上京城,此等大事京城方面一定会派人叫你赴京述情,到了京城去找尚书张成,他是好官,会帮你的。”

    说完,见王宗焕点了点头。她便又补充道:“那么,到时候见了。”

    王宗焕微微笑了笑:“好,到时候见。”

    ……

    从项城道京城的路程并不崎岖,只消四天有余,夏雪叶便一行人便到了京城郊外。

    夏雪叶拉开车帘,虽未到长安,然而只在这里,便已经能够感觉到长安的繁华。明明是很熟悉的地方,然而此刻,习惯了项城静谧的夏雪叶却感觉到了些许的陌生味道。

    “小姐。”晴儿叫了她一句。

    夏雪叶回头看她。

    “怎么了?”

    “这次,胧月小姐怕也是要回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