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晴儿的话你们可都听清楚了,以后见了我行小礼便是了,这院子里本来也没那么多的规矩,切不要被父亲唬住了。”说着,她拉了拉晴儿,示意她帮着她说点。

    然而晴儿却似乎有些不愿。只说了一句:“小姐说的是,你们这样的慌张成什么样子。”

    夏雪叶看了看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二人,便问道:“叫什么?”

    那二人微微抬头,即快速的看了一眼夏雪叶,便又似做贼似得低下头。

    过了一会儿之后,那个个子稍微高一点的男子开口道:“小的只知父亲姓张,自小与兄长在官家为奴,姓名但凭主子做主。”

    夏雪叶想了想。

    “那么,就叫你张期如何?期许的期。”

    那人先是一愣,继而点了点头。夏雪叶复看向另一人。那人头埋的要更深一些,始终不敢抬头看向夏雪叶。

    夏雪叶便叫他道:“你为何将头埋的这么低?”

    那人头微微一动,似乎要抬头看行夏雪叶,然后头抬到一半却又低下。夏雪叶方才看到,他的额头上有一块很淡的青蓝色印记,大约是刚刚天色微暗,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想了想:“你可有姓名?”

    那男子微微点了点头:“从前在府衙家中为奴的时候曾有过。”

    “叫什么?”

    “纹”他的声音有些小,但夏雪叶却听清楚了。

    听着这个名字,她竟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影,这样的名字,在这个时代里,代表了什么,她是知道的。

    她复看了纹一眼,便又问道:“除了这个名字呢?”

    纹想了想,继而摇了摇头。

    “也是只知家父张姓。”

    夏雪叶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嫌弃,我帮你取一字如何?”

    纹点了点头。

    “张……许。”那兄弟二人和在一起便称作期许。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不竟如人意的地方所以要有期许的存在。

    她说完,便见站在她面前的男子猛的点了点头。

    “小姐说的是,这世间有太多不经如人意的地方,所以,要有期许!”他将期许二字咬的特别重,仿若有所思量。

    夏雪叶笑了笑。“那么,我便叫你张许,可有什么意见?”

    “张许并无意见。”他说完,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夏雪叶。

    夏雪叶这才注意到他的长相,五官清秀,肤色白皙,虽说额上有一块淡青色的胎记,然而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清秀的样貌。

    夏雪叶摇着头笑了笑。

    “我原先以为你二人长相酷似,现在看来,却是有所不同的。”

    张期点了点头。

    “从小父亲便说兄长长的比我好多了。”说着,他憨憨的笑了笑。

    夏雪叶也笑了笑。“那我先进去了,你兄弟二人轮守看门便好,另一个也好休息一些时间。”说着,便领着晴儿走了进去。

    留二人在原地,反复琢磨今晚之事。

    夏雪叶方一跨入院子,便见到了等在院落中的柳翩翩。她依旧薄纱拖地,却已摘掉了头上的蒙纱。

    她见到夏雪叶带着晴儿进来。便向她们走了过去,直到走到夏雪叶面前,她便站住了。

    “能不能叫这个丫头离开一点。”

    夏雪叶心中偷笑。她当然也记得柳翩翩与晴儿第二次见到的时候,晴儿乘其不备,将她点在一个破庙里面了一个晚上。

    那滋味,想必不好受吧。

    她看了一眼旁边直翻白眼的晴儿。转头对柳翩翩说道:“她并不是什么外人,有什么事情直说便好。”

    柳翩翩摇了摇头。

    “你并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不管你要说什么,她都是可靠之人。”夏雪叶坚持。

    柳翩翩便不再开口。

    夏雪叶干脆绕过她走向院中房子,并且自顾自的坐到大厅中的檀木桌边。

    夏雪叶在檀木桌边,用中指敲了敲桌面,对柳翩翩道:“难道还要我请你坐不成?”

    柳翩翩瞪了她一眼:“当然不敢劳烦您。”说着,便坐到了夏雪叶旁边。

    “白樺出了事情,你可得到消息?”

    她问。

    夏雪叶一惊,差险儿下意识站起,然而,又想到自己面对的是何人。便故作轻松的答道:“你们江湖中的事情,难道不该用江湖中的规矩去解决,我这闺阁小姐到哪里能够插得上手。”说着,挥手叫了身边的晴儿。

    “你去沏壶茶来,翩翩女侠等了这么长时间了,想必有些疲倦的。”说着,她淡笑着看着柳翩翩。

    柳翩翩却并不看她。只是低头盯着自己的脚面看。

    直到她看着晴儿出了大厅的门,这才抬起头来。面上却不似先前悠闲的神情。

    她看着夏雪叶,复笑了笑。然而这笑中却丝毫没有愉悦的味道。

    “我知道你恨我厌我,你也别以为我这次来找你就是和你示好,我只是走投无路了而已。”说完,她顺手将手中的短剑放置到了桌面上。并且拿出一张发黄的卷帙。

    她将它推到夏雪叶的面前。

    夏雪叶疑惑着看了她一眼,便伸手将卷帙打开。

    卷帙首页印了一方印章,横排三字古文夏雪叶并不懂,然而这枚印章她却知道所出何处。那是目前京城中最大的情报机构听雨楼的祖传印章。据传那是由听雨楼的初代创建者亲手所纂刻的印章。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与权力。

    然而,真正让夏雪叶惊讶的确并非这枚印章,而是这篇卷帙的内容。

    虽然她也曾想到过,但是自己亲眼看到自己在听雨楼的备案,却着实是吓了一跳的。

    上面写着:

    皇家卷本78

    夏姓,名嫣,乳名(又名)雪叶。

    夏璟五姊夏玥独女,因其母原因被夏璟独爱,于满月时便被封为长公主,是为南宋最为年幼最为破格的唯一一位长公主。

    其人性情温顺乖巧,年幼时便交与夏璟抚养,年十五,方出宫殿。与其父夏成共同居住在长安城中。

    她于十八岁之际曾大病一场,家人几乎要为其装备丧事,然而,夏璟颇为垂怜,赏西域上供的千年雪莲为其续命,最终将其救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