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看了看舒墨,开口道:“你说你能够看人的前身,是所有人的都可以吗?”

    或许是她的问题着实有些奇怪,舒墨愣了许久,方才回答道:“天命王者,德高望重者,修行极深者,我不能见到,还有就是一切奇怪的人。”

    “比如我这样的?”

    夏雪叶指了指自己,问道。

    舒墨点了点头。

    然而不久,她便又补充道。

    “与你同来的那个男子,我亦见不到,却不知是何原因。”

    夏雪叶一惊,愣在原地半响,不知所言。

    夏雪叶再次回到夏府,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残月正中高挂在整片天际上,夏雪叶却觉得自己走的步履艰辛,终于来到夏府的时候,她对于时间,早已没了概念。

    她抬头,看了一眼仍然守在门口的门卫。

    那些门卫眼力倒是好的很,见到自家小姐突兀的出现在门前,便急忙拥了上来。

    夏雪叶对他们摆了摆手:“去告知父亲,我无恙便好。”

    “诺。”守卫答道。

    夏雪叶对他们点了点头,便埋头往府中走去了。

    前院到中院,再到后院,当她终于答道后院院门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却有种不愿进去的感觉。这感觉来的奇怪,却也很真实。

    在这里的一切,究竟是真的或者只是她的一场梦罢了。她从前未曾确定过,而现在,就更加的觉得恍惚了。

    凌芳阁门口的侍卫见人来,急忙上前查看。

    然而,等到看到来人,却都是一惊。“属下参见小姐。”侍卫张许跪地行礼。

    夏雪叶瞧了他一眼,却自嘲一样的笑了笑。

    “你终究不愿听我的。”她的话说的很轻,并不像是说给张许听的,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然而张许却莫名的抬头看她,反而回了一句话:“并非不愿听小姐的,只是习惯了原本的府规。”说着,他便起身,与夏雪叶对立的站着,然而,却并不抬头。

    夏雪叶却无意于此,她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侍卫。然后点了点头,便从他身边经过,进入凌芳阁中。

    她方才进入阁中,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经,然而等她想要往外逃去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然将长剑抵到了她的脖子上。

    她看了一眼来人。“为何?”

    然而柳翩翩却不言语,只是用长剑背面抵着她的脖子,并且快速的封住了她的周身大穴。

    “你到底要干什么!”被困住了动作的夏雪叶忍不住恼怒了起来。柳翩翩今日的举动实在是莫名其妙。

    然而柳翩翩却是冷笑,将手指轻轻抚上夏雪叶的脸颊,道:“就是这张脸蛋儿,让白樺像痴了似得。我今日倒要看看,若没有了这张漂亮的脸蛋儿,你是否还那样的勾人!”说着,她便从袖中拿出一只尖刺暗器,在夏雪叶眼前一晃而过。

    然而周身被困的夏雪叶却只能够看着她拿着尖刺,一寸一寸的靠近自己。

    就在尖刺即将刺入夏雪叶嘴边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那尖刺连带着柳翩翩都猛然跌坐在了地上。

    而夏雪叶却依旧被困在原地,无法动弹。

    柳翩翩却不依不饶,尚未站稳,便又从袖中射出一只断箭。

    夏雪叶尚未看清那断箭的样子,便见面前站了一个白衣翩翩之人,紧接着,那断箭便被人拦下。

    同时,她发现,自己被解了穴道。

    “白樺?”她问道。

    然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却并未给她回答,反而一步一步走向柳翩翩。

    “你为何这样做!”他质问道。

    然而直到见到他的那一刻,柳翩翩却突然上前,紧紧的将他拥住。

    白樺愣了一下,将她推开。

    “为什么伤害她?”他仍旧只问这一句。

    柳翩翩自嘲的笑了笑,开口道:“我若不这样做,你怎么会出来。”

    她的话中有无限的悲凉。任谁都听得出来。

    然而白樺却好像并未听懂,只是摇了摇头,回答道:“你不该这么做的。”他伸手,将落在夏雪叶身前的那只短剑拾了起来,将它还给柳翩翩。

    柳翩翩沉默着接过了短剑,然而眼神,却一直盯着白樺,片刻不离。

    看着面前的二人,夏雪叶有些哭笑不得,然而思索了一下,她还是走上前去,对白樺劝道:

    “既然你也来了,就进去坐坐吧。”

    白樺转头看她,愣了愣,开口道:“对不起。”

    夏雪叶一惊,复看向他。

    白樺解释道:“先前误会了你。”

    夏雪叶方才知道他所说的是柳翩翩告知他自己是官府中人的事情。她摆了摆手:“柳翩翩说的也没错。”

    白樺却摇头。

    “我曾误会你是朝中的探子,而现在已知道并不是这样。我却是辜负你的信任了。”

    听他的话,夏雪叶突然就笑了起来。“我说你先前为何那样奇怪呢,原是因为这个。”

    白樺点了点头。

    “那你就真的看轻我了。”夏雪叶补充道。

    白樺将持在手中的长剑背到身后,直面着夏雪叶双手抱拳,正色道:“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向你说声抱歉。”

    夏雪叶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不过我却也隐瞒了你,所以,我们算是打平好不好?”

    听到夏雪叶如此说,白樺忍不住笑了起来。“打平?好是好的。”

    他说着,夏雪叶则是引着这两位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她方才进门,便见晴儿从侧厅出来。

    她看了一眼夏雪叶,又看了眼柳翩翩。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夏雪叶看出她的异样。

    晴儿便开口道:“柳小姐并没有恶意的,她早先便和我说过不会伤害小姐了。”

    她的话是对夏雪叶说的,亦是对白樺说的。

    然而柳翩翩却笑了笑。“若是他不来,我便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干出点什么来了。”

    她的话说的好不利索,与她的快剑有的一拼。夏雪叶甚至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能够让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子放弃一切,包括生命和尊严。

    然而柳翩翩却着实做到了。并且做的好不晦涩。

    白樺听着二人所言,始终一言不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