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而,尚未等他落地,便见茶庄内已有一人站在他的面前。

    夏雪叶抬头看去,原是高斯。

    她便讪讪笑道:“高大哥,可还认得我?”

    高斯看了她一眼,转而将视线投向白樺。

    “难道没见到庄外的字?”他开口问向白樺。

    白樺点了点头。

    “然而我们却并非是生人,至少,还曾与庄主有过一面之缘。”他道。

    高斯却轻哼了一声。“都是托词。”说着,便要上前。

    然而就在他与白樺二人即将举剑的时候,小叶子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突然钻了出来。一出来,她便急忙又躲到了一边,并且大声叫道。

    “高大哥你怎么这么重的戾气!”

    高斯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来做什么?”

    小叶子一愣,仿佛这才想到自己前来是为了什么,便又默默的上前,站到高斯面前。开口道:“庄主让我告诉你,这二人是客人,让你不要对他们,凶……”

    她的最后一个字说的有气无力,既害怕高斯,却又不得不传递庄主的意思。仅仅就这一点,便叫小叶子实在纠结。

    她说完,颤颤的看了一眼高斯。见他愣在原地没什么反应。便又默默的靠近夏雪叶,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道:“庄主说她知道小姐今日要来,早早的便叫我在门口等着你们了,却没想到,你们竟是翻墙进来的。”她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夏雪叶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看向白樺。“似乎,这样更方便一点,你说是吧?”

    她将眼神投向白樺。

    白樺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小叶子却是猛的用手捂住了嘴巴。

    “他他他……”她他了半响,也没说个所以然来。

    夏雪叶便伸手,将她捂在嘴上的手拿开。说道:“他什么?你认识他?”

    小叶子微微的皱了皱眉眉头:“似乎有些熟悉。”

    然而说完后,又极快的补充了一句:“他,他,他长的好俊俏。”几乎在说话的一瞬间,小叶子原本红扑扑的脸蛋儿变得整块儿都红了起来。

    夏雪叶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看了看白樺,调笑道:“你看着纯粹的蓝颜祸水!”

    白樺面色一僵,伸手拍了拍夏雪叶的脑袋。

    “真不知道你们这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说完,他便带着头往茶庄里走去。夏雪叶跟在他身后,而小叶子则是黏在夏雪叶的身边。“他叫什么?”

    夏雪叶低头看了她一眼,笑道:“白樺,白是姓氏,樺是樺树的樺。”说完,她便又补充道:“尚未婚嫁。”

    小叶子一愣,瞪的一下又红了脸颊。

    白樺却突然回头,给夏雪叶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夏雪叶却视若未见,只是冲着小叶子呵呵的笑了两声。

    穿过一丛很小的茶树林,夏雪叶一行人便来到了位于庄中最前面的院落中。这个院落夏雪叶尚未看过,便拉来小叶子问了问。

    小叶子则是眨了眨眼睛。

    “这个院子原本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只是由于庄中这几十年来都没什么客人来,所以长久没人来了。”

    夏雪叶点了点头。继而看向白樺。白樺亦看了她一眼。

    就在二人对视之时,一身紫衣的舒墨,从旁边的小道,亦来到院落门前。

    她看了看来人,浅浅一笑。“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坐吧。”

    说着,她便将众人引到院落中。

    直到众人都进入了院子,舒墨便吩咐小叶子却沏壶茶来。小叶子撅了撅嘴,瞧了她一眼,便也没法子,便只得再次出去。

    小叶子刚走,舒墨复看向在她身边的高斯。高斯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然而并不打算遵循。

    “他们是为什么而来,你该清楚的。”高斯面无表情的提醒她道。

    然而,舒墨却摇头。“我当然清楚,所以想请您先回避一下,不知可否?”

    高斯摇头。

    “若我觉得可以,刚刚我便不会出现。”

    舒墨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倔强的男子,有些无奈。想了想,复开口道:“既然你想跟着,那边跟着吧。”

    说着,她便仍由高斯伴其左右。

    舒墨将夏雪叶二人引进屋子,尚未坐下,便开口,对夏雪叶说道:“我大概知道你为何而来。”

    夏雪叶指了指自己。“我尚且不知为何而来,你就知道了?”

    舒墨点头。

    “你不知道,是因为你不确定,我知道,是因为我确定。”

    她的话像绕口令,繁复,却又意有所指。

    夏雪叶便道:“那你今日打不打算将你知道的告诉我?”

    舒墨点头。

    “如果我不打算,你们也进不了这门。”说着,她示意高斯,将远门从内部锁上。

    高斯点了点头,走向院门处。

    高斯出门后,舒墨却将视线投在了白樺身上。

    白樺无奈的笑了笑:“要我也出去吗?”

    舒墨点头。

    白樺便看了一眼夏雪叶,夏雪叶亦点了点头。

    白樺便只得出门,并且向高斯所站的方向走去,虽说是走,却依旧不忘回头看上一眼,直到舒墨将屋子的木门关上,他方才不再回头。

    夏雪叶看她关门,不禁打笑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谨慎?”

    舒墨却苦笑,只道一句对不起。

    “为何?”舒墨摇头。

    “这乱世中无意之间便会惹来杀身之祸,而我绝对不能让这庄中的人受我牵连。”说着,她便向夏雪叶走来。

    而夏雪叶却只觉得全身顿时瘫软无力,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不一会儿,便瘫软在了地上。

    她抬头,看着舒墨。

    舒墨却并不看向她,只是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原本在看守院门的高斯却猛的攻向白樺。因为白樺的心思尽在院中屋子,所以直到高斯的剑即将触到他的时候,他方才警觉飞掠离开。而刚刚躲过高斯的攻击,白樺便急忙飞奔向屋中。然而打开门,却只是空屋。

    白樺情急,急忙回头追向高斯,然而此时,高斯亦往院落外面飞掠而去。直到此刻白樺方才惊觉,先前自己差点被高斯打到并不全是因为自己走神,而是这个高斯无论是功力还是速度都毫不输给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