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夏煜,转头面向那公子,开口道:“我叫夏雪叶,你呢?”

    那公子豁达一笑:“夏为善。你与我六哥是好友?”他的口气有些不确定,然而他却又可以感觉到兄长对这个女子的熟悉气息,所以,他还是不解。

    夏雪叶解释道:“我与你兄长相识在别处,可惜在皇家,还是第一次见,我早便听说七殿下相貌堂堂,今日一见果然俊俏的很。”说着,她眯着眼睛仔细的瞧了又瞧。的确是个真真正正的美男子。

    夏为善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笑了笑。

    “谬赞了。”

    见他这样,夏煜便又笑道:“七弟竟然让你看的含羞了!夏小姐你真的是……”他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夏雪叶这般行为,便干脆到此断句。留一半给夏雪叶自己想。

    这时,夏雪叶看到不远处夏成和群臣从宣政殿中下朝之后却似乎在路过紫宸殿的时候有意识的慢下的脚步。她便叫晴儿扶着自己,向夏成所在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父亲?”

    夏成见她来,便停下了脚步。

    “你何时与七殿下有所往来了?”

    夏雪叶一愣,复看向台阶上。回答道:“只是刚才初识,有什么问题吗?”

    夏成叹了一口气。

    “我原本还以为你和他有所旧识,想要你劝劝他多回家,胧月嫁入王府两月有余,除了房事与他却甚少接触,实在是……”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向台阶上飘去,仿佛想看一看,那高高在上的七殿下,到底是什么心思。

    然而对于他的困扰,夏雪叶却也没什么办法,便只能劝道:“你先回去吧,我看看能不能插上两句嘴劝劝他也好。”

    说完,夏成便点了点头。

    “行,那我便先走了。”

    说着,夏雪叶也与他告别,重新回到紫宸殿门口与众人一起等着夏璟上朝归来。

    然而她尚未走到台阶上,便见夏璟的坐辇已然上了台阶。

    不得已,她只好在台阶一半的地方勉强行跪拜之礼。

    然而夏璟一见到她,似乎顿时精神了起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抬辇的人停下,继而在身边奴仆的搀扶下缓缓走进夏雪叶。

    他低着头看了许久,伸手将夏雪叶扶了起来。

    “你可算是好了。”

    夏雪叶听他话中的滋味,不禁的酸了鼻子。眼前这位老者,其实她是第一次见到的。然而就是这一句话,却让她突然有种被某种情感捆绑住了一样。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我没事,您放心。”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说出的这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是将眼前的老人,当做了何人。

    她只知道,这个老人,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她伸出手扶住了夏璟。夏璟只是笑着,任由她扶着。

    “丫头长大了,懂事了。”他道。语调中出了难以抹去的岁月沧桑,还有比那更深的宠溺之意。

    夏雪叶只觉得自己在一瞬间被那份情意所击中并且迅速包裹,甚至有些时候,她自己都会有错觉,她便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南唐的长公主夏嫣,那个与眼前的老者生活了十五个春秋的女子,那个对眼前的老者有些比父亲更多的眷恋的女子了。

    她扶着夏璟,很明显的感受到他瘦骨嶙峋的胳膊以及日渐老迈的步伐。而这一切,都像箭一样的刺入她的心中。带着一种让她难以承受的情感。

    夏璟的步子很小,许是早朝累了,他此刻,竟是一步一歇,夏雪叶便也陪着他小步小步的走上台阶。

    直到二人终于来到紫宸殿门口。

    夏璟方开口小声道:“你以为我是累了吗?其实我只是想与你多走些时间罢了。”说着,像个小孩一样的笑了起来。

    夏雪叶也笑了起来。将夏璟交与随后而来的众多奴仆,而自己则在目送着夏璟进殿门之后,跟着众人,一起走进了紫宸殿。

    夏雪叶与夏煜夏为善元翊四人一并走进殿门。

    然而,身后长摆裙子,却叫她走路的时候不免有些混乱。又因为那拖裙的丫鬟被挡在了紫宸殿外,她便只能自己提溜着裙摆了。

    元翊低着头笑了笑,便走到她身后,将她轻轻扶住道:“小姐小心些。”

    直到看着夏雪叶站好,便又默然的退到自己的位置。

    夏璟坐在正中,浅笑道:“今日来的都是家里人,不必那么拘谨。”

    说着,他挥了挥手,旁边的奴仆立即会意,将一直备在一旁的座椅给众人献上。

    在堂的人犹豫了一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一会儿,便都坐下了。

    众人方才坐定,便有人先发问了。

    那是个老者,留着雪白的羊角胡子。

    “我皇方才说在堂都是宗族众人,那么,可否向我么介绍一下这二位是……?”

    他的手指指向了夏雪叶和元翊。

    夏雪叶方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夏煜先回了话。

    “太傅的眼力真好,元翊确实并非我宗族中人,但是确实父皇特命我邀过来的。”说着,他看了眼坐在高位的夏璟。

    夏璟点了点头。

    “我儿极力举荐贤才解我大唐国危,为夫甚至欣慰。”

    说完,又补充道:“至于你所指的另一位,你再看看,是否认得。”

    他刚才说完话,那老者便扯了扯自己的羊角胡子,盯着夏雪叶一通乱看。就在夏雪叶被他盯的偏过头去的时候,他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椅子。

    “竟然是长公主殿下,臣有眼无珠,还请长公主见谅。”然而奇怪的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语句中该有的丝毫歉意,反而上前了几步。仔细的又瞧了瞧夏雪叶。

    见他如此,夏璟微微笑道:“太傅自谦了,从前嫣儿可是一直怕你怕的很呢。”说着,冲夏雪叶笑了笑。

    夏雪叶也笑了笑:“可如今太傅不认得嫣儿了,舅舅要给嫣儿问问明白才是。”

    她方才说完,太傅也呵呵笑了起来。

    “好说好说,嫣儿变的太漂亮了,太傅老了,有些眼花了。”说着,伸出手微微的触了下夏雪叶的肩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