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而,据线子所报,其曾在内陆西北出现,并且时有涉足江湖之事,与侠客白樺有所牵连。具体尚未知晓,有待考察。

    补充:白樺晋身为新晋盟主。

    夏雪叶看完,将卷帙还给柳翩翩。

    “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柳翩翩撇了撇嘴。

    “我知道白樺去项城找你了。”

    “又如何?”

    “那你也知道了你在他心中是何等重要的地位了?”

    夏雪叶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却又笑了起来。

    “我在他心中的位置我尚且不知道,没想到你倒比我清楚。”说着,她将眼神投降门外。似乎是在看晴儿是否回来。

    然而心中却又是别的一番思量。

    为何柳翩翩会说这样的话,下意识的她便将这句话与白樺之前异样的行为联系了起来。然而,她仍然猜不出柳翩翩到底要和她说什么。

    柳翩翩倒是坦荡的很。

    她道:“我不如你那般的心思,不那么会揣测人心。”说完,不给夏雪叶插嘴的机会,便又开口:“白樺从京城赶去项城,是因为他怕你有危险。至于你的身份,是一个朋友拿到我的,我便将它告诉了白樺。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并无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所以,我也不想道歉。”说话的时候,她微微的上扬着下巴。

    然而在夏雪叶看来,这上扬的下巴,此刻却显得孤寂。

    她低着头思索了良久,复又抬头。

    道:“从我的角度,你就是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挑拨离间的小人。你承不承认?”

    她看向柳翩翩。

    然而,柳翩翩却并不点头。

    “但是,你说的对。白樺的事情,不管关不关你的事,却是关我的事的。”说着,晴儿也正巧进来。

    她一进来,便看见夏雪叶板着脸在说什么。便以为是柳翩翩又说了什么让夏雪叶生气的话。差点儿就扔了茶杯,打算冲上来了。

    然而夏雪叶却站了起来,接了她的茶杯,放一杯到柳翩翩的面前。

    “那么,我们试试看合作一下?”

    她的语气很微妙。晴儿莫名其妙的看了柳翩翩一眼,又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却始终是不懂的眼神。

    夏雪叶见她如此,忍不住笑了出来。

    “等会儿我和你说。”说着,便将茶盏放置到桌面上,并且给自己和晴儿各倒了一杯水。

    柳翩翩喝了那水,也不管什么,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原本就是江湖草莽,合作谈不上,我是来请你帮忙的。作为交换,我可以答应帮你办一件事情。任何事都可以。”

    夏雪叶则是缓慢的将杯中的水饮尽。

    “送上门来的好事情,我为何不收,至于办什么事情,我想好的再告诉你。”说着,她又转头对晴儿吩咐道。

    “吩咐丫鬟们在院子里收拾出一间客房来。”

    她尚未说完,便被柳翩翩打断。

    “不必,我住客栈。”

    然而夏雪叶却坚持让晴儿去办。并对她说道:“既然是有求与我,却为何又不听我的?”

    柳翩翩低着头考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如此,你再考虑看看,是明天再将事情告诉我,还是今晚便说?”

    柳翩翩看了一眼门外。

    淡淡道:“我知道你进入刚刚赶回京城,明日再说吧。”说话的时候夏雪叶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转折有些生硬。

    要这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委屈至此,白樺真的是纯粹的蓝颜祸水!!

    夏雪叶默默的想了想,点了点头。

    “行,不过我明天早上要去上朝,等我回来之后你再说,可嫌迟了?”

    柳翩翩摇了摇头。

    “这事儿并非迟早的事情,也不可能急于一时,我等你便好。”

    当她说完,夏雪叶倒是突然生起了探究之心。然而一想到这个女人差点儿害得她与白樺断交。便难免心生厌倦。

    忍了忍之后,她便干脆离座。

    “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她说后,便疾步就走了。

    第二天初晨,夏雪叶便已醒来,任由着晴儿给自己梳妆打扮,直到那两个嬷嬷将自己原本散乱五章的头发编成了一绺一绺的辫子,又一根一根的盘上头顶之后。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伸手摸了摸头顶。她默默的摇了摇头。

    “我说晴儿啊,你这是要在我头上弄出个鸟窝来是吧?”

    晴儿笑盈盈的从门后走来,手中捧着刚打来的洗脸水。一边将它放到木桌上,一边回答夏雪叶:“小姐您可别抱怨了,等会儿还有簪子呢。您这次去可是以皇家长辈的身份去的,当然要打扮的庄重些。”她方才说完,夏雪叶便见了旁边的嬷嬷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了一大盒的簪子。

    要说审美,夏雪叶真心觉得自己还算是好的。但是见了这么一大堆黄金琉璃的东西,她也忍不住有些目眩。

    最后,还是挑了两只看起来最为简单的给嬷嬷。

    当嬷嬷将那两只簪子别到她头上的时候,她顿时觉得自己至少年长了十岁有余。

    有人说,女人七分靠装扮,真心是没错的。

    就这套头饰,加上篓金紫纱群,硬生生的将她从一个方才十九岁的姑娘弄成了二十大几岁的剩女装,还得是斗战圣佛级别的装备。

    因为衣服太长了,她站起来的时候,还必须得有一人为她拿着衣角,不然弄的不好,这些丝丝线线的会将她绊倒。

    说真心的,南唐女装的繁复,真的让她感觉到厌烦。

    然而,却又无力改变。

    就这样,磨磨蹭蹭的一个晨间便过去了。等到万事都备好,一行人终于上了轿子的时候,天色已然不早。

    再到宫门口,夏雪叶瞎猜,也有个九十点钟了。

    进紫宸殿的时候,夏雪叶特意朝宣政殿的方向看了一眼,长阶几乎直至云霄,两边络绎不绝的群臣三两成群,各个精神百倍。

    想来,这便是整个南唐,最好的年代了。

    夏雪叶忍不住想到了史书上所载,这盛世不过几年,便会急剧转变,最终沦为前朝。

    她顿时心中百感交集,有觉得身在其中,越来越不可自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