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只觉得这笑很能够让人安心,便向他道了一句谢谢。

    三人从庄子最后面到了庄子的正中,也就是夏雪叶与元翊所住的地方大约用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夏雪叶只觉得如同度年。

    她赶到的时候,高斯正从里面出来。她只见到高斯手中的汗巾已然诠释血渍。她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然而站在门口的她却一步也不敢在动。

    而站在她身边的小叶子和苏世诚,则是先她一步走到屋内,查看情况。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苏世诚出来,见到夏雪叶仍旧是一脸苍白之色的站在门口。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没想到,你竟然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说着,他便要路过夏雪叶的身边出门而去。

    然而就在他走过夏雪叶的时候,夏雪叶却猛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手指节之间清晰的纹路以及不可遏制的颤抖,都让苏世诚不免一惊。“他,怎么样?”她的话如同千斤重,竟让一向不拘于节的苏世诚微微震颤了起来。

    他转头看向夏雪叶,满目的疑惑:“为什么不进去看看他?”

    夏雪叶却苦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只是怕自己给原本就乱的局面更添堵而已。”说着,她长长的呼吸了一下,然后看向苏世诚。

    苏世诚则摇了摇头:“里面的那个男人,为了救你连性命都不要了,你却躲在这门廊之后,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夏雪叶一惊,复看向他。然而苏世诚却并没有再看她,而是径直走向了院子外。

    夏雪叶紧紧的捏着手,直到再次感觉到了掌心的刺痛,她似乎方才回过神来。转身,走向了屋内。

    屋内的血腥味道让她忍不住蹙眉,然而一进门,她便再难以将自己的视线移开那正中的床上。那床上的人满身的肌肉似乎像滴血一般的泛红,而实际上,也确实在溢血。

    她实在难以忍受,将头偏转了过去,却正看到在一边整理药材的小叶子。

    小叶子也正看向她。她张了张嘴,却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夏雪叶却对她微微点了点头:“我没事的。”说着,便走向元翊的床边。

    她勉强着自己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元翊。然而元翊此刻却是双目紧闭,面上丝毫没有血色。

    夏雪叶感觉到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在冲击着她,然而她却不明白那感觉到底是要冲向何处。最终,她只是将自己尽可能的贴近元翊,她想,至少要让他感知到自己的温度。

    就在这时,苏世诚急急赶回,身边跟着一个身穿紫袍的人。

    她方一到,夏雪叶便见众人急急散去,她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元翊的床边。

    她看了一眼夏雪叶。“你是他的好友?”

    夏雪叶点了点头。

    “那么,我问你借一些血可好?”

    夏雪叶一愣,继而连连点头。“当然可以。”

    她的话方才说完,就见那紫衣女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短剑,便向夏雪叶伸出的手臂间划去,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则是端了碟子一样的器状物在下面接着。

    夏雪叶甚至没有感觉到疼,便见自己血液顺着手臂,流淌到了下面的器物中。

    直到盛满了整个容器,那紫衣女子方才站起身来,将那容易递到一边发愣的叶子手上,吩咐道:“快去,叫羽童将这个与我刚刚给他的那些药物混到一起,磨成糊状。”

    小叶子又是一愣,而后终于反应了过来,她便端着那碟血,急急的出门。

    夏雪叶则是将自己的伤口用纱布包好,然而,那紫衣女子却阻止了她。

    “你不要着急处理,那些药引还不够的。”她说话时味道冷若冰霜,仿佛她并不是在治病救人,而是抬棺送人那般的味道。

    夏雪叶苦笑了一下:“那么庄主,你可否告诉我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虽不懂医术却也能够看明白他这似乎并非外伤所为。”

    那紫衣女子先是一惊,而后将一直几乎遮住她整个面部的帽子掀了下来。她定着一双眼睛,细细的打量着夏雪叶,一会儿之后方才回答:“他这是中了蛊毒,至于是什么蛊我也没看出来。”说完话,伸手指向门外。“我叫小叶子去弄的药只能够克制他这蛊毒的发作,却还不能够起解毒的作用,所以,你要是关心你的这位朋友,还是多废些心思想想怎么帮他查出蛊毒的源头来吧。”

    她说着,从旁边的桌子上又拿了一只碟子一样的陶器。将她伸到夏雪叶的面前,道:“这药引需得只取一人的血液做药引,将药材涂抹上他的全身方能其效。”

    她说完话,便将那陶器放到了夏雪叶面前的地上,而自己,则转身走了。

    夏雪叶则是浅浅笑道:“至少将你的短刀留下吧。”

    原本正要走出门外的女子一愣,继而转身,将先前用的短刀扔到了夏雪叶的面前。

    而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就容易多了,起先放一些血液可能会有些疼,只是当你接连不断的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却真的会麻木掉。至少夏雪叶是会的。所以她在将抽完最后一份药引的时候,只是觉得自己整个人有点飘。

    苏世诚看她这个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他便真的笑了起来:“我觉得你这人奇怪的很,该畏惧的地方不畏惧,不敢胆怯的地方却胆怯的很。”

    夏雪叶靠在元翊的床边,只觉得眼前有些重影,然而别人说的话她却还是听得懂的。

    她拿眼睛瞥了一下苏世诚,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完,她觉得实在是有些累,不知不觉,便倚着元翊的床边,昏睡了过去。

    夏雪叶再醒来,自己却身处异处。明晃晃的阳光,刺的她微微的咪上了眼睛。

    她转头看向门外,正巧,苏世诚正进门来。

    他微微的笑着看向她:“这一觉睡的可好?”

    夏雪叶却只觉得浑身的难受,便要起来,然而苏世诚却将她按住。“庄主说你失血过多,不宜乱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