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她说道前身的时候,夏雪叶猛的手一抖,杯中的茶水也因此溢出,撒向桌面。

    舒墨则是叹了口气:“可惜了好茶。”

    夏雪叶盯着她看了许久,才开口问道:“那你都看到了什么?”

    舒墨摇头。“什么都没看到。”“然而,也正是因为什么都没看到,才觉得你太奇怪,我从来没见到你这样的人。”

    听她如此说,夏雪叶方才松了一口气。反而问道:“那你的药是?”

    舒墨敲了敲茶盏:“我虽看不到你的前身,医术却还是可以的,这是内服药,调理胃部用的。”

    夏雪叶方才明白她所言,顿时觉得周身轻了一遭似得,便抬手,将那苦得发涩的茶水一口喝了下去。

    舒墨便给她再填,这样循环往复,夏雪叶便喝下了三四杯茶水。舒墨便也停手了。她道:“这些药量应该是够的,剩下的这些我拿去浇茶树好了。”

    夏雪叶却是一笑:“庄主这药原来还有这样的用法。”

    舒墨含着笑点了点头。

    “我今日叫你来其实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你聊聊。”

    “何事?”夏雪叶问道。

    舒墨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我虽看不见你的前身,却能够得到你将来将会救我一命的预言,所以,我想先谢过你。”

    她的话说的玄乎,叫夏雪叶有些转不过弯儿来。然而不一会儿,她便笑道:“庄主已然救了我两次,我尚未来得及答谢,至于未来,我只能说定不负庄主便是了。”

    舒墨也笑了笑。“那倒是好。”

    “你叫我来,只为了这事儿?”夏雪叶问道。

    舒墨点了点头:“只这事儿。”

    夏雪叶却是不解的摇头:“你庄外被人闹翻了天,你却有闲心在这里与我品茶闲话,真的够宽心的。”

    舒墨看了夏雪叶一眼,轻描淡写的道:“反正这庄子也呆不下去了,闹一闹也没什么。”

    “呆不下去?为什么?”

    “这个便不能告诉你的,我们自有我们的打算。对了,我记得你曾向我求药,那药我没有,普天之下谁也没有。”

    听完她的话,夏雪叶只觉得失望,然而想到了近几****的多次相助,便将这份失望压了下去。勉强的扯了扯嘴角,道:“多谢庄主费心。”

    然而舒墨却道:“你很失望是吧?”

    夏雪叶点头。

    “我娘亲从小就告诫我,切勿将这时间事看的太重,不然终将害人害己。我看不清你的前身,却正说明了你根本不属于这里,既然不属于这里,便更应该将这话记在心里。”

    夏雪叶则是苦笑:“原本是不属于这里的,可是在这土地上走了太久,便真的以为自己是这里的了。”

    舒墨摇了摇头:“你不应该这样的。”说着,从随身带着的锦囊中掏出了一只小小的锦盒。她将这锦盒递到夏雪叶手中。

    “这是一颗由茶树的根茎炼制而成的丹药,不能够治肺病,却至少能够缓解一些,你将它拿给那个人,或许能够有些帮助。”

    她说着话,将那锦盒打开。

    夏雪叶只见到那丹药白的透亮,甚至连一丝的黑迹都没有。她站了起来,对着舒墨鞠了一躬。开口道:“受你的恩情,我只希望有一天能够还的了。”

    舒墨并未起身,却笑道:“有那一天的。”

    夏雪叶将那锦盒放入包中,然而舒墨却顿时面色一冷。

    “快,快跟我来。”

    她向夏雪叶急急道,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外跑去。

    夏雪叶随时疑惑,然而看她面色也猜出事情紧急,便什么都没问,跟着她跑了出去。

    因为舒墨对庄中颇为熟悉,且懂一些奇门之阵,夏雪叶紧跟在她的身后,只穿过了几丛茶树林,便已然到了庄前。

    夏雪叶细看去,闹事的众人她一个也不认得,而环顾四周,元翊也不见踪影。

    她奇怪的皱了皱眉,又找了一遍,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站在她身边的舒墨脸色却比她还不好看。

    她拉了拉夏雪叶的衣角,小声对她道:“这里有人与我拥有一样的血脉。”

    夏雪叶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里的人不是夏家派来的,元翊也不见了。”

    舒墨环顾了一下众人,猛的一惊。“快去找他!”说完话,她便急忙跑进了庄内,而夏雪叶则急忙的跑进人群中查看。

    然而,一直到庄中众人与舒墨复出来的时候,夏雪叶仍然没能够走出人群。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人群像是一个流动着的阵法,她越是想出来,却越是出不来。

    直到她看到舒墨从庄内出来,她急忙向她招手。

    舒墨眉头一皱,继而也欺身于人群中,然而刚刚步入人群的她似乎步步谨慎,每一步都并非乱走,就在她终于找到夏雪叶的时候,她伸出手猛的一拽,便将夏雪叶与她自己凌空于人群之上。

    又有一个黑影闪过,夏雪叶与舒墨二人便已然脱离了那群怪异的人群。

    夏雪叶向站在她们身边的男子微微点了点头:“多谢你了。”

    然而高斯却并未看向她,回答道:“我只是救庄主而已。”

    继而转头,看向舒墨。“你难道没看出来那是迷谷人阵,为何进去!”他的语调中带着隐忍的怒气。

    舒墨自然听得出来,然而此时她却不愿多做解释,只是开口,语气淡漠的回答道:“分头去找前两日在庄中的那个男子,他有危险。”

    说完,她便拉着夏雪叶,道:“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可能害了他。”

    原本听到舒墨吩咐高斯的话,夏雪叶就已经察觉出事情的不对,而现在她的话却更叫她心惊。

    夏雪叶面色微微变了变,然而只一会儿,她看向舒墨,便道:“麻烦你们了。”“对了,你们介不介意我将此事告知张岭?”

    舒墨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人手多点总归是好点的。”她说完,便将齐聚在庄外的众人叫了过来,似乎要吩咐些什么事情。

    而夏雪叶见她无事,便疾步走向尚书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