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夏雪叶将近几日的事情尽数陈述与白樺与柳翩翩听。

    三人谈到半夜,便都被夏雪叶安排在院落中休息了。

    然而,第二日天色未亮,却又有人进入了这原本就显得拥挤的院落中。

    夏雪叶因为睡在昨日实在折腾的累了,所以丝毫没有察觉到院落中的异样。然而,柳翩翩和白樺却在那人刚刚踏入的时候,便已经惊觉而醒。所以,当柳翩翩在一株桐树的背面见到白樺的时候,她丝毫都不惊讶,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今天早起啊?”她打招呼道。

    白樺则是礼貌的笑了笑。转而专心的看着院落中的这个不请自来的人。她一身寻常妇人的服饰,行为举止并不十分利索,然而看她的身法,却也不是寻常未习武的人。

    白樺皱了皱眉,为何总有这么多奇怪的人围着夏雪叶转悠,这一点自从他认识夏雪叶以来,便一直没能够想得通。而现在,这情况似乎愈发的严重了起来。

    那妇人躲过侍卫,直直往夏雪叶所住的主屋跑去。

    然而,她方才进主屋,便被白樺从身后擒住。她一惊,将一枚烟雾弹急忙砸向地面,意欲逃走。

    然而,她这么一砸,不禁没能够让自己顺利逃走,反而惊醒了原本在沉睡的夏雪叶。

    夏雪叶急忙从床上爬起,顶着一头乱发,开门便见到白樺将长剑架在梅姨的脖子上。

    她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原本就很杂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一幕。然而无奈开口:“谁能和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翩翩从旁边冒了出来,接话道:“我来。”

    “这个人一大早鬼鬼祟祟的便想要进入你的院子,我们怕她伤害你,便将她擒住了。”

    夏雪叶却是皱眉。

    “这样说的好像你没干过这事一样?”她默默的瞥了一眼被擒按在地上的梅姨。

    梅姨也正看向她,面色阴晴不定,却又是若有所思。

    夏雪叶复看向白樺,问道:“怎么回事?”

    白樺答道:“这个人袖中有短刀和绳索,并且带着微弱的杀气。”

    听他这么一说,夏雪叶终于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便看向梅姨,一脸无奈道:“您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梅姨抬头,眼神闪烁的看了她一眼:“我并没有想杀你,只是迫不得已。”

    夏雪叶却轻蔑一笑。

    “若不是有他们在,怕你就不是这么一说了吧。”

    梅姨却猛的摇头:“不管他们在还是不在,毕竟与你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不会有此歹意的,只是……”

    她的只是尚未说出,便又暗箭从窗外射来,直直射向梅姨头部。

    然而这暗器放的实在不高明,被白樺长剑一挡,便停在了半空中。

    而柳翩翩则是在同时,飞快的跃出窗子追向投射暗器的人。然而,没过多久,她便空手回来了。

    “他跑得太快,追不上。”

    她抱歉的道。

    “没事。”

    说完话,夏雪叶复将注意力集中于梅姨身上。开口道:“我敬你是长辈,所以并不打算横加与你,但是有些人似乎并不这么想。”

    梅姨看着她,却仍旧不开口。只是若有所思。

    夏雪叶只得再次开口:“若你以行刺的罪名被逐出府里,那么夏胧月自然也是不能留的。”她的话中带着威胁的味道。梅姨当然能够感受到。

    所以她沉默良久,终于抬头。

    “如果你现在开口,我至少能够保证夏胧月不会受到你的牵连,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刺杀皇亲的罪名吧。”夏雪叶对她说道。

    梅姨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眼神看了一眼夏雪叶,缓缓开口。

    “如果我说了,你真的会放了胧月?”

    夏雪叶却道:“我与胧月乃是亲身姊妹,我对她如何,你难道不知道?”

    说着,她见梅姨点了点头。

    “我此番前来,只是受了命令要将你活捉当做人质。”

    “人质?”夏雪叶追问。

    然而梅姨却摇头,再也不愿多说。

    夏雪叶便又问道:“是何人?”

    梅姨抬头看着她,眼神始终闪烁不定。

    最终,她开口道:“我若说了这个人,必死无疑。”

    听完她的话,夏雪叶皱了皱眉。然而却并不再说什么,只是向白樺摆了摆手,示意他将梅姨放了。

    白樺却犹豫。

    “为何?”

    “我的刺绣女红皆是她所教,虽然我不是个好学生,却也不愿逆了她的教授之意。”夏雪叶解释道。

    白樺微微叹了口气,便将架在梅姨脖子上的长剑拿了回去。而梅姨,也因此得到了自由。

    她转身向门外走去,然而走到一半,却又回头。

    “谢谢你。”

    夏雪叶笑道:“应该的。”

    “完事小心。”

    梅姨说完,便立即转头并且急速跑向院外。

    而夏雪叶则是一直看着梅姨消失在了院落中,方才将视线收回。

    她当然记得,她作为夏雪叶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梅姨。这个有些懦弱胆小,却着实善良的妇人。

    所以今日一别,她难免有些惆怅。

    然而白樺却微问道:“要去跟踪吗?”

    夏雪叶转头看了一眼他。

    “你不要,柳小姐可否帮忙?”

    柳翩翩先是一愣,继而看向白樺,最终还是沉默着奔向了院落外。

    而院落中,便只剩下白樺与夏雪叶二人。

    白樺疑惑道:“为什么叫柳翩翩帮忙,你不是一直不喜欢她的吗?”

    夏雪叶点了点头:“我确实不喜欢她,但是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她说着,拉了拉白樺的衣角。

    “我想让你和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白樺问道。

    “绝世茶庄。”

    未到中午,夏雪叶与白樺便来到了绝世茶庄门口。

    绝世茶庄门口并无守卫,只是在紧闭的大门上挂了一个牌子:绝世茶庄,生人勿进。

    夏雪叶上前,将那生人二字看了又看,心中想到,自己倒也不算是生人了。

    她看了一眼白樺,白樺会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拦腰抱住,足尖轻轻一点,便从旁边的墙上飞掠而过,进入茶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