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将手掌缓缓的合住,握住了那种在他手心显得有些局促的手。开口道:“父皇或许不曾知道,我与皇姑并非相识于皇宫,在儿臣的心中,早已将她视作最重要的人之一,父皇尽管放心。”

    夏雪叶复是一惊。

    她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手指尖的颤抖,以及夏煜手掌的温度。

    她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抽离这种感觉,然而,夏煜的力道和夏璟的眼光,却让她无能为力。

    最终,她将自己的手交到了夏煜的手中。

    开口答道:“我听舅舅的便是了。”说完,她却又填到:“可是舅舅能不能也答应嫣儿一件事。”

    夏璟点了点头。“说。”

    “让嫣儿为舅舅做点事情。”

    “什么事?”

    “我曾听府上管家说过,京城有个叫做绝世茶庄的地方,那里的主人精通药理据说曾救活无数人,我想……”

    她的话尚未说完,夏煜也急忙与她一同跪在地上,接着道:“对,我也知道这件事情,虽然父皇曾命我们大唐人士不准踏入绝世茶庄一步,可是现在情势紧急,能不能……”

    夏璟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方才开口道:“不准任何人进入绝世茶庄乃是我的父皇留给我的遗诏,我不能够不遵循。”

    “可是现在……”夏煜欲要辩解。然而被夏璟打断:“没有可是。”

    夏雪叶却摇头,眼神坚决:“那么嫣儿问舅舅一事,舅舅的雪莲从何而来?”

    夏璟一惊,看向夏雪叶。

    夏雪叶低头垂首:“嫣儿听父亲说过番邦并没有上供什么雪莲,那么舅舅救嫣儿的雪莲,是来自哪里的?”

    她问完,夏璟却沉默了。

    最终,夏璟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嫣儿,你可知,绝世茶庄的庄主并非凡人,你就算是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寻到她,就算是寻到了她,她也不一定会答应你的请求,就算是她答应了你的请求,你却也不一定能够拿出来,你知道吗?嫣儿?”

    他的话到了最后,甚至有些无可奈何的味道。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女,固执的很。

    诚如他所想,夏雪叶并没有叫他失望。她笑着点了点头。回答道:“舅舅所说的嫣儿都会好好考虑的,只要舅舅答应嫣儿了就好。”

    说着,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样子像极了某只猫科动物,可爱,却又有着锋利的虎牙。

    夏璟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倒真的被你说动了。”说着,竟笑了起来。

    看了一眼夏煜道:“你协助她吧。”

    夏煜也跟着点了点头。

    “儿臣自当竭尽所能。”

    看着眼前二人,夏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的模样真是太像了,太像当年的他和夏玥了(夏璟的阿姐,夏嫣的母亲)。

    当年他们也是如此的单纯美好,仿若并没有生活在皇家一样。

    然而最终,他却还是沦陷了,沦陷在了权利和地位之中,抛弃了当年的美好,同时,也伤害了那个他最在乎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错,他也明白自己是个罪人。所以他发誓,至少,要许她女人一个美好的没有一丝尘埃的世界。

    至少,他现在,是做到了。

    “你们二人先回去吧。朕要休息了。”

    夏璟摆了摆手,示意二人离开。而他旁边的宫人却一脸担忧的上前扶住他往内殿走去。

    就在夏雪叶二人走到门口时,似乎听到那宫人细细唠叨:“圣上你不能再这样操劳了,不然……”下面的话她没能够听到,只因她方一踏出殿门,便被迎面而来的钟声所震耳。

    夏煜在她旁边笑着拍了一下她捂住耳朵的手。

    “皇姑你可要记得,父皇将你托付给了我,以后就要乖乖听话。”

    夏雪叶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回答道:“你可别忘了,皇舅同时也将你托付给我了,身为皇姑,我怎么说也算是你长辈是吧。”说道最后,她突兀的补充道:“皇舅一定是想到了他与我母亲当年那么亲密的情意。他是希望我们也能够那样的扶持吧。”

    她的声音不能够穿透钟声,却有足够的分量,能够入驻夏煜的心中。在之后的很多个年岁里,他都将这句话奉为宗旨的记住,并且一遍一遍的提醒着自己。

    夏雪叶的确曾和夏璟说过要见一见那茶庄的主人。

    却着实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竟会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快。

    早朝回来的第二天,也就是夏雪叶回到夏府的第三天,同时也是夏雪叶被柳翩翩缠了一个晚上详述了白樺为何失踪以及他可能遭遇到了的各种情况的第二天早晨。

    直到夏雪叶早晨起来的时候,脑袋中任然嗡嗡的全部都柳翩翩的声音,她就是想不明白了,平时听明白的一个女人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却像是傻了似得,像白樺那样的功夫到底遭遇了什么能够被什么“路上的黑帮劫去。”

    她抚了抚脑袋,准备起床装扮。她当然记得元翊昨日叫下人递给晴儿的一封信,那上面只有一句话:我答应过,给你买胭脂巷的胭脂,我买了,等你来拿。

    这句话叫夏雪叶笑了整个下午,她尚且记得当初逼迫元翊给自己买胭脂时的情景,所以她决定,单为了这胭脂,她便要好好犒劳一下这个刚刚上任的征周前锋元帅。

    所以见到元翊的时候她冲他笑了笑。开口道:“我给你做饭吃如何?”

    元翊愣了愣,复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

    所以……这件事的结果是……夏雪叶和元翊两个居家白痴上街买菜,却被那菜商宰了个彻底。

    “我见你二人好生面善,便宜点算,一斤白菜一两银子。”说完,那白菜农眨巴眨巴了两只眼睛瞅着夏雪叶二人,还一副做了亏本生意的模样,叹了口气。

    夏雪叶茫然的看着手中的那些白菜,又看了眼元翊,然而元翊能够回应她的,也只有沉默。两厢沉默之后,夏雪叶只得认命的从钱包里掏出银子,这就准备付账了。

    然而这边刚刚伸出手去,却被一只带着翠色镯子的手臂拍去了,紧接着,一道脆生生的女声响起:“你这黑了心的农人,一斤白菜一两银子,你真当这全世界的人都是白痴了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