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神中有种岁月的印记,这印记和夏璟相似极了。夏雪叶不忍于此,便打笑道:“太傅如何老了,我看还如当年一样的俊俏。”

    她说完,太傅笑着摇了摇头。

    “丫头却比当年伶俐多了。”说完话,他有所留恋的看了夏雪叶一眼,便在下人的扶持下,走回了原本的席位。

    夏璟将眼神绕了在堂之人一圈,继而缓缓开口道:“你们是否很是好奇我为甚将你们众位千里迢迢急招回京?”

    他的话方一说完,在堂众人有的急忙点头,有的则是面露疑色,却惟独没有人敢上前问半句。

    半响沉默,夏煜漠然上前,进了一步。

    “父皇所忧之事,是否与后周招兵有关?”

    夏璟看了他一眼,却并不答话,反而发问:“对于此事,你有何看法?”

    夏煜皱了皱眉:“后周蛮夷无理,却善于军事,我认为,当谨慎。”

    夏璟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众人。

    “那么你们认为呢?”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夏从善上前答道:“六哥说的有理,父皇在位,我朝先后灭闽国亡南楚盛世可复,不免遭奸人所眼馋,后周君主柴荣轻文尚武,其迅速崛起在这几年也是众所周知的。儿臣斗胆猜测,其野心已然昭示。”

    他说完,夏璟笑了笑。

    “从善向来看事精准透彻,众人可有异议?”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俊秀的年轻人,看那装扮,似是读书人。

    他说话前先顶着夏从善看了一眼,继而笑着摇了摇头。

    “七殿下说的确是,然而,微臣却想告诉七殿下一点。我朝在中途占地已久,地域将近后周两倍,财力兵力更是胜于之不计其数。七殿下以为如何?”

    继他说完,夏璟不禁摇头。

    “夏爱卿以为如何?”

    他话音放落,一老者便站了出来。

    “以明德所知,后周已然踏入我大唐国土,并且……”他顿了顿。“我国将士节节败退,滁州已然被攻陷。”他说话时声音低沉并且沙哑。然而,他的话方一出口,便引来满堂哗然。

    就连站在夏雪叶身边的元翊都是一震,继而眼神不明的看了夏雪叶一眼。

    碰巧,夏雪叶也正看向他,然而两人,似乎都看不懂对方眼中的意味。

    原本坐在龙座正中的夏璟听了他的话,忽的站了起来,将一旁的婢女吓的赶紧上前扶着。

    然而夏璟却让她们退下,并且大声道:“夏爱卿所言,大家可都听清了?”

    众人立即回复了安静,并且皆一脸苦色。

    最终站在人群最前端的太子弘毅缓缓走上前,并且对着夏璟跪拜了下来。道:“父皇所忧,亦儿臣所忧。”

    说着,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复言:“请父皇允许儿臣带兵上阵杀敌。”

    他方说完,刚刚那书生便立即上前上奏道:“臣认为,太子此行可许有三,一是为国效力,一片赤诚。二是为父分忧,孝心可鉴。三为磨练自己,其心可励。”

    说完,众人见夏璟微微点了点头。

    “弘毅此番心意,朕甚是欣慰。”说着,在婢女的搀扶下重新坐回了皇位。

    此时,夏煜又上表道:“兄长确是好心,然兄长身份尊贵,这上战场之事……是否……”他的话未说完。

    便被一大臣接了去。夏雪叶看过去,却正是刚刚与她说笑的太傅。

    太傅钟谟道:“六殿下言轻了,太子殿下虽文采非凡,然武艺尚不够将军资格,以老臣看,太子殿下还是留守京都,指挥大局的好些。”

    他的话方才说完。夏明德亦跟着上奏:“臣倒是觉得这正是让太子殿下锻炼的大好时机,太傅这么说,是否有看轻太子之意?”

    他的话中带刺,钟谟自然听得出来。

    所以他便也不客气了。“钟谟天性直爽不爱绕圈子说话,夏大人说钟谟看轻太子,钟谟倒是想问问夏大人将善于谋略的太子置于粗冷的兵刃交锋之中,是否心存什么别的意思!”

    夏明德听了这话一下子憋红了眼睛,半响,只说了一句:“钟大人能言善辩,我是知道了,但是我的一片忠心,想必陛下也是明白的。”

    说着,向夏璟的方向猛的跪下。

    夏璟则是不置可否,缓了缓,才说了句:“夏爱卿快快请起,爱卿的忠心,朕自然知晓。”

    说着,他看向太子。

    问道:“你呢?听了二位大人所言,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

    太子愣了愣,沉思答道:“儿臣恐力有不逮,我……”

    他的话尚未说完,夏璟便接了去。

    “既然如此,你便负责京都的调配之事。”

    他说完,看了一眼夏煜。

    夏煜上前。

    “父皇,儿臣有话说。”

    “说。”

    “后周军队肆无忌惮,儿臣认为,必得选良将以应对之。”

    夏璟点头。

    “那是自然。”

    夏煜以眼神示意了元翊。

    元翊会意点头。走上前去,叩首,曰:“臣请求征周!”他的言语字字铿锵,不同于文士间的语言游戏,却能够在字句间给人以不同的震慑。

    夏璟显然早先以了解过他,便向夏煜问道:“你认为,他可担当何种职位?”

    夏煜被他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思索良久,犹豫回答道:“或可担当前锋官?”

    然而夏璟却并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为难,复开口道:“你之前向我举荐过此人,可并不是前锋官的位置啊。”

    他说着,眼睛微微的迷上,似乎有些困倦了。然而更多的人却知道,这却正是关键的时刻。

    见夏煜有些为难。夏从善连忙上前解围:“据我了解,影这个人武艺超群,行兵布阵更是有一套法门,是为将士的好人选。只是其人庶民出生并且无所功绩,想必六哥考量了这些,才觉得他目前尚不可以担当如此重要的位置吧。”

    他的话方原本僵持着的局面显得缓和了下来。原本紧绷着脸的夏璟也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道:“从善所言有理,殿前都检点影的武艺我也曾见识过,确实非同凡人,只是因你年纪尚轻,无甚功绩经验,故命你为阵前前锋官,趺坐夏明德大人征战后周,你可愿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