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相比于高斯,司马光达则有着很多的惭愧。“若不是为了及时通知我,那二人也不会被发现。”她说着,似乎因为心中赶到亏欠,语调显的有些忧虑。

    夏雪叶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二人确实是为你万死不辞的。”说完,她竟莫名的觉得司马光达此番行为,亦是可以理解的。

    这么一来,她甚至连游说司马光达将自己放掉的想法都被自己打消了。

    然而司马光达却开口道:“可是我若为了他二人将你送至危险之所,我又拿什么让他们敬重呢。”她说着,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局面。神情极为苦恼。

    倒是高斯,他漠然上前,拍了拍司马光达的肩膀,安慰道:“换做任何人在你的位置,都会这么做的。”

    夏雪叶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此刻的她,也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到底是逃走,还是留下来。这个问题她有些举棋不定。然而看了一眼就算再安慰司马光达,也仍旧用余光盯着自己的高斯。她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这是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有高斯在,她就算再多个几条命,也是跑不掉的。

    这么一想,她便释然了。

    她看着司马光达,道:“你也不必这样,若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说完,她又补充道:“不过我若是你,我或许会想些别的办法,毕竟你不是说你是南疆族人,会占卜之术?”

    司马光达将眼眸抬了起来,看了她一眼。

    “我亦和你说过,南疆的占卜,是有局限的。”

    夏雪叶一惊:“他亦是你占卜不到的对象?”不知道为什么,她下意识的想到了元翊。

    然而,司马光达却摇头。

    “并不是,而是对方也有我南疆族人,而且她的术法功力并不在我之下,我二人便都无法知晓对于对方的占卜到底是真还是她制造出来的幻象。”

    夏雪叶似有所懂的点了点头。

    “你们的术法我不太懂,但是听你刚刚所说,我大概能知道一点。只是既然那人是南疆族人,你难道不认识?”

    司马光达摇了摇头。

    “对于这一点,我也很奇怪,况且是术法这么高的族人,我确实从未见过。”

    “我此番前去,亦有一半是因为这个,这个南疆人是敌是友,对于我族的生存至关重要。”她又补充道。

    “我知道了。”夏雪叶道。

    “不过,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不让你受到伤害的。”司马光达正色道。

    夏雪叶却笑了笑。

    “我信我吉人自有天相。”说着,她伸出手,握上了司马光达的手腕。

    “如果我自愿跟你走一趟,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再对我用你的miyao了?”她道。

    司马光达犹豫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

    “行。”她回答道。

    然而就在她说完话不久,高斯却补充道:“就算不用miyao,你也走不了的,相信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吧。”他说完,朝着夏雪叶丢了一个你敢不敢试试看的眼神。

    夏雪叶急忙将头低下。

    “我当然不敢试试。”她笑道。

    司马光达也笑了起来。

    “高斯大哥总喜欢吓唬人。”她说着,看向夏雪叶。“要你的那个人士后周人,但是似乎是潜伏在南唐的探子,他虽然孤身一人,身边却又一个精通占卜和术法的南疆人辅助。所以,你绝对不要轻举妄动,一切都要和我们商量对策,方行事,知道吗?”

    夏雪叶笑着点了点头。

    “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怎么也不会是个先锋的样子吧。”她说完,心中却暗暗思量,若是那后周人是为了用她来要挟皇舅的。这便是牵涉到国事了。然而却又想到先前见到元翊时见到的那几个后周人。这里面又有什么关联。

    夏雪叶依旧不得解。

    第二天一早,夏雪叶初醒,便见司马光达早已坐起。她一惊,问道:“你在想什么?”

    司马光达回过头看她。

    “昨夜占卜,此行凶险。”

    夏雪叶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司马光达身边,却发现她面色苍白的很。便问道:“怎么回事?”

    司马光达苦笑。

    “占卜原本就是耗费占卜者精血的。”她说着,将手上的一张白纸递到夏雪叶面前。

    夏雪叶将其展开,乃是纸张上正文楷书,写着:今夜亥时城西城门见。

    夏雪叶将白纸还给司马光达。

    “你打算怎么做?”

    司马光达微微蹙眉,回答道:“对方是两个人,一个是后周人,一个是我南疆族人,南疆族人不善武艺却懂布迷阵,而另一个是武将,似乎是这次行动的主谋。我打算让高斯去对付那个南疆族人,而我提出要让那个后周武将单独来才将你交给他。”

    夏雪叶点了点头。

    “确是好方法,高斯与你在一起那么多半年,对于迷阵也有所了解,况且他武艺精进想必捉拿那南疆人不是难事。但是你单独约见那个后周武将,可有另外计划?”

    司马光达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如果高斯将那南疆人擒住,便可破他施加在那后周武将身上的幻想,我便可以通过预言而知晓他的行动,你便可逃走。”

    她说着,却又有所犹豫。

    夏雪叶则是将她的顾虑讲了出来。“可是忧虑黄品峰和羽童?”

    司马光达点了点头。却又补充道:“我的计划是在高斯将那人困住之后我与他汇合再去救黄品峰与羽童二人。”

    夏雪叶则是摇头。“时间怕是不够。”

    司马光达同意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但毕竟值得一拼。”

    夏雪叶却继续摇头。

    “先不说高斯是否能够降住那个南疆人,就算他降住了他,再赶来与你汇合,你们再去营救。并不是说这一切不可能成功,只是成功的几率太小。”

    司马光达点头:“你说的没错。”

    夏雪叶却笑道:“但是,你还是想要一拼是吧?”

    “恩。”司马光达回答道。

    “如果我说叫上白樺成功率会大很多,你是否愿意?”

    司马光达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