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晴儿的口气中,夏雪叶听出了些许的畏惧。只是她却并不明白,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晴儿,一提到胧月却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是为那般。

    她问道:“你怕她?”

    晴儿点了点头:“小姐你是不记得了,胧月小姐自小便爱玩弄园中所有的人,独有碍于你的身份,她尚且收敛些,只是此番又得了王妃的名号,以她的性格定是要示威与你的。”说着,她撇了撇嘴。

    见她这个样子,夏雪叶不禁笑了起来。

    “自从病好后我倒是没见过她,此番回去,定要见见这个让你们闻风丧胆的小姐到底是什么样子。”说着,车马跨过长安斑驳的城墙,进入长安。

    夏雪叶的车马到达夏府的时候,天色将晚。而夏府门前,已然站满了人,每个人翘首以待的,正是那辆飞驰的锦缎车马。

    所以,夏雪叶尚未下车,便已被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夏成,他双手背于身后,看着晴儿将夏雪叶扶下车马,开口道:“你可算回来了。”他的语气中有太多不置可否的情愫,让夏雪叶一时有些发楞。

    然而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夏成已然走到她的面前,左右看了看,开口道:“此番前去就医,看来是有效的。为父甚为开心。”说着,却并未看见他脸上的笑容。

    夏雪叶则是缓缓的施了一个礼,开口道:“劳烦父亲挂心。”说完,便跟着夏成身后,想府中走去。

    而剩下来的人,则是依照各自的身份,依次进了府门。

    “皇上急招你们小辈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见无人靠他们太近,夏成小声问道。

    夏雪叶则是疑惑着看了他一眼:“父亲难道没有收到告知?”

    夏成苦笑着摇了摇头:“为父本非皇亲,自然……”

    夏雪叶点了点头,夏成虽挂着太尉的名号,然而说到底只是驸马而已。“父亲不必说,女儿知道的,只是此番急招女儿也不知为何,待明日见了皇上,问了详细,再告知父亲。”

    夏成这才微微的笑了笑。

    “我儿这次回来,似乎有所不同。”

    “什么不同?”夏雪叶问道。

    夏成思索良久,方才回答:“为父也说不上,只是一种感觉吧。”

    两人未聊几句,便已走到前院。夏府分前中后三院,前院青墙黛瓦,用于招待宾客,中院是封闭式的假山花园,院中有人工湖,景甚美。后院则用于休息,以及家中妻妾活动之所。由于夏成只纳一妾,妻又早亡,故后院虽大,却多空旷之地。

    临到门口的时候,夏雪叶止住了步子,欲让夏成先行,然而,夏成却急忙拒绝。“当由你先行。”

    夏雪叶摇头:“父女同行,父亲为大。”

    夏成却道:“我儿孝心我心领便好,只是纲常之事,不能乱了。”说着,坚持让夏雪叶先走。

    夏雪叶见他这般坚决,便抬了步子。

    然而,她尚未踏步,便听见一连串的银铃笑声,自偏厅而来。

    她抬头,见一女子。女子身着鹅黄色罗裙,乌发向后挽成圆髻,是为妇人装扮。

    一见她,夏成便道:“笑成这个样子是何体统,还不来向姐姐请安。”他的语气随时训斥,然而但凡明眼之人皆能够听出他口气中的宠溺味道。

    然而夏胧月却并不自知,她道是父亲真的训斥与她,便一下子收敛了所有的笑容。上前解释道:“爹爹不要生气,我只是刚巧与巧儿说到好笑处忍不住了而已。”

    说完,她便缓步上前,对着夏雪叶微微施礼。道:“姐姐外出看病好些日子了,可叫妹妹好想。”

    说着,她竟突兀上前,拉住了夏雪叶的手。

    夏雪叶的体温原就比寻常人冷一些,所以夏胧月一碰到她的手不禁的哆嗦了一下。

    “姐姐的手为何这般冷?是否身体不适?”

    夏雪叶则摇头:“原本就是如此。”说着,她见夏胧月拿着她的手放到她的肚子上。道:“姐姐此番回来,我要送给姐姐一个礼物。”

    “什么礼物?”

    夏雪叶问道。然而当她的手被夏胧月拽着缓缓的摸过夏胧月的小腹时,她猛的一惊。

    “你……你。”“你怀孕了?”夏雪叶的声音虽不大,却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波澜。皇上九子,虽说早定太子,然而太子却并不受宠,相反的六皇子和七皇子一个武将一个文士最受皇帝重用,而此时七皇妃有了子嗣。谁又能保证,不会因此而多出些什么意外呢。

    对,谁也不知道。

    所以,谁也不敢妄自出声。

    只有夏成,他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像是开了朵花儿似得,笑的简直合不拢嘴。连连的叹道:“好啊,好啊……”

    夏胧月看他如此开口,也跟着笑了起来。

    夏雪叶则是边笑边说道:“听到了这个消息,一路的疲倦便都消了。”

    夏胧月又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情不自禁的用手覆上自己尚且看不明显的腹部,自言自语道:“我真的很幸运。”

    夏雪叶也笑了笑:“你确实很幸运。”说着,三人走到厅中,夏成宣布开饭。众人便都各自落座,吃起了这顿接风宴。

    然而,夏胧月却在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腹部,面色苍白。

    “姐!我……”夏雪叶刚刚转头,便见她额上直冒冷汗。她一惊,急忙伸手扶住坐在一边摇摇欲坠的夏胧月。

    “你怎么了?”她问道。

    然而此时夏胧月已是满头的汗,整个人虚脱的倒在她的身上,痛得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原本周旋于宾客的夏成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变故,他急忙跑到夏雪叶旁边。却只听到夏雪叶叫他快去找大夫。

    夏成急忙打发身边的侍从去请大夫,然而,就在这时,夏胧月突然闷哼一声。昏倒在夏雪叶身上。

    “快!快去叫梅姨!”夏雪叶猛的想起夏胧月的生母,也就是夏成唯一的妾室。她记得她的本家是开药铺的,至少,应该懂些药理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